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2647章 进一步,退一步
    交情是交情,规矩是规矩。叶离不是灵剑阁的创始人,只是曾经的一名剑神。现在嘛,可以算是退役了。退役之后,你要再插手人家门派里面的事情,这确实在任何地方都行不通。

    不过身份没有了,面子叶离还是有一点的。

    御琼和剑无常脸色都有点难看,对待叶小离的态度,多少有了一些转变,变得生分了许多。

    “这个,师叔,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或者不通情达理。我不过是灵剑阁历史长河中,小小的一位剑神。前面,后面,都有不少人。这我真的做不了主。阁主,要不,咱们召开一次长老会议,讨论一下?”

    剑无常点了点头,对着叶离一鞠躬:“叶离大人,你放心。我们所有人都信任你,只不过要给其他人一个交代,希望你理解。”

    “我当然理解,换做是我,我也会这么做。你们也不要有心理负担,需要我的地方,随时叫我。我带这小子,去剑冢呆一会,让他认一下前辈,你师父,还有剑一这老头。”

    除了阁主的阁楼,叶小离一路无话,跟在叶离后面,同样脸色难看,有点不爽。

    叶离没有用寸土术立刻转移,而是带着他,在这新的灵剑阁里面,转悠了一圈。不少人认出了叶离,都和叶离打招呼。叶离本来就是平易近人,没有这种等级观念,不少当初活下来的新人,也都成长为一代长老了。

    “怎么,不高兴了?”

    “他们这么对我,我是没所谓啊,我脸皮厚。可是师父,我是你徒弟,他们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吧?不相信我,就是不相信你啊!再说了,我和天界又没有什么关系,那里不是我的家。怎么,他们就这么怕,我会来灭掉这个地方啊。”

    叶小离和叶离是一样,基本上,很难看到他非常的生气或者气氛。长期生活在底层,如果说自尊心太强的话,是活不到今天的。所以叶小离心里承受能力,或许是叶离这一群人里面,最成熟的。

    生活,不就是苟且嘛,哪里有那么多的希望。

    “不能这么说,他们相信我,却不相信你。你试想一下,当年造化神殿和天界,联手把虚灵界,赶出了三大至高界面,沦落为如今这个样子。转头他们的后人,要来这里求道,你会同意吗?”

    两人边走边说,这就已经来到了剑冢的门口。剑冢之前是被破坏最惨的一个地方,不过现在,已经完全修整了过来,比起之前,更加的正式。

    每一位前辈,都有自己的剑冢,排列分明。中间最大的,便是剑一,边上的是剑一的各位徒弟,其中便有剑九的。

    “叶小离啊,我的话你记住,身居高位,眼界要开阔一点。任何潜在的威胁,有可能威胁到你臣民的危险,能够避免,就尽量避免。你以后,是要统治天界,成为一方霸主的存在,你必须要快速的成长起来。”

    “我才不要当什么天神。我只想和师父你,还有叶梓,一起生活下去,过着最平凡的日子就可以了。”

    叶离停下了脚步,这后背看上去,说不尽的苍凉。微风轻抚而过,叶离的肩膀耸动了一下:“不要想这种事情了,我们的身份,注定我们不能过这样的生活。叶小离,希望你能够理解这一点。”

    叶小离有点傻眼,为什么自己的师父,自从来到了这里以后,就感觉这么严肃,并且其中还夹着着一丝的……伤感。

    剑冢的边上,有一间小木屋,至于是谁,不需要多说。陪伴在剑一身边的,除了剑舞,还会有谁?寻常弟子也是不可能呆在剑冢里面的。

    叶小离来到叶离的身边,顺着叶离的目光看去,正是那小木屋的门口。有一个小花园,花园的中间,有一个打扮随意的姑娘,正在浇水。

    姑娘看上去很年轻,身材也比较娇小玲珑。

    “喂,师父,你不会又看上了人家吧?没关系,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叶离没有理睬他,直接抓住叶小离的衣服,把他提起地面,缓缓走了过去。

    脚步声不响,剑舞的身体停顿了一下,转过头来顺便擦掉了额头上的汗水。看到叶离的时候,剑舞并没有叶离想象中的那样激动,反而是淡淡一笑。

    “你来啦。”

    “来了,来看看剑一前辈剑九他们,还有……你。”

    叶离心中对于剑舞,是有愧疚的。从他把剑舞带离了灵剑阁,古剑家族,叶离并没有特别好的照顾到剑舞。

    回去之后,就遇到了素茗去世,叶离更加没有心思,一直在逃避。而整个过程,剑舞都默默的在陪伴着叶离,人不在,精神也在叶离的身上。

    甚至剑舞还经常帮素茗山打扫,陪着素茗的墓碑说话等等,这么好的姑娘,叶离却对不住她。而当年,叱咤风云的古剑家族族长剑舞,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点怨言都没有。

    这才是让叶离真正心疼的事情。

    哎,多好的姑娘,只可惜,在错误的时间相遇了。

    叶离勉强的露出了一个微笑,把叶小离给丢在地上。叶小离这才看清楚这人是剑舞,哈哈一笑:“呀呀呀,搞错了,剑舞大姐,我看你这装扮,还以为是什么别的人呢,真没有认出来。”

    “我也想着,你们差不多该来了。你是叶离的关门弟子,怎么说,也要继承他的衣钵。”

    叶离轻轻一笑,向前走了一步,想要靠近剑舞。却看到剑舞眉头一皱,脸上还是那样的表情,不过这脚下,却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两步。

    虽然只是一个简单的,前进和后退,叶离的心,却在这一刻突然感觉到一阵撕裂。

    剑舞,她在回避我!叶离叹了口气,用笑容掩饰了尴尬,一脚踢在叶小离的屁股上:“那边,最大的剑冢,就是你剑舞大姐的师父,也算是我的师父,去跪着。”

    “好嘞!”

    叶小离这家伙眼睛很尖,感觉到了气氛的微妙变化,巴不得不当这个电灯泡,直接开遛,一瞬间就没有了踪影。

    剑舞继续浇花,叶离便在旁边看着。两人没有交流,叶离的眼神,从来没有离开过剑舞。在这一刻,剑舞似乎不再是叶离身边的那个剑舞,而是回归到了古剑家族的族长,那个大姐头剑舞。

    这种陌生的感觉,正是叶离心中,这撕裂的来源。

    “剑舞,最近,可还好?”

    “好啊,这里挺不错的。每天都可以和师兄,师父说说话。御琼这孩子,很有担当,你没有看错人。我已经把我对剑道的领悟,都传授给了他,相信在他的手中,灵剑阁一定能够重新回到巅峰的。”

    灵剑阁的巅峰时期,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剑一还不是灵剑阁的创始人,在他之上,还有前辈高人,只不过过于的久远,无从考证。

    而剑一当年,是可以在三界的战场上,大杀四方的剑神。当时的灵剑阁,被称为三界中,攻击力最强的存在。

    只可惜,后来落寞了。

    “可是,回到了巅峰,就意味着,灵剑阁,要参与到这一次的战争中来。很危险的。”

    剑舞轻轻一笑:“如果因为危险就逃避的话,我们灵剑阁,就不配叫做灵剑阁了。”

    话音刚落,剑舞伸了一个懒腰,哈哈一笑招呼叶离进屋:“进屋喝点茶吧,有你最喜欢的苦茶。”

    两人一前一后,进入到了茅草屋。

    屋子很小一个,只有一张床,两张桌子。其中一张,摆放着一柄生锈的铁剑,正是剑一的佩剑。

    剑舞这里,没有什么女性的东西。叶离尴尬的是,空气突然安静下来,只有流水的声音。

    “给,苦茶,圣灵和你都最喜欢的。”

    “多谢。”

    叶离一口饮尽,没有一皱,放下了茶杯:“我去看看叶小离这家伙怎么样了。”

    剑舞没有说话,而是转过身背对着叶离,好像在整理什么东西。叶离快步走出了门,没有了踪影。却没有注意到,屋子里面的剑舞,早已经泣不成声了、

    “呼!”

    “喂,师父,你是不是和大姐头吵架了?我看你们怎么不太对劲呢?”

    “小屁孩懂什么,让你祭拜几位前辈,你祭拜了吗?”

    叶小离点了点头。这一夜,御琼他们还在商量,叶离不敢再去剑舞的茅草屋,只能和叶小离在剑冢中,打坐了一整夜。

    等第二天,叶离是被御琼给叫醒的。

    “师叔,你来一下,几位长老,拿不定注意,你过来。我能帮的,都会尽量帮你的。”

    传音完毕,叶离拉着叶小离来到了议会大厅,里面坐着几位长老。看到叶离来,他们都是礼貌性的打了一个招呼,随后叶离入座,叶小离在侧。

    “各位,现在我师叔已经和他的弟子叶小离,已经来了,有什么看法,不妨放在桌子上来讨论,今天的话,说完便了结,出门之后,不在提。”

    御琼当真有了他师父的样子,而且比起他师父,更加有气势。不管是眉宇间的神情,还是散发出来的气场,都有作为剑神的担当。

    便也在这时,一位白胡子长老站了起来,叶离认识他,他是负责弟子分配的。

    “各位,老夫有一言,不可能会得罪叶离大人。”

    “但说无妨。”

    “是,剑神大人。老夫以为,叶离大人的人品,值得信赖,我们无条件的信任叶离大人。只是叶离大人,你可否想过,这位小兄弟,是否真心实意的跟着你?他若是对你都有异心,日后该如何时候?我灵剑阁容得容不得?”

    啪!

    叶小离直接一拍桌子,眼神里面,充满着杀气:“老头,你说什么呢!我叶小离是那样的人吗!叶离是我师父,是救我于水火的恩人!你这是在侮辱我,我要和你单挑!”

    “呵呵,人心隔肚皮,这样的例子,老夫也看过许多,谁也不能保证,在强大了之后,还能保持初心啊。”

    “你!”

    叶小离面红耳赤,一时之间,竟然无法反驳。而众人,似乎都在默默点头,好像很同意这位长老的说法。

    便也在这时,只听叶离轻咳一声:“叶小离,不得无礼,你给我靠边。”

    叶离终于站起来了,这新一轮的舌战群儒,又要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