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2301章 封神仪式
    叶离这一次没有那么大意。花自傲倒在地上的时候,叶离瞬间冲出来,将他浑身包裹在自己的剑气中,只要他有一丁点想要逃跑的心思,立刻就会被叶离的剑气给斩杀,彻底的死亡。

    “花自傲,你没有想到吧?灵剑阁即便是没有了我,也不是你可以窥视的。”

    花自傲没有说话,脸色难看的倒在地上,认命的闭上眼睛。

    便也在这时,只见御琼噗呲一下,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勉强扶着长剑,脚下一个踉跄,差一点跌倒。

    叶离抬手,没有让御琼倒了下来,来到御琼的边上,没有看他,而是看向身后存活下来的那些灵剑阁弟子:“剑神大人,怎么样啊这感觉。”

    “被人信任的感觉,妙不可言。我总算是完成了我师父的遗愿,没有遗憾了。”

    叶离的嘴角终于上扬,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这就对了,保持这个劲头,剑神大人。”

    御琼确实是个心态很不错的年轻一辈弟子,受了重伤,依旧保持着笑容,背对着身后信任他的人群,突然一句话,让叶离啼笑皆非。

    “师叔,我的发型,没有乱吧?”

    尼玛,这小子倒是有老子当年的风度啊。叶离轻轻的抖了一下他的长发:“很帅很帅,除了我,没人比你帅了。不过今天,这风头还是让给你吧。”

    叶离帮助御琼恢复了一下,调整了呼吸,两人转过来。

    只见剑无常带着长老团,还有无数的弟子,已经来到了御琼的面前,对着御琼深深一鞠躬:“拜见剑神大人。”

    “阁主快快起来,御琼受不起。”

    “不,剑神大人为了灵剑阁拼死杀敌,就是这一点,就值得我们尊敬了。”

    御琼倒是有点不好意思,小脸一红。其他人也都过来,每个人都在御琼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这是他们朋友间的一种礼仪,表示友好和恭喜。

    便也在这时,只听叶离说道:“好了,别的话先不要说了,这家园,怕是又要重建了。”

    剑无常开始着手,这一次,他按照叶离的吩咐,率先为低等级的弟子恢复他们的阁楼,反而把高层的这些人,放在最后。

    叶离满意的点了点头,剑无常虽然不如御琼,但是他也在一步一步的改变。尤其是这一次,御琼爆发出来的剑气,深深的刺激到了他,不过这种刺激,是良性的,刺激着剑无常进步。

    灵剑阁就算没有了曾经的顶梁柱,两位剑神,也依旧在蒸蒸日上,而且叶离坚信会越来越好的。

    叶离和御琼一起,带着人回到了剑王楼。

    御琼一进门,直接到头就趴下,一动不动。

    “喂喂喂,你一个剑神,注意点你自己的形象好吧?你师父可是有洁癖的。”叶离哈哈一笑,坐在了御琼的边上。

    御琼没有回答叶离,叶离再仔细一看,这小子好像非常疲惫,倒下之后,直接就昏睡了过去。

    叶离确定了一下,御琼只不过是消耗太多的法力,好好的睡一觉便是了。

    “老大,我们……”

    “嘘,出去说。”

    叶离一挥手,几个人退出了房间,叶离轻轻关上房门,问道:“你们怎么了?”

    “哦,没事,阁主让我们来问你,这剑神的封神仪式,什么时候举办比较好”

    “什么时候啊……这我要想想。”

    剑神是灵剑阁的象征,是灵剑阁的顶梁柱。所以这仪式,肯定是不能少的。要在万人前面,正式的告知所有人,御琼现在的真正身份。

    叶离出了剑王楼,很快就找到了剑无常。剑无常这一次非常的亲民,直接和那些弟子一起干活,一起休息,偶尔还能够说说笑笑的。

    “阁主,你找我。”

    “叶离大人,这边说话。”

    叶离看着剑无常,眉头一皱。难道说这封神仪式,还有意外不成?看剑无常的这表情,显然就是有事情的。

    两人来到了一个角落里面,剑无常确定这边没有人的时候,这才开口道:“叶离大人,有一件事,我不知当说不当说?”

    “但说无妨。”

    “叶离大人,对于那个血魔,您打算怎么处理?他现在被关押在剑王楼吧?”

    叶离心中一紧,他知道剑无常要说的是什么事。血魔让那么多的弟子死伤,还两次破坏了灵剑阁,使得他们一群人无家可归,需要重建家园,这是何等的罪过?就这几个罪名,足够血魔死一百个来回了。

    “这个……你们想要怎么处理?”

    叶离没有直接说,反倒是将这球踢回给了剑无常。剑无常愣了一下:“我们觉得,在封神仪式上,正好是个机会。当着所有弟子的面,让剑神大人,亲自将他斩杀,您觉得呢?”

    叶离嘴里啧啧了两句,这个主意无疑是非常好的。既干掉了花自傲,又加强了御琼作为剑神的地位。

    灵剑阁最强的敌人,被剑神斩杀了,这对于普通弟子的士气,是一个非常大的鼓舞。

    可是叶离现在犹豫的是……到底要不要杀他?

    花自傲恶贯满盈,杀人无数,而且多半都是一些无辜的人。要说两军交战,战场上面有所死亡,这没有对错,只不过立场不同而已。

    但是花自傲可恶就可恶在,他连普通人都杀,试想一下,花自傲从什么时候开始布置这血池的?虚灵界的普通民众,他杀了多少?收集了多少鲜血来供奉他的血池?这一条,也正是叶离纠结的地方。

    “叶离大人。”

    “让我想想。”

    叶离独自一人,离开了剑无常的思想,托着腮思考这个严峻的问题。

    按理来说,花机婆婆和花繁爷爷,是为了救自己而死的,他们临终时候的愿望,叶离于情于理,都要帮他们完成。

    可是花自傲这人,一点都不知道悔改,而且极为不尊重自己的父母,叶离想要放过他,实在是说服不了自己啊。

    “该死,到底怎么办才好呢!”

    便也在这时,小树林里面,出现了一个人,正是雀翎。雀翎好像在练剑,手中的树枝不断的刺出,在一棵树上造成了痕迹。

    “雀翎,你怎么在这里?”

    “老大?你怎么来了?”

    叶离来到了那棵树下,这里的剑痕,数不胜数,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岁月才能够变成这个样子的。

    “这都是你练的?”

    叶离心说这个剑痴,要疯了吧?这么短的时间,在虚灵界,没有造化之力那么强的资源,可是他还是没日没夜的在这里练剑,这个剑痴,当真是对剑道着了魔,发了疯。

    雀翎有点尴尬的一笑,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我反正也没什么事情干,干脆就练练剑,这样回去以后,恢复的才会快一点。 便也在这时,叶离突然撇到了这树上的不同位置。这是一棵不高的树,大概只有五米多高的距离。

    在这树的周围,全部都是剑痕!不仅如此,这剑痕有深有浅,不像是一个人刻出来的。

    “雀翎,这些剑痕,之前有吗?”

    雀翎哪里会注意到这些东西,摇了摇头:“我忘记了。怎么了老大,很重要吗?”

    “哦,那就没事了。”

    叶离伸出手来,触摸在这上面,突然一股剑气直冲叶离的脑门子。剑气就好像印在叶离的脑袋中一样,而且这个人,叶离觉得有点熟悉。

    尼玛,不会是剑一那个老头子吧?这剑气,和他的很想啊。

    叶离在原地呆呆的站了好一会,这才回过神来。

    雀翎没有注意到叶离的不寻常,叶离摇了摇头,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雀翎继续练剑,而叶离则是回去剑王楼。

    叶离要找花自傲好好的聊一聊。

    花自傲被封印在了叶离的房间里面,叶离也没有怎么着他,只是把房间的门一关,他在里面爱干嘛就干嘛,反正他法力也一同被封印了。

    嘎吱一声,门打开,花自傲又像之前的几天一样,坐在桌子前面,呆呆的看着窗外。好像那囚鸟一样,渴望着外面自由自在的生活。

    “花自傲,你说你每天都看着外面,又出不去,这不是找虐嘛?”

    “要你管?我反正是个要死的人,我想出去,有错么?”

    叶离拿起茶杯,给自己倒了一杯,也给他倒了一杯,并且很少见的和他碰了个杯。

    “花自傲啊,你知道灵剑阁要怎么处理你吗?”

    叶离终于说到正题上来了。花自傲这几天提心吊胆的,最怕的不是他要被杀死,而是他被一直囚禁下去,这种悬着的心情,比直接杀了他,更加让他难受,承受不了。

    花自傲很淡定的一皱眉头,将面前的茶水给喝完,啪的一下,将茶杯放在了桌子上。

    “要怎么处理我?最次的,也就是杀了我呗。我花自傲这一次,栽了也认了,无所谓,我看得开。不过就是早一点去见两个老不死的。”

    便也在这时,叶离突然出手,抓着花自傲的脖领子,眼神里面不带有一丝的情感,冷冷的说道:“花自傲,我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要么别提他们,要是提,你就给我收敛一点,尊重一点。”

    “叶离,我倒是很好奇,他们给了你什么好处,你这么不遗余力的帮助他们,好像还很尊重他们吧。我这个做儿子的都没有你这么殷勤。”

    “这不是殷勤,这是我欠他们的。如果你再这样乱说话,我保证你的下场,会比直接死亡更惨,你信不信?”

    叶离的双眼,充满了血色,鲜血好像能够直慑人心一样,这一次,花自傲是真的怕了,艰难的点了点头,叶离这才把他给放下。

    “明天,在封神台,你将会被御琼当场斩杀,当着数万人的面。你堂堂一个血魔,如今混到了如今的程度,连我也看不下去了。”

    叶离嘴角微微上扬,花自傲也不为所动,而是自顾自的看着窗外。

    “你就没有要说的?”

    叶离很好奇,他怎么这么淡定?难道他有后招?这人可是血魔花自傲啊!他的手段和邪门的神通,多不胜数,叶离不得不防。

    便也在这时,花自傲突然嘿嘿一笑:“叶离,你们杀不了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