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3227章 金陵的复仇
    简短的几个字,完全验证了叶离的猜测。果然金陵挑选的时机非常正确。而且叶离可以百分百确定,这墨阳的手下,现在已经全部都归金陵所有了。

    很简单的方法,本来墨阳就受了重伤,金陵只要稍微施展一些手段,嫁祸给叶离他们,这仇恨很轻易的就能够转移。

    现在想要进入到炼狱场的内部,就必须要突破守卫据点,而且对方,绝对会千方百计的阻拦。

    和他们进攻还不同,叶离他们想要突破,是在人家的地头上,这可是实打实的硬碰硬,不存在什么谋略技巧。

    对方的地形,叶离也不是特别了解,最多就是利用地形进行一波围剿,真正要突破,还是要靠手上功夫。

    便也在这时,第二波消息传来,这一次是天羽亲自带着元神传送了回来。

    水球炸裂之后,一个人影缓缓的浮现,正是天羽。叶离也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神通,让天羽的元神坐下。

    “直接说吧。”

    “叶哥,守卫据点,恐怕已经要大乱了。那个女人,我总觉得以前好像在哪里见过。手段了得,我们按照你的吩咐,重点盯住她,果然没几天她就动手了。”

    叶离心说熟悉?当然熟悉啊!特么的这女人以前你们还乱叫成大嫂呢,而且就尼玛是你六十四第一个开始传出去的。

    谁承想沧海桑田,叶离竟然和金陵站在了对立面。

    “具体点。”

    “我都用元神记录下来了,叶哥你看一下。”

    天羽就是有这种本事,就好像用DV录像一样,他看到的便能够进入他的元神,随后便能够以投影的方式投射出来。

    白色的墙面上,出现了金陵的身影。

    只见床上躺着的,正是奄奄一息的模样老头,脸色苍白,胸口包扎好。这也是致命的一剑,叶离心说浊酒还真是狠啊。

    作为内行人,叶离扫一眼便能够看明白,这一剑当真是刺进了要害,丝毫没有偏差。这墨阳老头这种情况下还能够活下来,可以说是奇迹了。

    金陵端着一碗不知道什么东西的汤药,一点一点的喂了进去,墨阳老头只有看向金陵的双眼中,才会多出一丝的感情,艰难的说道:“夫人,这一次,是我大意了。但是夫人放心,下一次,我绝对让叶离他们全灭。”

    金陵呵呵一笑,摇了摇头:“没有下一次了。”

    “夫人什么意思?”

    墨阳这是勉强在说话,断断续续,并且伴随着剧烈的咳嗽。便也在这时,身后两人私密的房间门,却突然打开。墨阳一动不动,但是脸色已经有点变了。

    “墨阳,我从一开始就是在利用你,你没有觉察吗?”

    “夫人……”

    金陵缓缓放下了碗,不知道用了什么神通,墨阳老头直接被钉在了桌子上。他现在如此的虚弱,根本连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

    金陵也是做事小心,这种情况下她还是要以防万一,狗急了还跳墙呢。

    门后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义邪!

    义邪一脸邪魅的看着墨阳,抱拳说道:“墨阳大人,别来无恙啊。这伤太重,可是要好好休养啊。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和您的夫人了。”

    “义邪,你这家伙!”

    “嘘。”金陵伸出手指放在了墨阳的嘴上,轻蔑的一笑:“你得到了你想要的,而我也得到了我想要的。你贪恋我的肉体,我给你便是了,对我来说,你和其他人并没有区别。而我嘛,将会取代你,成为守卫据点,新一任的主人。”

    金陵摘下了面罩,但是由于视角的问题,天羽并看不到金陵的真正面目。只见金陵在墨阳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凑到了墨阳的耳边:“至于叶离,我会亲手杀掉,我和他,早就有仇了。这么久以来,我都是为了这个目的,才让你一步一步统一守卫据点。”

    墨阳一口老血直接喷了出来,气的满脸通红。

    “义邪,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金陵转头离开房间,而房间里只剩下义邪诡异的笑声,随后墨阳老头的气息,便完全消失不见。

    叶离再看到的时候,是房间外,义邪交给了金陵一个能量球,里面蕴含了大量的法力和神通,这便是墨阳老头的精髓。

    “义邪,做的不错。等到收拾掉叶离之后,这外围据点,就全部交给你了。”

    义邪可算是狗腿,深深一鞠躬:“那就多谢金夫人了,我定当全力以赴辅佐您,完成霸业!”

    “嗯。”

    这投影到此为止,叶离不由得鼓起掌来,天羽不知道什么意思,看向叶离。

    “叶哥,这个金夫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这手段,也太厉害了一点吧?借刀杀人,还能把仇恨引到我们这里来。现在兄弟们都在守卫据点盯着,内部墨阳的手下正在质问呢,我觉得是个好时机。”

    “不,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出手。别看他们现在内部分裂,但是以那女人的水平,我保证即便我们现在冲过去,她也一定可以控制住局面。而且你知道为什么她不亲自动手,而要义邪来完成吗?”

    天羽哪里知道原因,疑惑的摇了摇头。

    “这是她防着一手,我敢肯定,她绝对和你一样,把整个过程都记录下来了。如果真出事了,她会把责任全部都推给义邪,而那个义邪,就是替罪羊。”

    天羽倒吸一口凉气,他怎么可能想到这一步。再一想,对手竟然还是女人,就更加的沮丧:“叶哥,我总觉得,你认识这女人。”

    “不仅我认识,你们全都认识,原离他们,也都认识。”

    “什么!”

    天羽这下是真的大吃一惊,不可置信的看着叶离。叶离默默的一笑,手指敲打着桌面,眼神突然凌厉起来,吐出一口浊气,这才说道:“这个女人,就是金陵。”

    “金陵!不可能啊,金陵小姐不会法术的啊,她怎么会……等会,金夫人,难道真的是金陵小姐?”

    叶离无言,但此刻的无言,就更加说明了事实的真相。

    “没想到,竟然是金陵小姐。可是她为什么啊!而且她怎么进来炼狱场的!”

    一系列问题都在天羽的脑袋里面,而答案,叶离并没有直接告诉他,而是直接转移了话题:“听好了天羽,现在,你们几个兄弟是我们的希望。只要你们盯紧了他们,随时把消息传给我,我便有把握能够让他们败北。天羽,拜托了。”

    叶离语重心长,当然内心也是这么想的。而天羽倒是吃了一惊,在知道对手身份的情况下,叶离还是毅然决然,下定决心的要和守卫据点对着干,这器量,应该没有谁可以比的了的。

    “放心吧叶哥,这是我们分内的事情,一定做好。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有不测,单瑜,就麻烦你了。”

    天羽不等叶离回答,直接元神消失不见,重新回去监视。

    “这小子……”

    而就在叶离这边完成情报交换的时候,在守卫据点,降临了一个大人物!

    守卫据点的大殿中,金陵的面纱之下,一双眼睛充满了杀气,却又被她很好的压抑下来。而且之前还在内斗的所有人,都很有默契的保持了沉默。

    一个长得跟猴一样的中年大叔,留着两撇八字胡,怎么看怎么猥琐。这位大叔背这手,东看西看,抓耳挠腮的,身上散发出来一股酸臭,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洗澡了。

    明明是顶尖高手,用法力就能够保持自身的清洁,偏偏他就如此的恶心。连金陵都忍不住捂着鼻子。

    “我说你们现在,谁是老大说话的那个啊?”

    金陵向前一步:“是我。”

    “你?女人?你凭什么当老大啊,谁给你的胆子?”

    金陵倒吸一口凉气,脸上保持着微笑:“这位大人,不知道您是何方神圣?”话音刚落,这猴子一样的男人竟然直接动手。

    气势压倒全场,竟然就再守卫据点里面,当着这么多内部高层,掐住了金陵的脖子,一把扯掉了她的面罩。

    随后这猴子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邪魅的微笑:“哟,小女人长得还挺标致的。来,陪我玩玩。”

    随后就这样硬扯着金陵,随便找到了一个房间,把金陵当做玩物一样丢了进去,嘭的一声关上门,里面便传来了某种“运动”的声音。

    外面的那些人全部傻眼,其中一人说道:“这人什么来头,我们竟然无力反抗!不可能,即便是那个风头正盛的叶离,也不可能有这种水平啊。”

    “别犯傻了,这明显是上头派来的。”

    便也在这时,一个白面书生眯眯眼,笑着便走了出来。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出现的,也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份。

    不过这家伙的态度算不错,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杀气。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做白玉,刚才那位,是我家大哥,名为奈斐天,我们是炼狱场内部某个组织派来的。”

    “奈斐天!那人竟然是奈斐天!”

    义邪脸色大变,他知道这个名字,但是却隐了起来,表现的异常低调,没有任何的反抗。

    “我听闻墨阳陨落,深感痛心啊。没想到我们看错人了,墨阳竟然连区区一个叶离都打不过,真是废物啊。而废物的手下,我想各位,应该没有意见吧?”

    这白玉突然翻脸,不过他却始终保持着笑容。

    在场的可都是自己觉得牛逼的人物,终于有人看不过去,跳出来大喝道:“你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我说,在座的,全都是垃圾。”

    “你找死!”

    这位兄弟直接动手,白玉一个侧身,手指轻轻一点,但是下一秒竟然反手用力,这手指穿过了这家伙的脖子,直接封喉!

    抽出手指,白玉还在对方的衣服上蹭了蹭,摇了摇头:“果然没错,连我一招都挡不住。好了各位,接受现实吧。因为你们太弱,所以上头派我们来,帮你们杀掉叶离那个家伙。”

    而这一切,都被躲在暗处的雷鸣给完全看在了眼里,消息第一时间就传了回去。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白玉的声音突然对着雷鸣大叔的方向响起:“那边的朋友,躲在那里可不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