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五十七章 打赌
    357

    经她这么一提醒,凌浩突然怔了怔,然后随机脸色大变,似乎有种不敢相信的样子,好一会儿,他才重新开口,不过语气里多了一种让人明显能感觉到的森寒,“你是说,那些女人为了各自的目的所以做戏来讨好我?”

    那些以前来这里的女人,的确事后都是有求于他,而他对女人向来大方,所以只要不是原则性的事情,他都随口就应下来。现在被秦落烟这么一说,他突然有种被人戏耍了的感觉。

    秦落烟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像凌浩这种从出生开始就众星捧月,被人摆在高位上的人,根本就不指望身边能有一个真心对他的人,恐怕所有接近他的人都是带着企图的,所以才会养成了他这种唯我独尊的性子,更让他以为他的魅力大到无边,满世界的女人都会被他看上一眼就自动爱上。

    “看来不用我说,你的心中已经有了答案。”秦落烟淡淡的道。

    凌浩有些接受不了这个现实,一手扼住了她的咽喉,低吼道:“因为我没有宠爱你,所以你就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是不是!”

    秦落烟被他掐得有些喘不过气来,根本没有说话的余地,这个凌浩简直就是个疯子,喜怒无常,完全不考虑任何后果。

    不过转瞬的功夫,她因为窒息,一张脸就变得通红,而凌浩似乎还处在自己的愤怒之中,根本就没有要停下的意思,旁边的女人们早已吓得花容失色,一个个跪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你们说,你们讨好我,是有什么目的?”凌浩一手掐着秦落烟的脖子,转头问那些跪在地上的女人。

    那些女人都吓得不住颤抖,哪里有人敢随意站出来说半个字。

    秦落烟觉得眼前发黑,再这样下去,不出五秒,她怕是就要失去意识,她挣扎着,赶紧使出了自己的保命手段,抬起手,手指就摁上了凌浩的脖子。

    冰凉的刺痛感让凌浩猛地一怔,又见秦落烟示意他松开手,他这才意味到了什么,不情愿的松开了手。

    秦落烟咳嗽了一阵,勉强缓过气来,她的手指按在凌浩的脖子上,丝毫不敢放松,“这铁针虽然算不上尖利,可是只要划开你的颈动脉,你就绝对没有活命的可能,你可以试一试,但是我劝你不要用自己的生命冒险,我一个女人而已,我的命,值不得你凌家大少爷的命。”

    “颈动脉?”凌浩没有听过这种说法,却也知道脖子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性,他起初是以为秦落烟在吓唬他,可是当秦落烟说出后一句话的时候,他却犹豫了,的确,他的性命不是秦落烟这种女人能比得上的,“你想要什么?”

    “我能要什么,不过是想要自由而已,让人把我师兄带过来,然后我们带着你离开,只要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我自然会放了你。人质嘛,不都是这样用的么?”秦落烟耸耸肩,“桥段虽然老,不过管用就好。”

    “你觉得你能走出这个城市?这是蛮国,可不是南越国。”凌浩觉得她异想天开,“在蛮国,无论你逃到哪里,都逃不出凌家的势力,要不,你也可以试试。”

    这点儿自信,他凌浩还是有的,所以越发不将秦落烟把他当成人质看成一回事了。

    “哦?我想试试。如果凌大少爷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和我一起试试。”秦落烟这是又用上了激将法了。

    凌浩一听,很果断的就答应了下来,“行,我就给你一个逃走的机会,我总会让你心服口服的求着我宠你。”

    大言不惭!这句话秦落烟没有说出口,却是要挟着凌浩一步步的往门外走去。

    门外的丫鬟们看见自己的主子竟然被威胁了,也是吃了一惊,很快就有人叫来了护卫和先前替秦落烟打扮的那两名老麽麽。

    两名老麽麽看见秦落烟竟然是用手上的戒指在威胁凌大少爷,立刻吓得腿软。不过,她们连求饶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人带了下去,以为当凌浩看见她们的时候立刻冲一旁的侍卫下了杖杀的命令。

    秦落烟眉眼中闪过一抹暗淡,对于两名老麽麽就这么被杀了,心中有一丝愧疚,虽然不是她亲手所杀,可也和她有些牵连,只可惜,她如今自身难保,却实在顾不上那两名老麽麽了。

    在凌浩的命令下,侍卫们很快将萧凡带到了这个院子里,萧凡也是吃了一惊,不过随即便释然,他的师妹,果然不是一般的女人,总能在逆境之中找到求生的希望。

    “现在准备一辆马车在门口。”秦落烟又对凌浩要求道。

    “行,你放心吧,我说话算话,就给你一次逃走的机会。”凌浩自信满满,立刻让人着手去办了。不愧是凌家的人,他的命令刚下不久,马车就已经准备好了。

    秦落烟小心翼翼的挟持着凌浩来到门口,上了马车,她示意萧凡赶马车之后,又对凌家众人朗声道:“谁都不许跟来,一旦我发现有人跟踪,不好意思,你们就等着替你们家大少爷收尸吧。”

    她有些庆幸,还好以前电视剧看得多,这种台词也记得很清楚,只是没想到,自己竟然有用到这些台词的一天。

    “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他们跟上来的,我就让你们跑,信不信,明天日落之前,我就能把你们从这蛮国里揪出来?”凌浩非常的自信,看见秦落烟小心翼翼的模样,甚是嘲讽,“要不,我们来打个赌吧,明天日落之前,如果我没有抓到你们的话,那我凌浩就发誓,这辈子任你提一个要求,只要我能做到的,就一定不拒绝。不过,你也得拿出一个同等价值的东西来和我交换才行,你可得想清楚了,我可是凌家为了的继承人,我的一个承诺,可是万金难求的。”

    秦落烟只犹豫了一瞬,便道:“好!我们就来打个赌。如果凌大少爷明天日落之前抓到我的话,那我就一定让凌家从我的手中得到两张庚金源地洞穴的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