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2554章 裂的身世
    这话叶离不会相信。被抓到了之后,直接把自己的目的告诉给对方,这显然不是正常人会干的事情。被威胁的情况下,好歹也要挣扎一下,说实话?人家也未必会放过你啊。

    叶离换位思考了一下,便能够知道这其中的玄机。

    不过叶离没有拆穿他,而是哦了一声:“然后呢?你们要破坏中枢,好让更多的天界之人能够来这里是吧?”

    “对,天界和你们造化神殿争斗了无数年了,这一次,恰逢混沌死亡,三大至高界面的秩序,要重新建立。双方也应该有一个了结了。”

    叶离回头看了一眼李沧海,李沧海悄悄的摇了摇头。这不是否定的意思,而是李沧海在告诉叶离,造化神殿,根本就没有什么中枢。

    这一个答案,也印证了叶离的猜想。这老头果然是在诈啊。

    叶离嘿嘿一笑:“你们是什么身份?谁的手下。”

    “我们乃是八荒大神手下的人,八荒大神的名号,你们应该听说过吧。”

    八荒大神的手下?这么巧啊,老子特么的前不久才和八荒大神有过交集。叶离嘴角微微上扬,继续说道:“哦,这样啊。那水镜先生有没有告诉你们,如果遇到了一个叫做叶离的家伙,千万要绕着走?”

    “你竟然知道水镜先生!你们对天界很了解嘛。没想到区区第二层的人都知道。不错,我们正是奉了水镜先生的命,前来破坏的。水镜先生昨天和我们说,今天是最好的时机。”

    “哈哈哈,你们几个真能演啊。昨天是吧?你确定昨天水镜先生和你们说的?”

    那老头不知道叶离什么意思。叶离从他们的实力来判断,顶多就是一些天界的小天兵。这实力,惊天都可以一个打十个了。

    惊天是守天的弟子,天阶不低,再加上天界可是以实力为尊,实力越强,天阶就越高。叶离大胆判断,这几个不过是杂鱼而已。

    从杂鱼的口中,是得不到什么重要的消息的。

    便也在这时,叶离直接上前,将那老头给放在地上,随后祭出了山河剑,剑锋抵在了这老头的咽喉处。

    “老头,别在这里给我打哈哈,我最后和你说一遍,我要听实话。水镜先生早就被我杀了,你昨天见到的,难道是鬼啊?”

    “水镜被你杀了!不可能,你怎么有这实力!而且水镜先生现在正在大中天,你不可能从造化神殿能去其他界面的,不可能!”

    叶离冷笑一声,凑过去盯着那老头:“不管你信不信,我杀水镜先生的时候,你们所谓的八荒大神就在边上。还有啊,如果你们能够活着回去,告诉其他人,守天和惊天,也死在我的手上。”

    “守天大人!”

    不仅是这个老头,其他人也开始疯狂的挣扎,好像非常的气愤一样。

    “你竟然把守天大人杀了!我不相信,不可能的事情。守天大人,可是我们天界最强的防守者,就凭你们几个的实力,哼,想骗我们,没有那么容易。”

    叶离哈哈一笑,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惊讶的举动。只见叶离剑气祭出,把他们身上的束缚给打开。

    “叶离!”

    裂第一个不同意,狂啸也是一样,唯独李沧海,默默的看着叶离,轻轻的拍了一下裂的肩膀,点了点头。

    叶离背对着他们,稍微瞥了一眼,继续说道:“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回去告诉你的主子,我刚才说的那些,都是实话。下一次来造化神殿,记得偷偷的,别被人发现了。”

    这几个人面面相觑,为什么这个人不杀自己?相反,还要放了他们?

    叶离一挥手,带着人离开。至于裂,是被李沧海强行扛着走的。

    “他们真的走了,长老,你说他们什么意思?为什么知道我们说的是假的,没有逼问出真话,还要放我们走?这太奇怪了一点。”

    那个长者眯起眼睛,看着叶离他们远处的背影,若有所思,过了几秒钟,深呼吸一口气:“算了,现在我们也看不出什么。走吧,去完成我们真正的任务。记住那个名字。”

    “谁?”

    “叶离。”

    ……

    小镇之外的空地上,裂直接一拳打在叶离的胸口,叶离没有躲闪。叶离也知道,这股气如果不让裂发泄出来,他迟早有一天也会入魔,然后走火入魔,最终自己的元神溃散而死。

    “叶离,你特么的什么意思!为什么放了他们。他们是天界的人,是我们的对手!你这该死的!”

    裂已经完全失态,连续的几拳,叶离都没有防御,也没有阻拦。只见裂一边骂骂咧咧的,另外一边,叶离彷佛看到了他眼角的泪水。

    发泄完之后,裂气喘吁吁的站在叶离的面前,手臂搭在叶离的肩膀上。叶离不生气,反倒是微微一笑:“裂,发泄完了,就听我一句话。”

    “你说。”

    “这几个人,不过是天界最普通的天兵而已,没有天阶地位。你杀了他们,根本就没有意义。”

    叶离看裂已经彻底冷静下来了,将裂拉到了一边,随后手一挥,李沧海明白叶离的意思,带着其他人也拉开了距离。

    一棵树下,两人并肩而坐。就好像当年在雪地里,叶离和裂初来咋到,一同逃脱一样。

    便也在这时,只听叶离说道:“裂,你可还记得,当年也是在这样一棵大树下,你送给了我你的那片树叶,为了吹奏了一首歌。”

    裂似乎也回忆了起来,脸上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当然记得。当时在云岚空间里,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不是寻常人。送给你我母亲的那片叶子,也是因为,我把你当成了兄弟,或者说,这个世界上,我唯一的亲人。”

    叶离吓了一跳,他可从来没有想过这么深。裂自己孤苦伶仃的活在完全陌生的环境,还能够保持乐观积极的心态,实属不易。

    就在这时,裂又拿出了那片叶子,静静的靠着大树,吹奏了一曲,还是那样悠扬婉转的旋律,旋律中,带着些许的苍凉和悲伤,听得叶离都不由得伤感起来。

    曲声戛然而止,裂深呼吸一口气:“叶离,既然天界来人了,我也没有必要再隐瞒下去了。我的真实身份,正是来自于天界。所谓的深仇大恨,也是天界那帮人给我的。”

    叶离默默的点了点头,只听裂继续说道:“天界的女性很多,我的母亲就是其中一个。天界的主宰,是天神。”

    “你不会也是天神的儿子吧?”

    “啊?你什么意思?你刚才说也……”

    叶离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不过想了一下,还是不隐瞒叶小离的存在。简单的和裂说了一下,裂这才明白。

    “原来如此,大中天竟然也有天界的人,而且还是小皇子啊,那我倒是蛮想要见一下的。不过我不是天神的儿子。我其实,是一个虚拟的存在。”

    “虚拟?什么意思?你不是活生生的躯壳,活生生的人吗?”

    裂无奈的一笑,摇了摇头:“我不是。你看我速度之所有这么快,就是因为,我是天界雷鸟的一根羽毛所幻化的。我的母亲,就是把我制作出来,赋予我生命的女人。她是天神的其中一个女人。”

    天劫雷鸟的羽毛,化为的人形?叶离这下是真的有点蒙了。和裂的交情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到现在叶离才知道真相。

    倒不是说裂隐瞒的很好,而是叶离从来也没有往这方面想。而且这兄弟情,叶离可不会管对方是什么身份背景,只要你和老子聊得来,真心实意的交朋友,你就是我叶离的朋友。

    “我的母亲,创造出了我,让我一直陪伴着她。可是有一天,天界出现了变故,一批自称是天神座下肃清者的势力来到了我母亲的宫殿,将里面所有的东西都抹杀掉,也包括了她。而我当时,躲在她布置的结界里,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样被杀死。”

    说到这里,叶离能够感觉到裂的愤怒。只见裂双拳紧握,用力的将指甲插入到自己的手掌心里面。

    “他们真做得出来。我逃了,我听说造化神殿,是天界的对头,我便找到我母亲的传送符,强行转移到了造化神殿,隐藏了自己的身份,最后,遇到了你,叶离。”

    “传送符?”

    裂点了点头:“我母亲在天界,是符咒师,这种传送符,她只要耗费一段时间,便能够制造出来,不算很难。用这种符咒,可以传送到造化神殿。我刚才很气愤,不是因为那些人里面有我的仇人,而是因为,他们用了我母亲的技术。说实话,他们不配!”

    裂越说越生气,还是叶离轻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才冷静下来。

    “这么说,你对天界是很熟悉的。”

    “熟悉,我是在那里长大,也是在那里修炼的。来到了造化神殿,进入到云岚空间之后,我就一直隐忍。说实话,就猛禽这样的实力?我一个可以打十个。我要不是封印了我自己的法力,不可能在云岚空间里面呆那么久。”

    叶离实在是没有想到,裂竟然还有这段往事。听他的口气,他的实力,绝对不简单。不过叶离也庆幸,至少裂是自己的兄弟,他熟悉天界,这对叶离来说,算是一个意外的好消息。

    裂放下了手下的树叶,无奈的一笑:“叶离,我的仇人,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我不想拖累你。现在天界动乱,他们能过来,就说明事情已经非常严重。你知道我的意思吧。”

    裂对着叶离嘿嘿一笑,谁知道叶离直接暴起,抓着裂的脖领子,将他提起地面:“少特么的放屁了裂。你什么意思老子不知道。老子就知道一件事情,你是我叶离的兄弟,你的仇,就是我的仇。你别想跑,我也别想跑。”

    “我叶离成为众矢之的,那时候你特么的还站在老子身边。不就是一个天界吗?谁挡在我们面前,我们兄弟就灭了他们,这不就得了?”

    一时之间,裂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笑骂道:“尼玛,叶离,这还真是你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