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3022章 英雄惜英雄
    破邪在最后收手,两人四目相对,叶离可以看到这家伙的双眼中,从一片浑浊,渐渐的变为了清澈明亮,破邪竟然在这最后一刻,收刀后退,狂笑了几声。

    “哈哈哈,叶离,不愧是你。我最后的对手,一定要是你,才不会有遗憾啊。你说的对,我的信仰,就是我的刀,用这些狗屁的火焰,就不是我破邪了。”

    叶离淡淡一笑,负手而立:“你能这么想,说明还有救。”

    “不!我不需要你救。别把自己的姿态摆得太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让人厌恶!我之所以收手,只是想要用我的信仰,真正的击败你。”

    破邪竟然破天荒的停止了吸收精髓,一抬手,无数的灵蛇将岩浆给冲开,露出了上空。

    “走吧叶离,我的最后一战,我要堂堂正正的干掉你!”

    “请吧。”

    叶离带着叶离和格鲁,直接朝着天空而去,破邪跟在后面,两人很快就来到了火山口:“格鲁,你们也快点下去吧,我估计这一战之后,你们的火山,恐怕也不会存在了。虽然很遗憾,但是没有办法,现实就是这样。”

    “我知道,我们能够存活下来,就已经够了。”

    “一清,你带他们去找猛禽,尽量远离这里,叫猛禽他们也远离这里,越远越好。”

    叶一清点了点头,带着格鲁他们离开,最后回头看着叶离,嘻嘻一笑,比了一个心形:“老爸,加油哦,等你回来带我回家呢!”

    “快去吧,我一会就来。”

    叶一清走了,格鲁他们也走了,清风微拂,叶离闭上眼睛,已经感觉到了身后强大的气息。重新找回了自己的信仰,破邪的实力直线飙升,比起刚才,还要恐怖。

    叶离背对着破邪,轻轻说道:“这才对嘛,现在的你,已经拥有了挑战我的实力。有点意思。”

    叶离转过身来,双眼中,长剑树立,整个人站在地面上,分明还没有动手,在叶离的身后就彷佛有一柄长剑连接天地。

    而叶离的对面,一柄长刀,伴随着张开血盆大口的巨蛇,破邪已经不在,或者说,他已经彻底的融入到了这灵蛇刀中。

    刀剑碰撞,自古以来就是一道未解之谜,总有强者打破铁律,将这两柄针锋相对的武器,抬高到新的程度。

    “来吧!”

    破邪怒吼一声,灵蛇出动,长刀从天际劈砍而下。长剑灵动,横挡一刀,双方各自暴退。便也在这时,天空中一道惊雷,正好炸在两人中间。

    零星的小雨落下,滴在了叶离和破邪的身上,不过叶离却一点感觉不到冰冷。实话实说,叶离有把握战胜破邪,但是此刻,破邪的状态近乎于无敌,无所畏惧。

    强者无敌,指的并不是硬实力,而是内心。只要内心强大,不管对手是谁,都有机会斩杀,叶离自己,一路走来,就是最好的证明。

    “吼!”破邪的双眼闪动着兴奋,又是一刀,硬生生的砍了下来,伴随着他掀天动地的怒吼。地面被这一刀直接斩裂,一路来到叶离的脚下,随后灵蛇从裂缝中迸发出来。

    “破!”

    长剑笔直而下,叶离用的是自己的山河剑,将灵蛇从中间斩断。

    “还没完呢!”

    灵蛇破碎,却化为了无数的灵蛇,咬在了叶离的肉身之上,这才刚一接触,瞬间爆炸。叶离在一片爆炸的尘埃中后退,小心翼翼的左右看着。

    “你在看哪呢叶离!”

    铿!

    巨大的能量附着在了长刀之上,叶离因为失去了优势的位置,只能后退几步,面前祭出了剑阵,同时抬手一剑,尝试着挡下这刀!

    不得不说,破邪的信念,确实变强了。这一刀,直线将叶离的剑阵破碎,直接接触在了叶离的双臂之上。

    怒吼,伴随着雷霆,还有大地的震裂,一瞬间全部席卷而来。叶离只觉得眼前已经看不到任何别的东西,只剩下无数的刀影。

    山河剑彷佛在低鸣,叶离惊讶的看着手中的长剑,这也是第一次,山河剑发出共鸣,好像遇到了旗鼓相当的对手一样。

    叶离先是愣了几秒,随后嘴角微微上扬:“是吗山河剑,你也觉得,我应该用尽全力,不能在放水了是不是?”

    “好!就听你的,堂堂正正的一战,放水就有点没意思了!”

    叶离到现在为止,都还有保留三成左右的剑意。但是山河剑的震动,让叶离瞬间心头热血翻涌。

    “再破!剑!来!”

    周围的天地彷佛被叶离吸引,空气中无数的粒子汇聚,并且朝着叶离的方向汇聚而来。原本处于优势的破邪大吃一惊,这些粒子渐渐化为了长剑,并且彷佛有了自己的意识一样,集结在了叶离身边。

    不过破邪不怒反而狂笑:“让我来看看,你叶离真正的实力!”

    “我怕你挡不住。”

    话音刚落,剑气灵动,开始对抗灵蛇,无数的灵蛇被叶离斩杀,最后两边的能量平衡,终于被打破,无数的剑气破开面前的刀影,无数的剑气射在了破邪的身上,而叶离手持山河剑冲了上去。

    “来吧!我的最后一战!”破邪也不虚,硬是顶着无数的剑气,两人短兵相接,刀剑终于第一次触碰在了一起。

    叶离和破邪最后一次四目相对,两人几乎是同时露出了笑容。

    ……

    远处,猛禽接到了叶一清还有那些火岩石头人。地面直接裂开到了他们面前不远处,天空中,黑鹰落地,脸色极为难看:“族长,能量太强了,两人都太强了!那个火山,直接就没了,方圆不知道多少,全部化为了灰烬啊。”

    “我要知道结果,你看到了吗,叶离赢了还是破邪?”

    这能量,猛禽当然能够感觉到。能够把叶离逼成这样,足以证明破邪有多强大了。这场战争,是他们这种等级无法插手的,即便是稍微触碰一下这能量,都会灰飞烟灭。

    “看不到,双方都太强了,我根本看不进去。”

    爆炸声还在,小雨变成了倾盆大雨。天空中的雷霆不断的炸响,空气中也时不时的炸出火焰。

    “不行,我要去看看。看着架势,应该差不多了。我可不敢想象,再继续下去,鬼知道这个界面会不会直接炸掉。”

    猛禽交代了一下,和飞隼一起,展开黑色的翅膀,飞速的冲了过去。整个界面,一大半的面积,全部都露出了地表之下的烈焰岩浆。

    “啧啧,父亲,这也太恐怖了一点吧?之前那破邪可没有这么强的啊。”

    “他吸收了这个界面的精髓,你说强不强?”

    猛禽脸色难看,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是他还是担心,如果叶离被干掉了,接下来他们应该怎么办?不止回不去,还有可能被破邪给追杀。

    “那叶离叔会不会……”

    “不会的,别乱说。叶离这个人我还是知道的。他是化不可能为可能的男人,这点冲击,还不至于让给他丧命。”

    猛禽和飞隼足足飞了有一个小时,这才来到了原先火山的附近。出乎他们的预料,这里竟然并没有特别的被破坏。

    “不会吧父亲,这里是战场核心,怎么可能不被破坏?”

    猛禽看到这里,脸颊瞬间冷汗直流,揉了揉眼睛再三确定之后,这才落地:“这才是他们最恐怖的。他们已经把能量控制到了极致,越是高手,对于周围的空间控制,才越精准。哪里没有被破坏,就说明他们的战场在哪。”

    找了一圈,两人终于看到了一个背影,不过这个背影,却多了一丝的沧桑。同样作为当年从造化神殿四大领域年轻一代的佼佼者,猛禽看到叶离的时候,心中已经无法再去比较了。

    他们的差距,一天比一天大,当年还能碾压叶离的猛禽,现在已经跟不上了。

    “父亲,那个好像是叶离叔……”

    “对,是他,他赢了。”

    两人快步飞了过去,叶离站在原地,任凭大雨淋在他的身上。

    “叶离!”

    猛禽来到叶离的身边,看到了叶离面前竟然还站着一人,吓了一跳。破邪手中握着长刀,双目瞪大,不过他的双眼中,已经没有了光彩。

    “这……怎么回事。”

    叶离长剑入地,双手交叠搭在剑柄上,轻轻一笑:“他已经死了。”

    “死了?那这气息……还有他为什么还能站着?我可从来没有见过谁被你干掉了还能完好无损的站在原地。”

    叶离看着他们父子,轻轻一笑:“这个人,真是个疯子。即便是死了,也不肯丢弃自己的信仰,只要找回来了,就永不丢弃。是个可敬的对手,只是……可惜了。”

    猛禽松了一口气,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看叶离的样子,竟然有点悲伤,好像很舍不得一样。不过以猛禽的器量,很难和叶离感同身受。

    这是一种,英雄惜英雄的情感,在最后,破邪回归正常,和叶离完成了一场堂堂正正的比试。

    “其实,我未必赢了,我们俩,只是打了个平手而已。他的死,是因为他自己,放不下自己的过往,最终困死了自己啊。”

    “走吧叶离,我们该离开了。”

    叶离点点头,拔出了长剑,挑起一块巨大的石头,手腕挥舞了几下,变成了石碑,上面只有两个字“破邪”,随后叶离和猛禽他们一起离开。

    而这片破邪的埋骨之地,也被叶离布置了禁制。

    “叶离叔,你真的很强啊。”

    叶离不否认,却也没有承认,脑袋里面还在回忆着,刚才破邪最后说的那句话。

    “出尘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就是他的右腿。”

    破邪应噶不至于在这最后一刻,还要摆叶离一道,所以叶离以为,这句话倒是真的。而对付出尘,绝对要比破邪困难好几倍。

    “右腿吗?”

    “嗯?叶离,你说什么?”

    叶离反应过来,哈哈一笑,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看着天空中渐渐消散的乌云,大喊一声:“走!我们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