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征服的种子
    “庚金源地洞穴的残图?”凌浩脸上是不相信的表情,“就凭你能拿到残图?”想他凌家费劲心机,如今手中也不过是只有一张残图而已,她一个女人,竟然大言不惭的给他寻找两张?

    如果真的能得到两张残图的话,那他在凌家的为就更加巩固了。

    “我说过,我的血脉特殊,也只有我这种特殊血脉的人才能拿到残图,不是吗?别人或许没有资格说这句话,但是我,却是有的。”秦落烟挺直了背脊,脑海中的思绪却非常的纷乱。

    她的血脉特殊才能拿到残图,那以前被人拿到的残图是不是也有特殊血脉的人的参与?那些拥有特殊血脉的人,会好她的身世有关吗?

    “好,我答应你。”凌浩终于下定了决心,在他看来,用一个无足轻重的女人去博两张残图,这买卖他是不会亏的。

    秦落烟点点头,和他击掌为盟,算是定下了一个赌约。

    虽然如此,她却也没有放松对凌浩的警惕,直到马车来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她才猛地将凌浩推下了马车,然后让萧凡驾着马车迅速离开。

    凌浩跌落在地上,摔得有些狼狈,浑身灰尘沾污了他的手脸,但他的一双眼睛反而亮得分明。

    “大少爷,我们这就去追。”陈天等人迅速出现在了他的周围,脸色很沉重,秦落烟是他带回来的,如果让凌浩在秦落烟的手上出了什么事的话,那他的性命恐怕不保。

    “不用追了。给她一个晚上的时间藏匿,明日一早,动用我们凌家的所有势力,就算挖地三尺也要将她给我找出来!”凌浩拦住了想要追上去的陈天。

    陈天不知道凌浩在想什么,不过只要凌浩没有要处罚他的意思,他就放了心。

    “对了,陈天,如果明天找到了那个女人,得到了我想要的东西,这一次,我本少爷会记你一个大功的。”凌浩扬起势在必得的笑容,拍了拍陈天的肩膀又吩咐道:“好了,回吧,折腾了大半夜,本少爷累了。”

    由始至终,陈天都还处在云里雾里,他没有想到,真的如秦落烟一般,她是能让他在凌家的地位提升好几个档次的。陈天心中欣喜,自然的对秦落烟也更多了几分好感,甚至,暗暗觉得,在有限的范围内,可以给她一些便利。

    第二天,天一亮,凌家的院子就热闹了起来,就连从来都会睡到日散三竿的凌浩都起了个大早,还亲自部署着凌家的人去城中寻人。

    凌家的势力很大,哪怕是一个边境城市,也有很多他们的人,甚至这个边境城市的守将,一听说凌大少爷要找人,竟然也将府衙里的人都派去了帮忙。

    太阳缓缓升起,在众人的忙碌中,不知不觉升到了正空。

    午饭的时候,凌家别院的院子里,气氛有些沉重。桌子上摆了几十道精致的菜色,坐在主位上的男人却没有动一下筷子,他一掌拍在桌子上,让刚盛上来的汤溅起了水花,他怒喝道:“都是些废物!不就是一个不懂武功的女人和一个半残废的男人?你们竟然找了半天都没有找到?这边城就这么大点儿地方,就是挨家挨户的给我找,人也该找到了吧!”

    站在一旁的众人大气都不敢喘,陈天站在最前方,也是额头上的汗水汩汩的冒着,他也以为很简单,可是那狡猾的女人却像是人间消失了一般,无论他们怎么搜寻竟然一点儿线索都没有找到。

    “大少爷,会不会是他们昨日连夜出城了?”陈天想来想去,只有这一个可能。

    凌浩斜斜的瞪了他一眼,喝道:“边城的城墙高十丈,又有重兵把守,你以为随随便便就能出去?曹大人是我们的人,他敢私自将人放出去?这人,肯定还在城中,你们赶紧给我找!如果天黑之前找不到,我要你们所有人好看!”

    “是!”一群人唯唯诺诺的应了声,又赶紧转身出门去了。

    他们刚一走,很快有一名黑衣人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来人轻功很是厉害,很善于隐藏身形,这样的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专业的伺候。

    “大少爷,属下昨夜在边城外五十里发现一支奇怪的商队,那商队是做皮毛生意的,可是属下观察到里面有几个人武功很好,而且……”那伺候回禀道,不过说到后面却有些犹豫。

    “只是武功好,还不足以让你回来向我禀报吧,有话就直说!没看见我很忙吗?”凌浩冷声低喝。

    那伺候吓得低下头,赶紧道:“那些人看似北冥国的人,但是从生活习惯来看又是南越的人,所以属下觉得事情有些蹊跷,所以来向大少爷禀报。”

    “南越的人最是仇视蛮国的,按理说是不会来蛮国的,这一番乔装打扮过来,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凌浩沉吟了一阵,又吩咐道:“很好,那你继续跟着,一旦他们有什么风吹草动,立刻前来禀报。”

    “是。”伺候领命之后又离开了。

    屋子里安静了下来,凌浩揉了揉有些发痛的太阳穴,脑海里却都是秦落烟的身影,从小到大,他还没有如此挂念一个女人过,他身边的女人很多,往往根本不需要他说话,只一个眼神,那些女人就会主动献身,为了讨好他,那些女人甚至会使用各种手段来让他得到身心的满足。

    可是这个女人,却偏偏不给他任何好脸色看,他总有一种感觉,就好像在这个女人的眼中,他还不是那个最优秀的男人。

    男人,骨子里都是好强的,更何况是凌浩这种人,所以,他的心底像是埋下了一颗征服的种子,连他自己都没有预料到,短短时间内,这颗种子竟然就已然生根发芽。

    “李昀扇的女人……”凌浩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不知道等这个女人主动献身在我的身下的时候,李昀扇会是什么表情。李家嫡系长子钟爱的女人被抢,那场面,滋滋,让人很期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