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2778章 太悲惨了
    江不语的话,很明显打动了这位老先生,月宝的父亲。老人家满是皱纹的脸上,带着泪水,老泪纵横,连叶离看了,都忍不住心中一颤。

    “你说的对啊。月宝就是过于的执着过去。我们的家园毁灭,这已经是事实,而她为了改变这个显示,已经活的不像她自己了。什么狗屁天神,什么狗屁天界,对我们这些人来说,都是虚无缥缈的啊!”

    老先生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叶离和江不语对视了一眼,没有说话,等待着这位老先生自己调整好。

    过了大约有几分钟,老先生这才重重的咳嗽了几声,抿了一口茶:“两位,你们来的正是之后。老夫恳求你们,杀了我们,杀了月宝。”

    “哈?”

    这尼玛啥要求啊!你这老人说话有点意思。月宝,大骁天她是你的女儿,而且你们这些人,好不容易躲在这里活了这么多年的时间,怎么一看到我们来,就要老子动手?

    除非是深仇大恨,加上和子女彻底闹翻或者不孝,哪里有父母会要求外人把自己的孩子给杀了的?叶离自己就是父亲,谁特么的敢动一下叶巽和叶梓,叶离自问直接会上去拼命,哪怕牺牲自己也无所谓。

    但是老子的孩子,你们休想动一下!

    “其实……你们看到的,都是假象。我,还有那些子民,那些小孩,妇女,我们早就已经死了。”

    老先生喝了一口茶,叶离看不出来,毕竟现在这些人,哪里像是假的?再说了,如果他们都是大骁天月宝幻化出来的,自己这对话岂不是都被大骁天给知道了?

    叶离刚要开口,就看到江不语递给自己一个眼神,叶离立刻安静。

    只听江不语说道:“先生,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早在当年,就已经死了,是被天界的人杀死的,对吧?”

    “哦?你怎么看出来的?”

    “当年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一些。当时是天神亲自出手,你们作为低等级的界面,实力再强,恐怕也未必能够抵挡天将的进攻。全灭,是早晚的事情。而月宝作为唯一的幸存者,又是你们界面最强的女人,肯定有办法,收集你们当时的意识,对吧老先生。”

    老先生不置可否,神秘的一笑,一边喝茶,一边盯着江不语。这眼神,彷佛能够看透人心。如果这番话是叶离说出来的,他或许能够看透,可是他的对手,是江不语啊!这家伙别说你这个老头了,可能天一,大裂天,都未必能够看清楚他的打算。

    果然,江不语只是面带微笑,同样端起杯子喝茶,烟雾布满了江不语的眼前,一双眼睛在这雾气后面,深邃的让人捉摸不透。

    便也在这时,只听江不语继续说道:“现在的你们,只是月宝后来用天罡之力,将你们这些意识,强行化为了人形。因为有着过去的点滴记忆,所以你们才能一直存活,并且每天要消耗的天罡之力,是巨大的。”

    “你真的很聪明,敢问尊姓大名。”

    “我不值一提,在下江不语,这位才是我们当家的,叶离。”

    叶离有点尴尬,特么的风头完全被江不语给抢走了,你现在回头来介绍老子,这不是掉价了嘛……

    叶离抱拳微微一笑,也没有多说什么。反倒是这老先生叹息了一声:“江老弟啊,叶老弟,不瞒你们说,我们生活在这里,很久了。虽然大家在一起,这里面,也是我们原先家园的样子,可是毁了,就是毁了,哪里有再生一说呢。这人一辈子,就一条命,结束了就罢。”

    不得不说,这位老先生的心态是真的好。世人谁不想要多活几年,修炼者他们更是不惜抢夺资源,为的就是提升实力,增加寿命。

    可是他反而有一种,我已经活够了的感觉。

    “多活一天,对月宝就是一天的煎熬,做父亲的,实在是不想要看到自己的女儿,再受这样的折磨了。所以我恳求你们,帮我们,也帮月宝解脱吧。我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个错误。”

    叶离已经在盘算,怎么才能够从他们这里打开突破口。既然他们生活了这么久,肯定有办法出去。

    谁知道江不语一句话,差一点让叶离跳脚骂娘。

    只听江不语说道:“老先生,存在即合理。你们既然存在,就一定有你们存在的理由。你又何苦纠结于此呢?不管是煎熬也好,解脱也好,都有自己的命运轨迹,如果我们强行篡改,恐怕对你们,会是更大的麻烦。”

    叶离内心已经是一口老血喷出来了。这人家主动想着要帮自己两人出去,你江不语反手就给拒绝了,而且朝着错误的方向引导。

    整个过程,叶离面无表情,但是内心早就骂开了花。而且不仅如此,还顺带着传音给江不语,到后面江不语直接把叶离给屏蔽掉了。

    “存在即合理?你的说法,我倒是第一次听说。江老弟,你的意思是说,我们的存在,有我们的用处,对月宝有好处?”

    “好处还是坏处,我不知道。但是肯定是有存在的必要。这个世界,本身就是这道理,老先生,如果你理解不了,月宝是解脱不掉的。苦海,只会越来越深,而月宝,只会不断的沉浮在里面。”

    江不语的话很有煽动性,直接让这位老先生陷入了长久的沉思中,久久没有说话。这个时候,江不语才回头看了一眼叶离。

    叶离对着江不语挤眉弄眼的,张着嘴但是没有发出声音,嘴里骂了好几句。

    “嘘,你特么的不懂,这叫做计策!”

    “计策个屁啊!人家主动送上门你不要,你还用什么计策,多此一举!如果玩脱了,我看你怎么办。”

    两人没有发出声音,进行了一波无声的交流,各自的眼神透露出来的信息。叶离觉得江不语这是多此一举,而江不语觉得,自己是有计划的在诱导这位老先生。

    便也在这时,只听老先生说道:“两位,你们既然来了,自然是想要出去的,对吧?”

    “对。”

    这一次叶离和江不语异口同声,两人的意见看来是暂时达到了一致。

    “唯一的办法,而且可以不用成为我女儿的仆人,我现在告诉你们,两位,跟我来。”

    老先生站了起来,确切的说,是漂了起来。因为他的双腿,是没有的。大骁天也正是煞费苦心,在这些人没有法力,只是一丝意识的情况下,还强行让自己的父亲能够自由活动。

    老先生一路飘到楼下,管家,仆人都非常恭敬的弯腰低头。门口,是之前那位女性。

    “月灵,我带两位贵客出门,你替我看家。”

    “是,父亲。”

    父亲?这名为月灵的女性,难不成是大骁天月宝的姐姐或者妹妹?两人的长相和气质,完全就不是一个风格的。

    叶离是见过大骁天自己本来的面目的,不能算出众,只能算是中上水平吧。但是这位月灵就不一样了,颜值基本上可以甩大骁天好几条街了,气质也比较高雅。

    “老先生,我多嘴问一句,这位月华姑娘是……”

    “是我家的以前一个丫头,无父无母,在我们临死之前,这丫头还不死死的拉着我的衣角,所以我认她做女儿。不过月宝好像会吃醋。”

    这老先生家里,可没有什么女性,他的老伴很有可能已经不在了,连最后的一点意识都灰飞烟灭。

    叶离和江不语跟在老先生的后面,一路来到了一座高山的面前。高山上,有一条小径,直通山顶。

    “一切的答案,就在山顶之上。两位,跟我来吧。”

    老先生带着叶离和江不语一路向上。高山大约有千米的高度,高耸入云。大骁天的意识空间里面,什么都有。按照这老先生的说法,这里的样子,和他们家乡是一模一样,都是当年生活的小村子。

    而周围再远的地方,大骁天就没有怎么布置了。

    几人的速度不慢,很快就来到了山顶之上。而山顶之上,空空荡荡,除了唯一的一座墓碑,上面写着,月氏梁人之墓。

    叶离和江不语对视了一眼,两人何等聪明,一看便知道,这应该是月宝的母亲,这位老先生的亡妻。

    老先生对着墓碑深深一鞠躬,叶离和江不语也是抱拳鞠躬。虽然说这并不是真正的墓碑,但是自己这边的态度,要表明出来。

    “月宝,她是一个可怜人。我妻子,月梁人当年乃是我们界面第一高手,后来在月宝的面前,直接被仇人给杀死。从那一刻,月宝就变了。”

    “她沉浸在仇恨中,我被仇人给抓走,整整千年,这双腿还有一身的修为,也都被折磨的没有掉,几近死亡。月宝,就这样过去了千年。可是后来,我们好不容易过了几年安稳的生活,仇人又找上了门,整个家族,原先有百万人,百万人啊!”

    老先生怒吼一声,充满着无尽的苍凉。

    “被人家杀的,只剩下三万人不到,整个城,被屠戮一空。月宝被他们抓走,结果……被糟蹋了不知道多少次,我这个老头,无能为力啊。”

    叶离不由的深吸一口凉气,难怪这月宝,大骁天如此的心理阴暗。因为她的内心,早就已经死了,才会干出这些事情。

    这个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正或者邪,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叶离和江不语,就在这墓碑的边上,听老先生把月宝当年的事,说了个清楚。

    “可是后来,月宝还是活下来了。”

    “对,没有人知道她怎么活下来的。但是她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已经不认识她了。对方是我们界面,第一大家族,坐拥千万精兵,可是在一夜之间,这千万的人,全灭!”

    “嘶!”

    千万的修炼者,在一夜之间,被大骁天给干掉了!

    “手刃了仇人,可是月宝,再也回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