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3262章 七情剑
    叶离猛然张开眼睛,倒是让血龙他们吓了一跳。按照正常来说,叶离此刻现在应该已经死的透透的了。他们不理解,也不愿意去相信。

    而叶离也知道,自己坚持,硬撑到现在,完全是因为意志力!为了自己女儿,为了扛起父亲两个字,叶离咬着牙,也不能倒下。

    “血龙,准备好了吗?”

    “恩?”

    不等血龙他们反映过来,叶离整个人竟然还能够爆发出特殊的气息,而且和之前完全都不一样。叶离右手祭出了圣火,身体倒飞出去。

    混沌之力没有再施展出来,但是这圣火的威能,也足以让他们警惕。

    叶离闭着眼睛,浑身都是伤,刚才明明还濒死,谁知道现在却还能起死回生。血龙他们怎么样也不可能想到,就在刚才临死的一瞬间,叶离和桦音的一番对话,彻底的让叶离领悟了那招。

    对,那一招,是足以逆天改命,是解决现在局面,最好的一招。

    “血龙,我们怎么办?我感觉事情不太对劲啊。这叶离,难不成是要憋出什么大招?”

    “管他什么东西,一起上,城主说了,杀了他也无所谓!”

    这四个人同时出手,这下浊酒和追光是真的无法忍受了。毕竟关乎于叶离的生死,这解药说不定还有别的机会。

    两人对视了一眼,正要出手,谁知道桦音却突然冲出来,和大鹏一起,拦住了他们。

    “两位,还请冷静。这是叶离大人的道路,而且,这是他作为父亲的尊严,我们不能随意的践踏。”

    “尊严个屁啊,你没有看到叶离现在已经要死了吗?还尊严,桦音,快点让开。”

    “阿弥陀佛,小尼相信,叶离大人有这实力,度过难关,也请你们一并相信。”

    追光心里着急,直接指着桦音的鼻子大骂道:“我早就看出来了,你没安好心!现在不让我们去救,我大哥死了怎么办?你肯定是他们云霄城的人!浊酒,你拖住她,我去救大哥!”

    浊酒和桦音也接触过了一段时间,所以心里并不是那么认同追光。只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实在是没有办法让浊酒觉得,叶离还能够赢。

    一个人,要面对包括血龙在内的四大云霄城高手,这一战叶离要是能够赢,传出去,以后还不是在炼狱场横着走了?

    树大招风,或许说的就是叶离这样的情况,在还没有进入炼狱场之前,叶离的名气就已经很大了,说不准有多少人盯着要干死叶离呢。

    “喂,追光,冷静一点。”

    “冷静?我冷静个屁啊!叶离是不是你兄弟?他为了我们牺牲了多少,现在陷入了危机,你就是这种态度?”

    这话才刚说道这里,血龙他们便已经齐刷刷的来到了叶离的面前。巨大的气势压倒过来,连追光他们都无法移动分毫,这还是有着如此远的距离。

    “不!”

    追光眼眶含着泪水,大吼了一声。

    “阿弥陀佛,叶离大人,来了哦。”

    处于战场中心的叶离,突然张开了眼睛,嘴角微微上扬,不知道是在和桦音对话还是自己在自言自语。

    “嗯,来了。”

    先手两剑,叶离紧握双拳抵在自己的两边肩膀,也没有看到有什么剑气,但是再出手的时候,叶离的双拳中,却突然出现了两柄化形长剑。

    唰的一剑,一剑两斩,叶离的周围,是无尽的虚空黑暗。周围那些士兵彷佛消失不见,而这一剑出手,就连血龙身后的堇天,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

    这是一个独立的空间。时间与外面隔绝,空气,资源的流动,也全部都停止。叶离闭着眼睛,双臂自然的放置在身边。原先手里的两柄长剑,已经在刚才,插进了白玉和奈斐天的脑袋上。

    两人完全是祸从天降,完全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愣愣的站在原地。他们还没有死,但是却已经无法行动了。

    “这不可能!冥鬼,干掉他!他应该已经没有力气,没有法力了才对。他的肉身,非常弱!”

    “弱,只是相对的。”

    叶离开始动手,不过没有移动,而是站在原地,双拳好像要拔出长剑一样,放置在了自己的腰间后面。

    又是一个动作,两柄化形长剑出手,黑暗中彷佛有一道白光一闪而过,但是却无人能够捕捉到。

    浊酒和追光早就目瞪口呆了,叶离刚才是濒临死亡,而且他们确定,叶离已经没有什么后招了。等于是血龙下一秒要杀了叶离,但是就这一秒的时间,叶离竟然起死回生!

    “这这这……追光,这是怎么回事啊?你大哥……疯了?”

    “我大哥疯不疯我不知道啊,但是我觉得我可能要疯了?这是个什么意思?”

    以女人的直觉,追光狐疑的回过头来看向了桦音。此刻的桦音闭着眼睛,盘膝而坐,双手合十的自言自语,不过她的情况并不是很好,额头上有着稍许的汗水。

    “桦音,你没事吧?”

    桦音没有回答,因为他们不知道,此刻的桦音,以自己百世真佛的舍利,提供给了叶离,施展出这一招,真正的核心力量。

    叶离两剑收,冥鬼同样脑袋上插着两柄化形长剑,没有死,但是却也动不了了。

    “血龙,接下来的两剑,是你的。七剑,一共七剑。”

    叶离瞥了一眼血龙,彷佛看死人一样,这第五,第六剑,叶离伸手从自己的后背处拔了出来,而整个过程,血龙完全连反抗,反应的能力都没有,不仅双臂被斩断,脑袋上,同样插入了叶离的化形长剑,一动都不能动。

    “不……不可能。”

    叶离抬手,将面前的几个人给拨开,他们无法移动,只能看着叶离把他们推到地上,一步一步的跨越过去。

    周围的黑暗消失不见,叶离拖着残步,来到了台阶面前。堇天一脸微笑的坐着,在他的右手边,就是刹那的解药。

    “最后一剑,该你了,敌方的大将,云霄城城主堇天。”

    堇天无所谓的笑了笑,随后耸了耸肩膀:“七剑,那这最后一剑,肯定是最厉害的吧?真是让我太开心了叶离,没想到你被逼到绝境,还能有这样的发挥。不过他们不知道,你可是瞒不过我啊,我和她交过手的,叶离。”

    “你也忘了,那个女人,是怎么被我封印在云霄城之下,而且还是困在了自己的七情六欲里。你用这七情剑来斩我,不等于斩在自己身上吗?”

    “啊!”

    桦音猛然张开眼睛,气喘吁吁,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因为之前的原因,所以桦音对堇天有着本能的恐惧。这舍利的能量切断,等于叶离现在,又重新没有了力量。

    “桦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桦音赶紧摇了摇头,小声说道:“两位,小心一点,如果叶离大人有危险,我们第一时间抓住他,然后就走。来不及解释,按我说的做,拜托了。”

    浊酒和追光对视了一眼,果然被他们猜对了,叶离刚才的那几剑,果然和桦音有密切的关系。

    便也在这时,叶离那边又发生了异变。叶离眯起眼睛看着堇天,谁知道堇天这家伙却突然抓住了解药。

    “想要吗?”

    话音刚落,叶离同样出手,抓住了瓶子的上方,两人互不相让。

    “我必须要带走。”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两人也没有动手,就这么对峙着。堇天脸上带着狂热的笑容,一点都没有因为自己手下的四大天王被打败而丢脸,亦或者愤怒。

    而叶离,眼神坚定,他心中同样没有什么打败他们的喜悦,也没有要挑翻整个云霄城的霸气。此刻的叶离,眼里只有那解药,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救活自己的女儿,不能让她陷入到没有记忆的地步。

    不知道过去多久,天空的血色消散了一次,又出现了一次。黑暗笼罩了整片大地,又自动退出了大地。

    一连整整三天时间,两人就这样保持着这个动作,一动不动。

    “我说,他们是不是睡着了?要不我过去看看?”

    浊酒挠了挠头,酒壶里面的酒都要喝光了,两人还是没有动作,这有点太奇怪了吧?追光也是披头散发,黑眼圈都挂着,打了个哈欠:“要不,就都散了吧,他们可能石化了。”

    “阿弥陀佛,小尼觉得有道理,我感觉不到一点气息。”

    叶离眉头一挑,这三个家伙真是没事找事,这种时候,老子差一点被你们破功了!叶离深呼吸一口气,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堇天却率先松手了!

    “叶离,算你厉害。好,我说到做到,你打败了他们,解药我给你。不过下一次,就没有这么简单。别以为我云霄城就只有这些人。战争,从来都不是一两个人可以左右战局的,这游戏,越大才越刺激嘛。你们的要塞,可要保护好哦。我给你们一年时间,一年以后,游戏开始。”

    堇天拍拍屁股站起身来,叶离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管你是一天,还是一个月还是一年,先回去把叶梓救活这才是最重要的。

    以堇天这么大的身份,他没有必要做手脚,所以叶离断定这解药,必然是真的。

    而叶离转身,什么话也没有说,捡起了地上的众生剑,挂在了背后。捡起外套披上,直接朝着门外走去。

    路过浊酒他们的时候,顺便通知他们一声:“还看什么,回去了,这场比试,结束了。”

    “太好了,困死我了。”

    浊酒和追光一个击掌,两人也是不回头的跟在叶离后面。随后是桦音和大鹏跟上。边上那些虎视眈眈的士兵,想要动手却又不能,城主都放话了,他们敢吗?

    一路走着,叶离深呼吸,紧握着手中的解药,轻轻说道:“喂,浊酒,看一眼他们有没有追上来。”

    “我靠,我特么的怎么看啊,追光,你看。”

    “我丢不起这脸,桦音,你看一眼。”

    “阿弥陀佛,大鹏。”

    一行人走出了云霄城,大鹏飞了一圈落地,说道:“没有追来,我们现在怎么办?”

    叶离嘴角微微上扬,气势如虹:“还能怎么办,特么的快跑啊!”一行人用最快的速度,一溜烟瞬间消失不见。

    过了几秒这才传来堇天的大笑:“哈哈哈,叶离,你可太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