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逆天保镖 叶离 > 第3279章 不可能的任务
    叶离说不管还真没有去管惊势这小子,他总不能直接转头独自一人回去天擎城吧?他又不会寸土术,也不可能跑的那么快。

    第二天,当血色的天空出现的时候,叶离走出了房间门。看到的是浊酒这狗头护法。

    “你是不是每天都没事干,非要在我这里晃悠?没事干给我出去找找,有关于太初宝藏的线索。”

    “找没问题啊,不过我发现,他们两个,有点基情哦。”

    浊酒比划了一个大拇指,方向正是军营那边。叶离眉头一挑,好奇的和浊酒一起走了过去。他们?两个人?不是只有惊势这小少爷一个人吗?

    很快两个人就来到了军营。此刻天刚刚亮起,军营里面只有零星的几个人,主要还是最高等级的军营,六十四他们。

    这群人实力最强,可不是没有道理的。

    走进了军营,叶离就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可是又说不上来为什么。这没走几步,浊酒拉住了叶离,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比划了一下。

    “干啥?”

    “你自己看啊。”

    一棵大树下,两个少年并肩的靠在树上,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他们面前,是因为用力过猛而折断的扫把。

    这少年一个是惊势,另外一个竟然是浊酒的徒弟,齐天。这两人初次见面还打了一架,差点给惊势弄哭了,怎么一个晚上时候,就这么要好了?

    “是你干的?”

    “哪是啊,齐天本来就在军营里的。昨天半夜,惊势这小子还在这里扫地。你没发现今天军营,连一片落叶都没有了吗?”

    尼玛,对啊,这奇怪的感觉,原因就在这里!地面上竟然连一片树叶都没有!要知道这可是非常难做到的。

    军营占地面积很广,周围又有很多的树,他们训练,时不时的出拳,这拳风一动,便能把树叶给震下来。

    但是今天叶离过来一看,还真是一片都没有,不由得惊讶。

    “他们怎么认识的,我是不知道,反正我昨天过来,他们两人不知道在密谋什么,合力把这军营全部打扫了,然后呢,就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了。”

    “叶离啊,你家这小子,没你想象中的那么脆弱。他是有自尊心,可是他也有一腔热血呢,想要变强的心,和你我都一样。你可能是捡到宝了这回。”

    叶离眯起眼睛,嘴角忍不住上扬,看着熟睡中的惊势。捡到宝了吗?那还得看他在神通法术方面的造诣和潜能了。

    “时间到了,叫醒他们吧。”

    “啊?人家可是干了一个晚上的活。”

    “那如何?这是我给他布置的任务,什么时候完成,都是他自己的事情,我每天按时来布置,关我什么事?”

    浊酒严重的鄙视了一下叶离,哼了一声:“你这个无良的老板,剥削我们工人。”

    “起床了!干活了!”

    浊酒直接用剑鞘砸了一下他们睡的那棵树,不过叶离注意到一点,以浊酒的力量,竟然没有让树叶给抖落下来。这未免也太奇怪了吧,这些树叶就好像粘在上面了一样。

    浊酒也发现了这一点,又捅了一下,这次力量更大了,但效果还是一样。

    “诶,奇了怪了。喂喂喂,你们两个臭小子要睡到什么时候去,快起来!”

    齐天率先醒了过来,摸了摸自己缠绕着绷带的脑袋:“师父,昨晚干了一个晚上,休息一天。”

    “休息个屁啊,快去训练。我今天弄死你我!”浊酒倒是不客气,直接一脚踹在齐天的屁股上,连打带吗的轰走了齐天。

    这下便又只剩下叶离和惊势。这小子还没被影响,应该是真的累了。试想一下,一个每天在家,就会欺负人的公子哥,现在来到叶离的身边,什么累活都要干,他哪里有那个体力?

    但这也正是叶离的良苦用心,先完全的撕碎他的自尊心和以前那种高高在上的心态,最好能够把惊势贬到最低,然后从最底层开始,一步一步重回巅峰。

    “玩了这点小伎俩啊,看来也不是一事无成嘛。”

    叶离嘿嘿一笑,一抬手,直接破掉了这树上的阵法。这是一个转移的阵法,所有的树叶掉下来,都会被阵法转移到另外的地方去,所以这才有了之前叶离觉得不对劲的地方。

    即便是没有人训练,这风一吹,这么多树,树叶也会掉下来,更何况他们睡着的这段时间,也不可能一片都没有。

    叶离蹲在了惊势的身边,也不动他,只是渐渐的施展出了自己的神威。压力越来越大,而惊势的眉头也是越来越皱。终于过了几秒钟,惊势浑身是汗的惊醒,最后被叶离给压在了地上。

    “睡够了吗?”

    惊势艰难的爬起来,叶离撤掉了自己的神威。

    “师父……我昨天干了一个晚上,你看,任务完成了。”

    叶离微微一笑,大手掌按在他的脑袋上:“干的不错。那么接下来,是你的第二个训练,并且会持续时间很长,很辛苦。”

    惊势非但没有担心,反而很兴奋的看着叶离:“师父,你终于要教我剑法了吗!”

    “不,不是剑法,不过也差不多。”

    “你跟我来。”

    叶离负手而行,带着惊势来到了军营的一个角落。叶离环顾了一下,指剑祭出,一抬手将远处地面划出了一道裂缝,随后招了招手,大约有一个人那么高的大石块轰的一下砸在了他们的面前。

    “看到这颗石头了吧?你现在的任务,就是每天推着这个石块,绕着军营一圈,最后回到这个位置上来。记住,不能用你的雷霆来帮忙,也不能用法术。”

    “啊?”

    惊势一脸震惊,这石块和他都一样高,重量自然也不用多说了。这石块的重量,看着就很沉,别说推着一圈了,一步他都推不动。

    “不会吧师父,可是我推不动啊!”

    “开动一下你的脑子,想想办法就可以推得动了。你这么聪明,我相信一点有办法的。在完成这项任务之前,不会再有新的训练,做好心理准备吧。”

    惊势还想要多说什么,叶离哪里会给他这个机会,直接就脚尖一点,离开了军营。

    “不会吧!这么重,我怎么推啊!”

    ……

    “要说狠啊,还是你狠。人家一个小鬼,刚从家里出来,少爷的身份都还没有忘记,你就让他做这么重的训练?不是人,真不是人。”

    浊酒一脸嫌弃,叶离似乎并不去管他怎么说,而是在极高的空中,看着惊势一脸无奈,双手死命的想要推动这大石块。

    “你懂什么,这叫做方法。因人而异的,不同人,有不同的训练方法。”

    “诶,那你看齐天那小子,要用什么方法?”

    叶离不屑的切了一声:“你的徒弟,关我什么事?告诉你啊,不出一个月,惊势就能按着齐天的脑袋打,锤到土里去,你信不信?”

    浊酒一口老酒喷了叶离一脸:“呸,我怎么这么不信呢。齐天好歹有点底子,每天训练量又那么大,这可是你女儿制定的训练方法,强度多强啊。”

    “打个赌?一个月以后让他俩比一场。你输了,把你那珍藏的好酒拿出来。”

    “那你输了呢?”

    叶离眼珠子一转说道:“如果是我输了,那……我就用混沌之力,给你徒弟打造一柄神兵利器,怎么样?你这可划算了吧?”

    “成交,特么的为了我徒弟我也是拼了命。”

    就在两人嘻嘻哈哈打赌的时候,天擎城地下宫殿中,狂雷面前跪着几个人,全部都在阴影里面,而狂雷的身边,照旧是雷钧。

    “怎么样啊说说吧,你们看到的。”

    “是,城主。少爷跟着那叶离回去,第一天晚上有龙族的来吓唬少爷,被少爷一掌给打跑了,而且少爷是一个人睡的。”

    狂雷眼睛一亮:“哦?他一个人睡了?这叶离到底是个什么人,这么有本事的。我这儿子你们也知道,雷钧,你说呢?”

    “是,少爷成长了不少。不过这叶离做的会不会有点太快了?循序渐进比较好吧?”

    “不,我倒是觉得,这个叶离挺靠谱的。继续说。”

    手下人基本上是完全汇报了有关于小少爷的动向,狂雷听着虽然说心疼,不过还是很开心:“哈哈,不愧是我的儿子啊!好,我就看看这一个月后,能有什么成效!”

    便也在这时,一个女子的声音悄无声息的从大殿入口处响起:“哼,你儿子都被你宠成弱智了,还在这里夸什么,要不要点脸?”

    这声音一出,基本上大殿里面所有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尤其是狂雷,一张老脸,只剩下尴尬的笑容。

    女子走了出来,这女人大概有个二十七八岁的外貌,容颜不似那小女子般的精致,反而很大气,一脸的英气,让人一看就知道是明女将。

    短发,而且并不是齐肩,而是像男人一样竖起,带着点淡淡的紫色。如果没听过她声音的人,第一反应绝对会以为,这是一个长相俊美的男人。

    女人走了过来,那几个汇报的护卫直接就吓的让开一条道。

    只见这女人很不客气的一摆手,狂雷赔笑着竟然把自己的位置给让开,女人也不客气,直接就坐下,翘着腿。

    “继续说,我那傻子弟弟现在怎么样了?”

    这女人,赫然就是之前狂雷说的,要将她许配给叶离的女儿!

    “是,凛月大人。”

    “凛月啊,你这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开心一点,就别摆着这样的脸了吧?”

    凛月直接瞪了一眼狂雷,这不可一世的老家伙竟然撇开了眼神,甚至都不敢对视!放眼整个炼狱场,会让狂雷害怕的,估计没有几个人。

    “我就出去了这么几天,你把我弟弟都搞丢了,你觉得我能不生气吗?”

    “没丢啊,惊势这不是在锻炼嘛,我给他找了一个好的老师呢。”

    凛月又是一道凛冽的目光过去,狂雷直接就不敢说话。等凛月听完了汇报,直接站起来,重重的哼了一声:“好,我这就去看看,你请的这个老师,到底是个什么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