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3225章 豪饮山河酒剑仙
    浊酒若是不挡这一下,六十四还有手下的兄弟们,不死既残。但是浊酒一个人,却也十分吃力。

    至于墨阳,则是不屑的一笑:“浊酒,你以为你挡得住吗?你自己有几斤几两,难道不知道?”

    又是一个巨大的能量球,瞬间汇聚在了墨阳的双掌,举过头顶,瞬间丢了过来。上一个还没有消失,又来了第二个,浊酒满头大汗。

    “躲在山里面苟活着,难道不好吗?”

    随着墨阳淡淡的一笑,这能量球丢了出来,顶住了上一个,两个法力能量汇聚在了一起,重叠之后,能量已经爆表,天空中就好似有一个小太阳一样。

    “浊酒大哥!”

    浊酒回头一笑,给了六十四一个坚定的眼神:“我们可都是叶离的兄弟,既然他给了我任务,我就一定要完成。看好了你们这些小子,真正的强者,是什么样的。”

    六十四瞪大眼睛,尽管他的实力在上一次生死之间已经提升了不少,可是扪心自问,这么强大的能量,恐怕能够轰掉半个据点了吧?

    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就更加不能让开。身后还有无数的人等着他们守护,他们不死,他们不牺牲,那其他兄弟就危险了。

    便也在这时,浊酒竟然抽出手,啵的一下打开了酒壶的盖子,豪饮一口,投掷到了天空中。

    “看好了墨阳老头,你真以为我还是当年那个我吗?听好了,我可是造化神殿的,酒剑仙,浊酒!”

    那酒葫芦越来越大,挡在了浊酒的面前。而此刻浊酒的双眼中,竟然和叶离一样,出现了金色的长剑。

    “一饮吞日月!”

    浊酒大喝一声,长剑从身后祭出,葫芦停留在了长剑之上,而巨大的长剑开始旋转,形成了一个剑阵,堪堪挡住这能量。

    墨阳的脸色难看,这两招看似简单,但是实际上,却用了他至少一半的法力,想要再继续战斗,需要恢复一段时间。

    本来以为是绝对秒杀的,谁知道半路杀出一个浊酒来。

    “今天,一个都别想进去。有我酒剑仙浊酒再次,谁人挡我长剑!”

    浊酒不进反退,双手合十,坚定的双眼,嘴角带着微笑,又喝道:“再饮平山河!”

    长剑直接插入到了能量球里面,双方竟然形成了平衡的局势。从一开始浊酒被压制,到他喝了一口酒,连自己最珍惜的酒壶都丢出去,现在他并不惧怕墨阳。

    “天地任逍遥,唯我酒剑仙!”

    浊酒的力量竟然还能够增加,如果叶离在,一定会非常惊讶。这能量,加上这潜力,亦或者可以称为隐藏的实力全部爆发出来,墨阳来头的能量球,竟然被一剑刺穿。

    至于在场的众位兄弟,包括六十四,早就已经目瞪口呆。在他们的印象中,只有当初叶离祭出了天残的时候,才能够有如此的气势。

    而浊酒,是他们见识过的第二个,除了叶离之外的第一个。

    “我让你酒剑仙,给我去死!”

    墨阳也顾不得别的,如果不干掉浊酒,他们大部队的脚步就要停下来,这可是很影响士气的。墨阳咬紧牙关,突然咬破了手指,鲜血竟然是喷洒出来的。

    接下来,墨阳在空中一个转身,手中鲜血化为的长刀,如同恶魔一般,杀气凝重。

    能量扩散掉,浊酒气喘吁吁,但是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看着墨阳。两人一刀一剑,又到了比拼刀剑,谁才是真正的武器之王的时候。

    “看你的剑厉害,还是我的刀厉害。”

    “不不不墨阳老头,你理解错了。这个世界上,可从来就没有所谓最强的武器。有的,只有最强的人而已。”

    墨阳老头不敢轻举妄动,他在寻找最好的时机,一击毙命。浊酒更是没有乱动,他在恢复剑气,同样在寻找机会反戈一击。

    “叶离到底有哪里好的?我请了你这么多次,好言相劝,而最后你却跟了叶离!浊酒,你来告诉我,到底有什么差别!”

    浊酒哈哈一笑:“当然有差别了!你到现在还没有看清楚吗?啧啧啧,你墨阳老头的脑子,可能也生锈了吧。就一点,叶离就比你厉害千百倍。”

    “是什么!”

    浊酒没有直接回头,而是没有转头的对着六十四说道:“弟兄们,告诉他,叶哥到底哪一点比这个墨阳老头厉害!”

    “讲义气!重情义!”

    “听到了吧墨阳老头。你呢,为了达到目的,即便是牺牲手下也在所不辞。毕竟你手下那么多人,死一个和几百个,几万个,都没有差别。可是叶离不同,他身上有一股气,也就是义气。追随他,才能够看得到未来。当然,你永远可能都不明白,兄弟情义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可怜啊,墨阳老头。”

    浊酒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冷冷一笑:“今天有我浊酒在这里,你要过,劳烦请从我的身上踩过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西南角的结界,竟然在一点一点的修复。叶离已经开始接管了源泉,结界得到了大量的资源,重新开始凝聚。

    “墨阳大人,要我说,不如先行撤退,以后的机会多得是。现在叶离那家伙回来了,我们暂时没有办法。”

    义邪给出了一个相当中肯的建议,但是现在退,就等于说墨阳默认了一个事实,他不如叶离。而这也是他上位以来,第一次吃败仗。

    这回去,他这老脸放在哪里,更何况家里还有一个夫人,会怎么看他?

    “不行,义邪你给我闭嘴。我要你用最快的速度,把这些尸体都给炼制成傀儡,我们今天,一定要冲进去。”

    “休想!”

    天空中无数的剑气袭来,环绕的冲击在地面。那义邪都还没有动手,这些尸体全部都变成了碎片,拼都拼不起来的那种。

    随后,浊酒吩咐道:“六十四,你们在里面死守着通道,我出去迎敌。”

    “浊酒哥,外面太危险了啊!”

    “叶离能做到,我没有理由做不到。不就是百万的大军嘛,不就是墨阳那个老头嘛,不就是一些傀儡师嘛,当年我在造化神殿的时候,遇到比这跟严峻的局面,照样游刃有余。放心吧。”

    浊酒很自信的冲着六十四眨了眨眼睛,随后脚尖一点,独自一人来到了结界之外。

    凌空对峙,这一次变成了浊酒和墨阳。

    “浊酒,你真以为挡住了我两招,就有资格和我叫板了?”

    “不好意思,不是我没有资格,而是你,墨阳,你没有资格。我出来,不是给你面子,而是给你这些可怜又跟错了老大的手下面子,毕竟,这是他们的最后一天了。”

    说罢,浊酒还故意演出了一副很惋惜的样子,耸了耸肩膀。这个动作,彻底的点燃了墨阳。

    他能够坐上守卫据点老大的位置,必然是有一番本事的。

    血刀划破天空,这天空中竟然出现了血云。而且这天,就好像受伤了一样,在往下滴血。浊酒脸色终于凝重。

    “血祭,墨阳,你疯了不成?”

    “呵呵,有点见识。不过我这不是血祭,而是血刹!”

    墨阳学着浊酒的动作,无奈的耸了耸肩膀,随后天空中,无数的鲜血如同暴风雨一样滴了下来。每一滴在结界上,都冒气了青烟,看上去腐蚀性非常的强。

    而缺口那里,六十四他们可就惨了,剑阵布置一个,瞬间就被吞没。好在人数众多,并且剑阵也很熟练,才让他们避免被这些血雨直接接触。

    但奇怪的是,墨阳手下的那些人接触到了血雨,竟然一点事都没有。

    原本正在恢复的结界,此刻竟然又有了崩塌的趋势。在看浊酒在空中,巨大的酒葫芦漂浮在了头顶之上,勉强能够挡下来。

    “墨阳,你是真的疯了。”

    “横竖都是死,我为什么不拼一下。如果没有抓住叶离,我同样会被上面怪罪,到时候拿我开头,倒不如现在拼一下。”

    话音刚落,墨阳直接噗呲一声,大量的鲜血从他嘴里喷了出来。这家伙竟然还带着邪笑:“都给我死,一个不留!”

    便也在这时,浊酒做了一个冒险的举动。他竟然撤掉了脑袋上的酒葫芦,任凭这血雨打在身上。同时,浊酒迅速朝着墨阳而去。

    “哼,老东西还在硬撑。那好啊,看看咱们两个,谁先倒下!”

    血雨侵蚀着浊酒的身体,而浊酒一剑刺进了墨阳的胸口位置,墨阳双手死死的顶住,这一下,可以算是两败俱伤了。

    便也在僵持不下的时候,突然一声巨响,浊酒根本无法分心去观察。

    “是我赢了,浊酒。”

    墨阳嘿嘿一笑,只见结界竟然被这血雨给轰塌了一大片。西南角不仅没有恢复,反而扩大,一大半的结界都破碎,血雨直接进入到了据点之内。

    大批的人开始逃难,被血雨命中的人,就和当初.血祭时候一样,化为了血水,直接死在了原地,连尸体都没有留下来。

    血雨还在继续,浊酒整个人被淋透,力量也在一点一点消失。

    “给我,杀光他们!”

    地面在震动,天空的血色,彷佛在诉说着一场惨烈的战斗。六十四他们拼死抵抗,不少兄弟倒在了血泊中。

    怒吼声,叫喊声,已经杂乱无章。

    大批的守卫据点士兵冲了进来,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声龙吟响彻天际。这龙吟竟然震散了不少的血云。

    龙凤两族收到了叶离的命令,终于出手了!

    龙威释放,龙尾扫过,凤翼斩过,他们身上虽然也被血雨给伤到,可是龙凤毕竟是神兽,肉身毕竟强悍。而且墨阳本身的实力,也不如当初的长山。

    这血刹毕竟不是血祭,不用牺牲自己人的命,所以威力也减少了不少。

    而就在这个时候,墨阳的注意全部都在龙族身上,却忘记了浊酒此刻,还在他的面前。

    “老头,还有心情看别的地方呢?”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