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2360章 乱世邪魔
    叶离对于昨天喝酒的事情,倒是有一点印象,因为酒精的原因,让叶离现在的脆弱的元神,有了那么一丝的麻痹。要不然叶离也不会有任何人类正常的感觉。

    即便是没有肉身,依靠这元神,也能够体会到所有肉身应该体会到的感觉。

    只见叶离微微一笑,眼神里面带着些许的复杂:“兄弟,你说这酒壶是你的,我怎么才能相信你呢?这东西,是我一个朋友放在我这里的,我可不能弄丢了。”

    那黑衣人直接走过去,伸出他巨大的手掌,按在叶离的脑袋上:“还我。”

    叶离还是保持着微笑,手一撇,直接把他给推开了,用尽全身的力气,一个翻身,跳出了棺材,双手叉腰:“露出你的真面目,否则的话,我很难相信你。”

    “最后一次,还我。”

    那黑衣人似乎是要发怒了,语气中叶离听不出任何的情感。叶离可是典型的吃软不吃硬的主,即便是现在没有了任何的法力,叶离这傲骨还是在的,哪里会你说什么,他就去做什么。

    只见叶离开始移动,走到了白色帘子的边上,将昨天的酒壶给拿了出来。不过叶离拿出来以后,并没有要给他的意思,而是打开,自己喝了一口,很畅快的“啊”了一声:“好喝!这酒,真的好喝。兄弟,怎么样,你要不要来一杯?”

    那黑衣人当真是没有什么耐性,直接一抬手,叶离就感觉到了一股力量,将这酒壶给吸了过去,被那黑衣人给拿在了手掌,随后挂在他自己黑色长袍的腰间。

    叶离无奈的笑了一下:“兄弟,你还真是脾气大啊,逗你一下都不行?”

    “你现在没有时间跟我在这里浪费。我是代替无名前辈,来帮你修行的。”

    “哦,是嘛,那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啊?”

    叶离轻笑一声,路过小台子的时候,倒是瞥了一眼上面的香炉。这三炷香,一直在燃烧,但是这长度,却没有缩短。

    叶离眉头一皱,不知道这家伙什么意思。他代替无名氏?他凭什么代替?叶离现在连对方的身份都不知道,更不要说听信他的话了。

    昨天喝过酒又如何?那也不过是一面之缘而已。再说了,这酒话,能当做真话来听吗?

    “朋友,我们沟通一下怎么样?你说你代表的是无名前辈,来帮我修炼。这个当然没有问题,这是你的事。但是对于我来说,肯定是要考虑,你的真正身份。如果我们不能坦诚相见的话,这就有点没有诚意了吧?”

    那黑衣人也不说话,直接转头就走,来到了前面的书房。叶离不知道他要干什么,跟在他的后面,一路也回到了书房。

    书房里面,所有书架上面的书,都被翻的惨不忍睹。那黑衣人一抬手,这些落地的书籍全部都飞舞了起来,随后很快自动的回归到了他们应该在的位置。

    这黑衣人坐了下来,一抬手,书架里面的一本书飞到了他的手心,随后放在桌上。黑衣人指着这书对着叶离说道:“自己读。”

    叶离好奇的坐了下来,这书叶离有点印象,好像是记载着之前这竹林里面发生的事情,并不是虚灵界,和三大至高界面,也没有任何的关系。

    所以当时叶离不过是随意的翻阅了一下。

    便也在这时,突然刮起了一阵风。微风轻抚,这书本在叶离的面前自动的翻阅了起来,过了几秒钟,这才终于停了下来。

    叶离看着这上面的记载,皱了皱眉头,开始阅读了起来。

    叶离一路看下来,这记载的是竹林里面的一次变故,就好像叶离这一次一样,竹林里面来了一个外人,而这个外人,差一点就破坏了竹林的平衡。而这一次的破坏,险些就让本源这个顶尖的人物,直接陨落在历史的长河中。

    “你是无名前辈的弟子?”

    那黑衣人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示意叶离继续看下去。叶离心说老子都特么的看到了最后一页了,你特么的还要老子看什么?

    叶离翻阅到了最后一页,这背面写着几个字。

    “乱三界,邪魔当诛,此乃天地劫运,此人名为,乱世!”

    “你是乱世。”

    那黑衣人站起来,负手而立,一时之间,这气度倒是压的叶离喘不上气来,不过这压力,也就持续了那么几秒钟,消失不见。

    这位疑似为乱世的家伙,大多数情况,包括昨天和叶离喝酒的时候,这气场都是虚无缥缈的。但是刚才,让叶离更加的相信,这家伙,肯定是个绝顶高手。

    “我是邪魔,你还敢和我呆在一起?”

    乱世突然开口,这好像是疑问句,又好像是肯定句,反问叶离。而叶离呢,只是微微一笑:“和本源相比,你觉得你是邪魔吗?以下而观上,你知道什么意思?”

    黑衣人转过头看着叶离,摇了摇头。叶离老谋深算的一笑,继续说道:“就以本源他的那些弟子整体素质来看,你就能够看得出来,他们的幕后老大本源,是个什么人了。尤其是那个青绿,自大,独断,那本源不是邪魔,反倒是说你是邪魔?你觉得,这有道理吗?”

    黑衣人沉默的站在那里。尽管叶离看不到他的双眼,可是却能够感觉到他的内心。这是一种炙热,也是一种……某种方式的感动吧。

    叶离内心也同样在翻腾着。因为叶离在赌,赌这家伙,是自己这一边的。这个世界上的是非,越是成长,就越是混淆。

    这个世界,本没有什么对错之分,有的,只是是否符合自己的三观而已。

    强行给别人扣帽子,这种做法,很低级,叶离不屑,再加上叶离对本源的印象,本来就不好,更加的不会去相信他们的话,反而相信这个乱世的身份。

    “所以,我选择相信你,你是乱世,对吧?”

    “是,也不是。当年的事情,无名前辈写的,也不过是十分之七八而已,最关键的,他没有写下来,因为连他,也不知道我到底是谁。”

    叶离心说好家伙,这句话是到现在为止,这位乱世说过最长的吧?看来自己刚才的那些话,他倒是听进去了,而且这位乱世大哥,对自己好像还有那么一点亲近感。

    叶离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如果无名氏在的话,一定会非常惊讶。叶离现在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和无名氏其实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样的!

    这种东西,也就是为什么叶离之前会平白无故的对无名氏感觉到亲近一样,现在,乱世对叶离也会感觉到熟悉和亲近。

    这种气质,名为感染力!也可以叫做个人魅力。叶离出乎预料的在失去了所有法力之后,获得了这样的气质,也算是一件好事。

    “那么你到底是谁呢?你口中所说的,当年隐藏的真相,又是什么?”

    乱世一抬手,并没有立刻回答叶离,而是看着窗外,许久都没有回头。叶离心说这窗外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看的啊。

    叶离同样走了过去,抬头一看,这书库的下面,竟然站着一个人!一个女人,确切的说,就是芙蓉。

    芙蓉在这书库边上,也就是叶离之前被青绿杀死的地方,正在用竹子搭建一个阁楼,不算很大,但是对于她一个人住来说,已经是足够的了。

    “这个女人,对你很痴心。”

    “只可惜啊,我现在没有办法见她。我现在在竹林,可是一个死人呢。”

    乱世转过身来,这一次,他终于脱下了他的长袍,露出了他的真面目!叶离好奇的来到了他的面前,两人就这么对视着。

    这眼眸,不是完整的!而是残缺的!其中的一颗眼珠,可以看到里面被严重的破坏过,只剩下一半不到。

    还有他的脸上,有两道非常明显而且渗人的疤痕,是剑伤。原本应该是一张英俊的脸庞,加上这些疤痕,倒是显得沧桑了一些,不能说非常帅,却突出了他一个成熟的成年男性的阳光之气。

    从外面上来看,这位乱世,大约有个三十岁末尾,四十岁出头的样子。叶离在继续观察,不仅是脸上,他的后背,手臂,还有双腿上,都有着大量的伤,除了剑伤之外,还有枪,刀,等等。

    好像曾经受过十八般武器的残害一样,不过乱世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倒是很淡定的看着叶离。

    “怎么,很奇怪?”

    “倒不是,我见过不少人,但是有你这样气度的,从来没有过。乱世兄,你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乱世打开酒壶,喝了一口,随后嘴角微微上扬,这也是叶离第一次见他露出了表情。

    只听乱世说道:“你听说过,净魂阵法吗?”

    叶离摇了摇头,叶离也算是阵法大宗师级别的了,从防御,攻击,还有叶离炉火纯青的幻境,叶离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东西。

    净魂?莫非是对付邪魔外道,净化他们的阵法?

    “一万六千六百六十六柄长剑,九千九百九十九把长刀,三千三百三十六杆长枪,一天二十四小时,每时每刻,在切割着人身上的每一寸地方。脑袋,胸口,后背,所有一切,都在被折磨,而且是不间断的折磨。”

    叶离听了之后,只觉得头皮发麻。这特么的这么多武器,没有间断的折磨一个人?叶离想了想自己,若是自己进了这阵法,怕是没几天就受不了自杀了。

    “不仅如此,还有专门克制元神的,破魔针,钻入你的元神中,伴随着净魂阵,同时出手,两者相辅相成,即便是想要自杀,都做不到。”

    “这样的人,怎么还能活着?乱世兄,你可不要告诉我,你就是从那阵法里面出来的。”

    乱世轻轻一笑,眼神复杂的看着叶离:“那你觉得,是怎么样的?”

    叶离深呼吸一口气,如果他在那种情况下,还能够活下来,只能说这个人,太强大了。不管是肉身,还是内心,都已经超脱于人的范围。

    便也在这时,只听乱世继续说道:“日子我记得清清楚楚,五千四百三十二天,没有一天停歇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