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2269章 老子需要解释吗
    叶离完全不屑的态度,让剑无常他们那些长老更是恼火。人证,物证,全部都齐全,再加上他们不知道内幕,这几个理由,就足够让他们怀疑,叶离是血刀家族的内奸。

    “叶离,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堂堂剑神,为何要破坏我们灵剑阁,为什么要背叛灵剑阁。”

    面对那些长老愤怒的指责,叶离只是轻描淡写的掏了掏耳朵,不屑的笑了一声:“老子没有那么闲。”

    “你怎么解释?”

    “用得着解释吗?这个人从哪里冒出来的,我是不知道。你们凭借他的三言两语,就来定义我,这就说明了从一开始你们就不信任我,不管我怎么解释,你们还是会选择相信别人,那我为什么还要解释?”

    叶离微微一笑,手指停止了敲击桌面:“没有什么事,我就走了。老子没你们这么有空,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处理。”

    叶离起身就要走,那些长老当然不可能让叶离顺利的离开,挪动脚步,挡住了剑王楼的门口。

    雀翎和仁义直接拔剑,双方剑拔弩张,局势变得紧张起来。

    “让开,我老大要走,你们还拦不住。”

    “对,叶哥阻止了他们的转生术,灭掉了他们那么多的人,你们竟然说叶哥是血刀家族的内奸,你们这些人,老眼昏花了吗?”

    仁义和雀翎可没有那么好说话。叶离不和他们计较,是因为不屑,这并不代表着叶离就可以随便被他们污蔑和侮辱。

    交朋友,交兄弟,用的是心。叶离用心对待雀翎和仁义,仁义自然用心回报叶离。

    不过叶离却是冷冷一笑,一抬手:“雀翎,仁义,住手,没有必要和他们计较。”叶离回过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剑九,又看了一眼剑无常。他们两人对那些长老的动作,都没有阻止,显然是已经默认了。

    “你们也觉得我叶离是内奸对吗?”

    “叶离,你不解释清楚,我们怎么帮你?灵剑阁不是一家独大的政策,我是相信你,但是我也要给其他人一个交代啊。”

    叶离太了解剑九这个人了,叶离之所以说自己和剑九,只是朋友,而不是兄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当年的事情历历在目,从那件事情上可以看得出来,剑九最关心的,只是灵剑阁,不带有任何一丝的个人情感。在他的心中,灵剑阁永远大于一切。

    “交代?需要交代吗?说句难听的,你们这些长老,还有你,甚至你剑九,你们算是个什么东西?我用得着费口舌和你们解释和交代吗?灵剑阁这地方,要不是看在剑舞的面子上,你觉得我会帮你们干掉血刀家族?呵呵,别太高看自己了。”

    “你!”

    几个长老暴怒,叶离这一席话出来,连剑无常都是眉头一皱。他原先是将叶离当做了偶像,可是一系列的事情发生,从叶离旁若无人的带走仁义,后来又和血刀家族的老大,血魔有所联系,完全摧毁了这偶像的形象。

    “我什么我?你们这些老不死的,不就是担心我叶离的出现,会威胁到你们的地位吗?呵呵,告诉你,老子不稀罕。老子是离王城的城主,手下随随便便一个小护卫,实力都超过你们几头,你觉得我需要你们吗?”

    叶离一旦开启了怼人模式,那可就不会轻易的停下来的。这些老东西笨嘴拙舌的怎么可能是叶离的对手?

    “别说我离王城了,也别说放逐之地,造化神殿的四大领域,你们听说过吧?就算是他们,实力也压你们一头。你,还有你们,包括你剑无常,在他们那里,连最低等的小兵都算不上,我要你们这灵剑阁做什么?”

    叶离冷笑一声,随后无奈的叹了口气:“哎,剑一要是还活着,也会被你们这些小辈气死。老子带领灵剑阁对付血刀家族狂刀山的时候,你们特么的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便也在这时,突然有一个人开口说话,是谁也没有想到的。

    “各位前辈,师父,还有叶离大人,能否容御琼说一句公道话?”

    “御琼,你说说看。”

    御琼面带微笑的看了一眼众位,算是打过招呼,很有礼貌的说道:“这个血刀家族的弟子,还有这封信的真实性,我们且不论,我只说我看到的。我想,只有去过血刀家族的老巢,才有资格说些什么吧。”

    叶离瞄了一眼,那些长老似乎都有点忌惮御琼,他一个普通弟子,就算是剑九的徒弟,也不会有多大的权利吧?他们这么怕他做什么?

    御琼继续说道:“血刀家族的那个血池,含有大量能够侵蚀脑域和身体,元神等一切修为有关的东西,我在那里被困了几百年,实力消耗的很快。”

    “要不是叶离大人,我怕是再有个几十年,就要变成那血魔的傀儡了。”

    “御琼,你什么意思?直接说。”

    “是,师父。”御琼一鞠躬,抬头看了一眼叶离,诡异的眨了眨眼睛。叶离无奈的一笑,不过这笑容在其他人的眼中,就好像是奸笑一样,让他们没来由一阵害怕。

    御琼继续说道:“我说事实,事实就是,叶离大人压制了血魔,然后顺路救了我,带我回来。师父那天也在场。我那一天观察了一下,应该是这位小兄弟吧?雀翎小哥。”

    雀翎没有搭理他,显然是把他当成了和那些长老一个德性,一个阵营的人。

    “我观察了一下,这位雀翎小哥当时在成就肉体,而他在最后一步,被血魔下了血咒。师父说过,只有施法的人才能够解除。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叶离大人会带血魔回来。因为这是救人。”

    “相信各位都有过这种情况,自己的兄弟受了重伤,当然会相反设法的要救他。叶离大人也不例外。而这家伙口中所谓的约定,我猜测,就是关于这血咒的事情,而并非是关于任何灵剑阁的事情,叶离大人,您觉得呢?”

    叶离一边闭着眼,一边听着这家伙的分析。叶离越来越觉得了不起,这家伙的观察能力,还有逻辑分析能力,都是一流的。

    三言两语,就完全解释了叶离所有被认定为背叛的事情。

    便也在这时,只见御琼拿起了这书信,展示给了众人看,直接打开。

    “至于这个东西……”御琼直接当着众人的面,撕扯掉,碎片散落一地:“这太好作假了。现在谁会有书信的方式来沟通?若他们真的有联系,传音岂不是更快更安全一点?内容只有他们知道,还不用想办法消除证据。”

    御琼看了一眼叶离,眼里是自信的光芒:“所以以我个人的观点,叶离大人如此的聪明,实力如此强大,不可能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所以这明显,是有人栽赃陷害。”

    御琼说完了之后,便退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面。剑九不住的点头,觉得御琼分析的很有道理。

    “那如果,他就是故意放你回来,故意犯这么明显的错误,御琼,你可有想过这一点?叶离的聪明才智,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想到更深的这一点,也不无可能。”

    说话的这长老,是长老团里面,经常出来怼叶离的,叶离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他?如果说光是要罢免他们长老团的地位,也不至于这么疯狂的报复吧?再说了,叶离又不会这么做。

    排除掉这一点……剩下的,除了他也是血刀家族的间隙之外,就是曾经叶离和他有过过节,而叶离记不住事情,反倒是他记住了。

    到底会是哪一种可能呢?叶离看了看着长老的长相,完全没有印象。记忆中没有长成这个样子的熟人或者仇人啊。

    御琼点了点头:“这一点不无道理,可是各位长老前辈,想没有想过一点,就是叶离大人的实力。不夸张的说,叶离大人要是出手,他一个人,灵剑阁未必能挡得住啊。再联手血刀家族,何必如此偷偷摸摸的?大可以直接进攻,灵剑阁肯定被碾压,不是吗?”

    “够了。”

    叶离笑了一声,打断了御琼:“我先谢过御琼老哥为我解释,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我叶离做事,没有必要和你们交代。你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从现在开始,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血刀家族,还会进攻。你们不是不信任我吗?我撒手,我不管,行了吧?”

    叶离站起身来,带着雀翎和仁义走到门口,居高临下冷冷的看了一眼门口的几个长老:“让开,我不想说第二遍。”

    那几个长老,迫于叶离的压力,只好乖乖的让开。

    “那我就看你们的表演了,我会在剑冢安定下来,有事没事,都别来找我,咱们就此别过。还有,我离开虚灵界的时间,很快就要到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说罢,叶离脚尖一点,御剑离开,雀翎和仁义跟在身后。

    等叶离走了之后,那几个长老这才聚集到剑无常的身边:“阁主,你看他这是什么态度!明明已经这么明显了,他还敢留在灵剑阁?”

    “毕竟是前辈,曾经的剑神大人,罢了,这事就此作罢,都回去吧,血刀家族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起总攻,做好准备。”

    “是!”

    剑无常准备离开,剑九叫住了他:“剑无常啊,做事,有时候还是要留一线比较好。叶离这人,吃软不吃硬,你懂就行了。”

    剑无常愣了一下,对着剑九一鞠躬,随后离开。

    “师父,你明明也是想要帮叶离大人的,为何不说话?如果师父说了,叶离大人就不会离开了。”

    剑九的其中一个弟子不解,剑九没有回答,而是摆了摆手,几个弟子便出了剑王楼。

    “御琼师兄,师父这是为什么?”

    “还不明白吗?师父和叶离大人有交情,而且师父的地位在这摆着,不能太偏向谁。我说就不一样了,我又没有包袱,你啊,还是要多学。”

    御琼脚尖一点,也要离开。

    “师兄,你去哪?”

    “去剑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