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2930章 失败品
    强大的力量,让叶离喘不过气来。裂怎么会突然发疯了?地面,一定是地面!

    这地面变成了玻璃,透出了里面的星河之后,裂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这其中,一点有什么联系。

    “裂,冷静一点,看清楚我是叶离。”

    “叶离?对,我当然看得清楚。是你,就是你杀了我的母亲。要不是你,我的母亲她还活着,我的大哥,他也不会死!全部都是你害的,你这个恶魔!”

    裂一边说这话,手下的力量越来越重,掐的叶离喘不过气来。裂的双眼越发的通红,叶离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这带着血丝的双眼深处,叶离看到了一丝的悲哀。

    尼玛,裂被什么东西给控制了……我靠!

    叶离深呼吸一口气,用尽全身最后的一点力量,一脚踹在了裂的腹部。裂猝不及防,被叶离直接踢开,翻滚了一圈,没有任何的停留,再一次的冲了过来。

    叶离哪里还敢硬接,不过好消息是,裂似乎是只用自己的肉身力量,没有一点法力波动。叶离一个侧身,抬手挡下了这一拳,肩膀用力的撞击了过去,裂被直接撞飞。紧接着叶离顺势一个翻身来到裂的身后。

    手刀斩下,裂就这样昏迷过去。

    “呼。”叶离抹去了额头的汗水,这种纯粹力量的比拼,让叶离有种错觉,好像回到了以前的时光。

    那时候叶离没有法力,没有元神,纯粹靠着自己的身法还有这双拳的力量比拼。

    “特么的,不能在停留在这里了,必须要想办法离开。”

    叶离看了看外面,门外的世界,下起了雪。叶离背着裂,竟然很轻易的打开了大门。便也在这时,门口的那个老头又一次的飘了出来,手中的蜡烛变成了鬼火。

    “老头……老前辈,请留步。”

    叶离一句话,这个老头竟然就这样停了下来!好像机器一样转过头来,对着叶离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微黄的牙齿,还少了一颗门牙。叶离强行让自己镇定,同样报以微笑。

    “你为什么……会叫我,前辈。”

    这老头说话的声音很沙哑,而且有点磕巴,断断续续的。

    “因为,你年纪比我大,理应叫你前辈。”

    老头看起来很高兴,回头看了一眼城堡,对着叶离做了一个嘘的手势:“你们跑不掉的。进来了这个城堡,就再也出不去了呢。”

    “为什么?这个城堡,到底是什么?”

    老头的瞳孔放大,盯着叶离的双眼,突然面目狰狞,手上的蜡烛也掉在了地上,痛苦的抓住了脑袋。

    “神灵,恶魔,他们在撕咬,这里是天堂,这里也是地狱!我在地狱,你们也在地狱。啊!地狱啊,到处都是死人,救命,救命!”

    这个老头突然发疯,直接抱头鼠窜,进入到了城堡里面,消失不见。

    ???

    叶离可以说是一头雾水。这老头怎么回事,刚才还好好的,莫名其妙自己和他才说了两句话,他就发疯了?

    叶离捡起了那个还没有熄灭的烛火,背着裂就这样走在冰天雪地中,身后的大门嘭的一下直接关闭。

    就在叶离离开城堡的时候,城堡最高层上,一双眼睛始终看着叶离。大红嘴唇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你还是像以前一样,呵,现在还不是我们见面的时候。”

    在这女人身后,是天一和黑桃。黑桃跪在地上颤抖连头都不敢抬起来。边上的天一好像也很忌惮这个女人,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嗯,这件事也不能怪你们。黑桃,如果是你单独来,我是想要杀了你这废物的。但是咱们天神大人都为你求情了,那我还是给他点面子。”

    黑桃满头大汗,豆大的汗水滴在地上,狼狈至极。

    “多,多谢主人。多谢天一。”

    天一眼里露出了无尽的鄙夷,便也在这时,只听这个女人说道:“好了,你们也都去休息吧。这场游戏该告一段落了。且让他们去吧,我们的时间,还很多。”

    “可是……留下叶离,太危险了。他一出现,这里就直接沦陷。甚至逼的黑桃直接自爆。我吃过这亏,所以,你是不是考虑一下现在就除掉他。”

    女人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天一知道她什么意思,也没有继续说,拉着黑桃便离开。

    女人白皙,纤细的手指抵在了窗上,红色的指甲,轻轻敲打:“我当然不会除掉他,因为他可是我的宝贝。叶离,有意思……”

    且说叶离和裂,行走在大雪中,这雪也绝对不是普通的白雪,叶离行走在雪地里,只觉得浑身冰冷。

    黑森林被银装素裹,让叶离直接迷失了方向。这黑森林太奇怪了一点,叶离刚要尝试着用行跃术转移,竟然发现在黑森林里面,空间完全就被封锁了。

    而且还是一股无法抗拒的力量强行锁住,叶离无奈之下,只能尝试着走出黑森林,回到之前裂救他的地方去。

    “裂,冰天雪地的,是不是很像我们刚认识一起逃出来的时候啊?”

    裂没有回答,还在昏迷中。之前和那个所谓冰霜行者的战斗中,裂是受了伤的。他不说,不代表叶离没有看出来。

    不知道走了多久,叶离只觉得浑身都快虚脱了。身后是长长的脚印,还有远处,电闪雷鸣中的黑色城堡。

    叶离坐在一棵树下休息,裂始终没有醒过来,加上面前的白雪,挡住了视线,叶离只能够凭借着元神之力,勉强的往前走。

    “呼,特么的老子怎么一来这个黑魂就变得如此狼狈。特么的以前那里有过这样!”

    叶离气不过,一拳轰在了地上。便也在这时,叶离突然想到了一个东西。

    那个蜡烛!叶离原本只是随手拿着,但是拿出来的时候,竟然发现这蜡烛的烛火,还没有熄灭。

    还有一点,蜡烛是越少越短的,但是这蜡烛燃烧了这么久,就好像没有事一样,一点都没有短,还是差不多中指的高度而已。

    “热量还不少啊。”

    叶离把这神奇的蜡烛放在了地上,竟然瞬间就没有那么冷了,反而身上暖洋洋的。区区烛火,竟然能够释放出如此大的热量。

    以蜡烛的烛火为圆心,周围的大雪全部都融化了,渐渐的,叶离体力不支,竟然也昏睡了过去。

    这一觉,叶离做了很多奇怪的梦。梦里有黑脸和彩旗两人对自己的撕咬。有大裂天和天一再度联手想要追杀自己。

    还有裂和魔龙,联合要杀了自己。总之,这些人都是被叶离干掉的,就算不是亲自动手,他们的死,也和叶离有着关系。

    等叶离惊醒的时候,看到的是裂的背影。裂盘膝而坐,手掌上有雪花,抖落到那个烛火之上,烛火依旧纹丝不动,还是保持着光亮和温度。

    “叶离,多谢了。”

    “你救我一次,我救你一次,大家扯平了,哈哈哈。”

    叶离为了缓解尴尬,笑了几声,坐在了裂的对面。裂盯着这个烛火,低声说道:“这个蜡烛,有点奇怪啊。你哪里来的。”

    叶离把事情经过和裂说了一遍,裂也是一头雾水,没有任何的头绪。

    “算了,反正有这东西,我们不会被冻死在这冰天雪地就行。我们俩也不是没有经历过是不是。对了,你的伤,怎么样了?”

    裂勉强的一笑:“还可以吧,不是很重,恢复个几个小时大概就能够转移了。只是这冰天雪地的,谁知道会有什么东西出来。如果那个冰霜行者追归来,我们怕不是挡不住哦。”

    叶离顺势问道:“那个什么冰霜行者,到底是干什么的?你好像认识那东西。”

    裂一撇嘴,回头看了一眼来时的路。脚步已经被大雪给覆盖,城堡还是那样屹立在那里:“冰霜行者,其实它……也是我母亲制作出来的。不过是个失败品而已。”

    “失败品?”

    “对。”裂似乎是不想要回忆起曾经,痛苦的闭着双眼:“其实我母亲的失败品有非常多。他们和我一样,也是具有自己意识和生命的。但是最终,都被我母亲无情的销毁了。很惨是不是?”

    尼玛,失败品都这么强吗?那些冰块可是能够直接把裂这样等级的高手都给冻住的,这叫做失败品?

    裂继续说道:“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复活,如果他活着,是不是其他的失败品也会复活。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世界。我搞不懂。冰霜行者,接触到的东西,都会结成冰。而且这种冰的原型,我想你也看出来了。”

    叶离不傻,从那几招的动作和特性来看,叶离就已经猜测到和天一有着必然的关系。加上大裂天和天一的关系的又那么紧密,以天一为原型,以冰霜为特性,这也是正常的。

    “所以,对付起来很麻烦。我之前的那符咒,是我母亲交给我的,我研究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吃透,用一张少一张。”

    “现在还剩多少?”

    “最后十张。如果我没有参透其中的秘密,以后这符咒术,将会永久的失传了。”

    叶离思考了一下,试探性的说道:“我有一个人选,但是你未必会同意。这个人,很聪明,博览群书。只不过,不知道你会不会答应。”

    叶离说的,正是剑舞。剑舞很聪明,领悟和学习力又非常的强。只不过,这种机密的符咒术,裂是不会给外人的,更何况现在的叶离和裂,不是自己人。

    叶离当然希望裂回归,可是这一切,都还是需要裂的同意才行。

    “谁?”

    “剑舞。”

    果然,叶离一说出这个名字,裂便不说话。叶离也是识趣的人,气氛一时之间有点尴尬。

    “只是一个建议而已,你不要太在意了。走吧,这天,好像要亮了。”

    裂站起身来,抖落了身上的白雪,抓住叶离的手,将其中一张符咒塞进叶离的手中:“能不能领悟,就看她的了。我能做到的,也只有这样。”

    叶离惊讶的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