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五十六章 她是个正常女人
    丫鬟见她迟迟没有动静,摇了摇头,上前一步替她敲了门,然后又迅速的退到了她的身后。

    秦落烟嘴角抽了抽,尼玛,这是赶鸭子上架啊。

    房门从里面打开,在开门的一瞬间,从里面迎面扑来一股子热浪的气息,站在门口的是一个穿着薄纱的女人,薄纱只有一层,薄纱下没有其他的遮掩物,所以将她的身体曲线都够了得若隐若现,这样的身材,足以让任何一个男人血脉喷张。

    秦落烟心中越发忐忑,看来屋子里的景象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大尺度啊,她强迫自己镇定心神,好歹也是一个来自现代的灵魂,那些什么重口味的没经历过,还没在电视上看过么?

    可是,当她抬起脚迈入屋子里的时候,还是被眼前的景象狠狠的震惊了!

    所谓的酒池肉林,不过如此吧。

    屋子里,是一个温泉,温泉长宽二十米左右,四周都摆放着雕花屏风,屏风上或绣花,或绣青山草木,却独独没有春闺之中的任何提示,如此的典雅大气倒是和现场的气氛倒是有些格格不入。

    温泉里,凌浩正对着房门的方向,他光着胸膛,一双手慵懒的搭在池边,左右两侧有身穿薄纱的女人在替他捏着肩膀,而那两个女人以为也浸泡在水中,身上的薄纱已经被打湿,更是将喷火的身材展露无遗。

    温泉旁边的屏风后,有丝竹声声传来,应该是有乐师的屏风后奏乐,池子里还有五六个女人穿着惹火的纱衣随着音乐起舞。

    没想到这凌家大少爷竟然如此会享受,这就是所谓的有权有势的男人的趣味?

    秦落烟不自觉的摇了摇头,对这种奢侈又迷乱的生活嗤之以鼻。

    “怎么,秦姑娘对这里的环境不满意?”凌浩缓缓抬起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门口的秦落烟,极力摆出一种慵懒风流的模样。

    只可惜,这样的模样落在秦落烟的眼中,反倒是生出一股子故作姿态的扭捏感。她突然好想傅子墨,至少傅子墨不用费尽心思摆任何动作,都能让人一眼就陷进他强大的气场里。

    “和我说话,竟然还走神?”凌浩越发的不高兴了,挥了挥手,示意站在门口的女人将房门重新关上,这才对秦落烟又命令道:“过来。”

    秦落烟脚步像是灌了铅,嘴角一扯,实在有些迈不开腿,温泉里厌恶妖娆,让人看不真切,她若是走得近了,会不会看见什么不该看的东西?万一看见有小鸟怎么办?会长针眼的!

    “这就怕了?好戏还没开始呢。”凌浩冷哼一声,冲一旁的女人试了试眼神,那两名女人立刻从温泉池中起身,往秦落烟的方向走了过来,不由分说就将秦落烟扯向了凌浩的方向。

    这两个女人看似柔弱,却是有些武功底子的,秦落烟居然在两人的钳制下,一点儿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只能被拖到了凌浩的面前。

    她赶紧撇开头,不敢往池子里看一眼。

    也许是她排斥的表情激怒了凌浩,凌浩一掌拍在水面上,溅起的水花四溅开去,有几滴落在秦落烟的脸上,让她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你越是不想看,我越是要你看!我不只要你看,我还要你看仔细了,然后来求我!”凌浩愤怒的一手将一个正在跳舞的女人扯过去压在身下,又回头对那两名钳制秦落烟的女人吩咐道:“让她看着!”

    “是。”两名女人伸手捏住秦落烟的下巴,将她的头转向了温泉里。

    尼玛!小鸟!

    秦落烟真是欲哭无泪,她真是没想到,这凌浩的思想竟然如此变态,竟然有让人观摩他战斗的习惯!她是已为人妇没错,可是也没有欣赏别人做那档子事的癖好啊!

    她想闭上眼睛,旁边两个女人似乎看出了她的企图,竟然摁住了她的眼皮。于是乎,她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白花花的身体在她的眼前纠缠,那画面太过辣眼睛,让她很多年后脑子里都还留有阴影。

    以前在宿舍的时候,宿舍里的姐妹躲在一起也不是没有研究过苍老师的小视频,可是,像这样的真人表演,尼玛,她可真没见过!而且,她实在是弄不懂,这凌浩到底怎么想的?哪有女人见了这种场面,会去求他?那不是有病……

    只可惜,现实总是赤果果的打脸,在秦落烟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另外一个先前还在跳舞的女人竟然主动爬到了凌浩的面前,跪在温泉里,娇羞的道:“少爷真是威武纲常,求少爷宠幸!”

    “有病!”秦落烟忍不住低低的吐了一句,不过声音太小,没有让温泉里的众人听见。

    在那女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凌浩似乎越发的得意了,还回头看了秦落烟一眼,那一眼,直接让秦落烟一个激灵颤抖不已。

    三观已毁,她已无力吐槽。

    异常扭曲的表演终于在她快要忍不住想吐的时候结束,凌浩接过旁边人地上来的长袍,随意的将身体裹住,然后走到了秦落烟的面前。

    钳制秦落烟的两名女人这才松开了手退到一旁。

    “没想到你真能忍,看了这么久,竟然还能撑着我不求我。”凌浩的表情有些矛盾,似乎有些不满意,却似乎又多了一些兴趣。

    “凌少爷,恕我直言,你是哪里来的自信,觉得女人都会喜欢白花花的屁股的?”不要太恶心好么?以为女人也像男人一般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以为女人也会对这种变态的行为产生感觉?

    她是个正常的女人,她不是变态!没有一巴掌甩在他的脸上,是她现在人在屋檐下而已。

    “不喜欢?”凌浩冷哼一声,“口是心非。到目前为止,来我这里的女人,你还是第一个没有求着让我宠爱你的。”

    “那应该是以前来这里的女人都是不正常的吧,也许,都是花楼里的姑娘?”秦落烟挑眉,笑道:“那些女人都是自愿来的吧?为了讨好你?都有各自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