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六十一章 修罗死士
    “你们这些人!你们这些人!给我记住,等我回到本家,你们这些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到了这个时候,凌浩竟然还傻到得罪自己的队友,连秦落烟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这样一个人,竟然能在凌家坐稳位置,只能说明,他有多蠢,那他身边的门客就有多聪明。将这样一滩烂泥都扶上了墙,凌浩的门客倒是让人忍不住猜想到底是何方神圣。

    “你们不走,我自己走!”凌浩冷哼一声,从衣服里掏出一直挂在脖子上的吊坠,那是一个拇指大小的玉坠,被做成了口笛的形状,他拿起玉坠放在嘴边,玉坠立刻响起了一种很细,但是却很刺耳的声音。

    到底是凌家家族最疼爱的儿子,哪怕这次是让他自己历练而没有让他的门客跟来,也绝对不可能没有一点儿保命的手段。

    陈天等人见凌浩拿出那玉坠,都是一惊,他们没有想到,凌家家主竟然将这东西都给了凌浩,看来,真是认定了凌浩作为凌家未来的继承人了。

    “大哥,大少爷有那东西,肯定能逃出去。”站在陈天身旁的一个黑衣人眼中露出担忧,早知道凌浩有这个的话,他们就不敢如此放肆的不听凌浩的话了,就会按照他的命令护送着他逃出去。

    陈天也脸色沉重的点了点头,“是没想到,连家主才能动用的修罗死士都给了他!”真是不公平,这样一个废物竟然能拥有这些让人梦寐以求的资源。

    “那大哥,我们怎么办……”得罪了凌浩这个小人,哪怕他们今天能活着冲出去,他也不会留他们这些人的性命。

    “见机行事吧。”陈天只能硬着头皮说了这么一句。

    当凌浩吹响玉坠之后,傅子墨的表情也极其沉重,本能的将秦落烟往霓婉的方向推了推,“霓婉,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你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保护好她。这一次,别在让本王失望了。”

    霓婉惊讶了一瞬,赶紧应声道“是!”不过她的心中也是敲起了战鼓,要知道,能让傅子墨都如临大敌的,必定不是 一般人。

    秦落烟站在霓婉的身边,满脸的担忧,扯了扯霓婉的袖子,小声道:“那什么修罗死士很厉害吗?”

    霓婉摇了摇头,对于这些隐世家族的底蕴,她知道的也并不多。

    她不能回答秦落烟的话,傅子墨却开了口,话是对凌浩说的,“凌家还真是宝贝你,竟然连修罗死士这种存在都给了你。每一个隐世家族都有修罗死士,传说是几百年前三大隐世家族曾联手铲除过一个小的家族,还将那小家族的人培养成了死士,代代相传,传到现在,本王估计每个隐世家族的修罗死士不会超过三人,你爹,倒是舍得。”

    物以稀为贵,以隐世家族这么庞大的力量都很难培养出来的修罗死士,那就说明了这修罗死士的珍贵,也从侧面说明了修罗死士的强大。

    “哼!”凌浩先前的恐惧有了一丝的缓解,其实,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脖子上挂着的玉坠到底代表了什么,临行前,他爹将这个玉坠交给了他,只说是遇到性命危险的时候才能用。所以修罗死士这件事他也是一无所知,可是现在听傅子墨这么一说,他突然觉得有了逃脱的底气。

    果然,不愧是传说中的存在,在玉坠响起之后这么短的时间,有三个身影就出现了旁边的房顶上,他们从头到脚包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没有情绪一片平静的眼睛。

    他们的出现很突然,和先前傅子墨的出现有着惊人的相似,所以,也足以说明他们的武学造诣。

    “你们就是修罗死士?”凌浩很激动,看见这几个人出现,赶紧扬了扬手中的玉坠,“我是你们的主人,现在听我的命令,杀了他!”他的手指向傅子墨的方向。

    三明修罗死士看了他手中的玉坠一眼,却并没有听他的话而采取任何行动,站在最前面的一人开了口,声音听上去上了年岁,应该是个老者,“你没有命令我们的资格,我们修罗死士只会保你性命不受伤害,至于其他的,我们可不是凌家的奴仆!”

    他的话,也让众人对修罗死士多了一份了解,原来这死士并非是隐世家族的附庸,不过是处于某种承诺或者制约,不能让受保护的人出现生命危险而已。

    凌浩吃了一瘪,脸上很难看,可是转念一想,只要留得青山在,这笔仇迟早会抱回来的,所以也就不再多说,“那好,你们快护送我出去!”

    那老者没有去看凌浩,反而对着傅子墨的方向拱手行了一礼,“老夫见阁下武学超凡,必定是人中龙凤,这玉坠的主人我们是誓死要护着的,但是却也并不想与您为敌,如果可以的话,还请阁下看在我们三人的面上行个方便。真要鱼死网破,阁下也未必就是我三人的对手。”

    这一番软硬皆施,在老者看来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了,他们虽然为凌家死士,却和其他的死士不同,他们的思想和自身都是属于自己的,所以能以最小的伤害达到的目的,他们绝不贸然浪费自己的力气。

    傅子墨沉吟着,嘴角一直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他一瞬不瞬的盯着那老者,目光沉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倒是一旁的秦落烟,心中越发忐忑,傅子墨武功高是没错,可是他身中剧毒,每一次动用全力的时候对自身也是一种伤害,她咬了咬下唇,扯了扯傅子墨的袖子,“子墨,要不,就放他走吧……”

    傅子墨却缓缓的摇了摇头,抬手抚上她的脸颊,清声道:“本王说过,他的手碰了本王的女人,要么卸了双臂,要么……留下性命!”

    “呃……”秦落烟迷醉了,这厮霸道总裁范一出,太迷人了好么?可是,哪怕范儿再好,在性命攸关的大事情,也不能意气用事。

    “放心,我没事。”傅子墨放下手,转过头去看向那三明修罗死士,“本王也不想和几位为敌,所以,他留下,你们可以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