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3266章 绷带男的身份
    “桦音,有办法救他吗?他在和你说什么?”

    桦音皱了皱眉头,脸上露出了同样很痛苦的表情。结界里面的那少年,正在疯狂的挣扎着,结界也开始摇晃。

    “他说,那些绷带,是封印他体内邪恶力量的关键,给他缠绕起来,这股力量就能够被压制住。”

    “绷带!我靠,不早说!”

    叶离心中大骂,特么的浊酒把那些绷带都给斩断了啊,现在怎么再重新缠上啊!这不是逗我呢!

    不过等叶离看向他边上的地面,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些绷带,竟然完好无损,静静的躺在了地上。

    “这尼玛又是怎么回事!浊酒,绷带拿上,不要再斩断了。你们想办法靠近他,我来打开结界。”

    “大哥,你的身体要紧!这里交给我们!”

    追光跳出来,离火之瞳毫不客气的释放出来,盯着结界,直接在结界外,加了一层火焰。等离火出现之后,那少年身后的翅膀猛烈的抖动了一下,竟然卷起了飓风,而且穿过了结界,直接轰向叶离他们。

    一声刺啸,大鹏战意无穷,似乎是对面这有翅膀的家伙,让他燃烧起来。巨大的翅膀同样抖动了一下,两股飓风碰撞在了一起,在叶离面前炸开,升天。

    “桦音,快啊,还在看什么!”

    “叶离大人,那根棍子。”

    “棍子,怎么了?”

    棍子同样被绷带给缠绕着,只听桦音解释道:“用那棍子,缠上绷带,然后对他捅过去,绷带就会自然而然的缠绕在他身上,这力量就会被克制住。只是……”

    叶离一头黑线:“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想说什么直接说!”

    “必须要在结界打开的一瞬间完成,否则他那邪恶的力量就会爆发,到时候他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而且他自己的意识,马上就要消失了,时间紧迫。”

    叶离点点头,这时候正是考验配合的关键。叶离和浊酒两人对视了一眼,同时一笑。他们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信任。

    要说配合,叶离和浊酒的配合,不能说天衣无缝,但是已经越来越熟练。

    “浊酒,准备好了吗?”

    浊酒嘿嘿一笑,先是喝了几口,随后拿起那棍子,眉头一皱:“好家伙,这棍子好重啊,这少年的力量不小。”

    双手拿着棍子,压阵的事情,就交给追光,而桦音负责和那少年沟通。

    “我数到三。”

    叶离用少有的混沌之力,开始一点一点的接近结界。等到叶离倒数计时到一的时候,瞬间打开。

    这少年果然厉害,仅仅这零点一秒的空隙,他竟然腾空而起,几乎是没有任何的停顿。不过他快,浊酒比他还快。

    不仅他能够看到这缝隙,浊酒自然也看到了。

    长棍正中他的胸口,一道血色的光芒闪过,长棍上面的绷带瞬间散开,缠绕住。少年身体里面的力量也知道轻重,根本没打算和叶离他们正面交锋。

    飞到一半的时候,硬生生的被拉扯了下来,最后一瞬间被困住,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变成了最开始的模样。

    仅有脸上的嘴巴,眼睛露在外面,其余的全部都被包裹了起来。

    “呼!”

    叶离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当然,最累的还不是他,而是正面和这少年交锋的浊酒。叶离看向浊酒,后者看似没事,自顾自的喝了一口酒,双手叉腰,不过下一秒他竟然直接口吐鲜血,单膝跪在了地上。

    “浊酒哥!”

    “没事,一点小伤。特么的刚才中了这家伙一拳,力量太大了。”

    仅仅一瞬间,浊酒就中了那么一拳,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可想而知这个少年,到底封印起来的,到底有多强大的力量。

    便也在这时,桦音一掌拍在了浊酒的后背,金色的光芒覆盖在了他全身,这才缓解了一点。

    四个人又重新围坐在少年的身边,浊酒是不敢再碰他了。就刚才那一下,这力量已经比之前对付的奈斐天要强太多了。

    如果完全解开封印,这家伙的实力,绝对可以并列在云霄城四大天王之中,甚至有可能仅次于血龙。

    “叶离,你看你让我带他回来做什么?这么一个家伙摆在这里,鬼知道他会什么时候爆发啊。”

    “浊酒大人,我倒是觉得,我们或许是他唯一的希望。如果我们都不救他,就没有别人了,阿弥陀佛。”

    桦音一般是不怎么管外面的事情,但是这一次,她却出奇的积极。而且这个少年的声音,也只有她能够听得到。

    叶离一直在观察桦音,她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叶离无法从她的脸上看到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不过叶离还是试探性,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桦音,我们该如何救他?”

    桦音双手合十:“这个,我也不清楚。但是他既然请求我,叶离大人,我不想要放弃任何一个,可以救赎的人。他主动请我们帮忙,就说明他也在对抗这神秘的力量。”

    “救人一命,功德无量。几位,还请出手吧。”

    追光一脸无奈,和叶离交换了一个眼神,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麻烦。叶离不好说,那么就由追光来当这个坏人:“桦音,倒不是我们不帮忙,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帮助他啊。而且这力量,你看现在我大哥还在受伤,以我们联手,能压制的住吗?”

    “这……”

    桦音也是面露难色,谁知道这时候,浊酒倒是一咕噜坐起来:“嗯……这个嘛,我倒是觉得,可以留一下,等他醒来,问问具体情况我们再做判断吧。这小子挺厉害,我有点兴趣。叶离,这家伙我保了,怎么样?”

    “你保了?好家伙,你这家伙难得保人,得了,那我可就给你面子了,抬走,等他醒了,我们好好问一下。”

    ……

    三天时间,这少年还真能睡,整整三天,真是一动都不动。而这三天里,最辛苦的不是叶离这边,而是六十四。

    完全没有训练,来了无数批的对手,不过还好,实力都不是很强。叶离就纳闷了,这些人是怎么混到炼狱场核心里来的,连之前外围的对手都不如。

    不过这样也好,叶离放心的交给六十四。还有就是叶梓那边,并没有什么进展,倒是苦了大鹏,每天都要陪不同的叶梓玩耍,浑身上下被揍的,已经找不到东南西北了。

    “叶离!那小子醒了,快来啊!”

    叶离还在屋子里面恢复,老远就听到了浊酒这家伙的大嗓门,生怕别人不知道多了一个外人一样。

    叶离掏了掏耳朵,两人就好像古时候隔着山头喊话一样:“知道了,闭嘴!”

    叶离站起身来,这三天恢复的情况倒是不错,至少叶离现在的混沌之力已经运转了起来。虽然得到的混沌之力还不算很多,但是混沌图的气好像也消了,开始帮助叶离。

    走出门,遇到了追光,很快就来到了浊酒的屋子。桦音已经在里面了,而浊酒一脸兴奋的等着叶离。

    “慢死了,磨磨蹭蹭的,干啥呢你。”

    “人家醒了就醒了,你这么激动做什么?”

    “特么的我们等了三天啊!整整三天,当然激动了。我好奇,难道你不好奇吗!”

    叶离直接白了一眼,默默骂了一句“八卦”随后打开门进去。那少年倒是很不客气,身后的棍子也背着,翘着腿坐在椅子上,还自己喝着茶。

    少年的对面,是桦音,气氛有点迷之沉默和尴尬,好像在来之前,经历过什么一样。

    看到叶离他们进来,倒是这个绷带少年一拍桌子站起来:“你们什么意思?把我弄到这里来干什么?还不让我走?我打不过你们,我走还不行吗?”

    叶离眉头一皱,这家伙好像丧失了记忆啊,之前发生的什么,他一点也不知道。并且看他这样子,不是装出来的。

    “你先坐下,这里不是你能大呼小叫的地方。你现在呢,说的好听一点,我们请你来聊聊。说的不好听,你现在是战败的俘虏,给我老实一点。”

    对付这样的家伙,叶离有的是办法。脸上带着笑容,但是语气里,是不容置疑的训斥。果然,这少年看到叶离他们这样,老老实实的就坐下来了。

    “哼,行,你们强,我服了还不行吗?说吧,你们什么目的。”

    叶离手指轻轻的敲打在桌面上,边上浊酒一脸看戏的兴奋表情。桦音默默念经,追光在叶离的后面,帮叶离捏肩。

    气氛很微妙,看似风平浪静,实际上暗流涌动,每个人都在笑,唯独面前这个少年,笑不出来。

    叶离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毫不掩饰的直接观察,一直到这少年直接被盯毛了为止。

    “大哥,别这么看着我吧?你们想问什么直接问,我要知道呢,就回答了好吧?你这么看着我,怪渗人的。”

    叶离轻咳一声,打破了沉默:“早这样就好了。你叫什么名字?”

    “齐天。”

    “齐天?这么牛逼的名字啊。看你这实力,也不匹配啊。”

    叶离似笑非笑,心说就你这怂样你还齐天呢,你咋不加个大圣?那可是咱们华夏最有名的英雄人物,悟空。

    齐天很尴尬的一笑:“这个……是别人给我取的。因为我的棍子,叫做齐天。所以我就跟着一起了。”

    “齐天棍啊,你是从哪里来的?”

    “云霄城。”

    齐天突然说出了这个词,搞得叶离他们很紧张。这其中,果然和云霄城有密切的关系!叶离忍不住再一次盯着齐天看来一下,随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只听齐天继续说道:“关于我的身世,其实……血龙,是我的父亲。”

    “什么!”

    叶离他们直接拍案而起。这特么的可是一个大新闻啊,这男人之前叶离就怀疑,肯定和血龙有关系,但谁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种关系!

    “血龙……是你的父亲!”

    难不成这人是来报仇的?杀父之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