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六十三章 凤族之人
    想象中的刺痛并没有传来,秦落烟虽然看不见后背的情况,可是却能文件那刺鼻的血腥味,她的眼眶瞬间湿润了,哽咽着:“子墨……”

    “相信我。”傅子墨只说了三个字,然后一用力将她往霓婉的方向扔了过去。

    秦落烟只感觉一阵眩晕,然后便出现在了霓婉的怀中。他说,相信他?秦落烟泣不成声,她真的很恨自己的无能,为什么这种时候,她没有制造出一个大杀伤力的武器来帮他?她一个武器制造专家,为什么对他来说却显得那般无能?

    她不应该和那些穿越小说的女猪脚一眼,像是开了挂一般的拥有金手指吗?可是,她没有,她无力到只能依靠他的力量。

    她能做一些武器,可是在这些武学高手面前,那些东西根本不不够看!是不是,她也得制造出火器才行?

    秦落烟的思绪很乱,头,一阵阵的疼痛,她甚至不敢去看傅子墨战斗的地方,可是却又控制不住的看过去。

    霓婉一手斩杀掉一个企图逃跑的人,又护着身后的她道:“主子不会输的!”

    “他也是人,不是神啊,”所以,她会害怕他输的!秦落烟哽咽着,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两名修罗死士又将傅子墨包围了起来。

    “在我们这群人的心中,主子就是神!”霓婉咬牙说道。

    秦落烟摇摇头,不管傅子墨到底是不是神,她只知道,她不想在他生死相搏的时候自己却无能为力。她咬紧下唇,脑海中针刺一般的疼痛,突然,她目光一亮,看见了正在往门口移动的凌浩!

    “身上有毒药吗?”秦落烟问霓婉。

    霓婉怔了怔,随手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扔到她手中,“见血封喉的毒,别伤了自己。”

    秦落烟点了点头,目光冰冷的看向门口的方向。

    凌浩在一名修罗死士的保护下,已经冲到了院门口的方向,俨然就要从重重包围之中逃脱开去。

    “凌浩。”秦落烟坚定的往凌浩的方向走了过去,声音冰凉的开口叫住了他。

    凌浩心中一个戈登,转过头看见了秦落烟,眼睛也眯了眯,计从心来,对旁边的修罗死士吼道:“她是傅子墨的弱点,抓住了她就可以控制住傅子墨!你也不想你的同伴被傅子墨杀死吧!”

    那修罗死士本不想节外生枝,不过听了凌浩的话,顿了顿,便向秦落烟扑了过来。

    霓婉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挡在秦落烟的面前和那修罗死士缠斗在了一起。

    秦落烟嘴角扬起淡笑,趁着这个机会大步往凌浩冲了过去,“凌浩,要不,我们俩也来终极PK一下?”

    “屁客?”凌浩被她莫名其妙的语言震惊了一下,不过也警惕的握紧了手中的匕首,“你一个女人,难不成本少爷还怕了你不成?正好,抓住你,那傅子墨也就是瓮中捉鳖了!”

    “试试啊。”秦落烟眼神从未如此的坚定过,她手中没有武器,却在行进之中捡起了地上一名死掉的黑衣人的佩剑,又扯下了自己的腰带,她的动作很麻利,一边行进一边将腰带缠住了那长剑的剑柄,然后将小瓷瓶上的毒药洒在了长剑上。

    做完这一切,她突然停住了脚步,凌浩也往这边冲了过来,她突然一笑,吼道:“凌浩,这一剑,算是你玩弄女性的惩罚!”

    凌浩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秦落烟在自己的面前消失了,他一怔,下一瞬,便发现秦落烟出现在了自己的头顶,原来,秦落烟停下的地方是一颗大树下,她一手抓住树枝,再用树枝的弹性,将自己像是炮弹一般的弹射了出去。

    所以凌浩根本没有想到不会武功的她竟然能以如此诡异的速度到达他的面前,他想那匕首反抗,可是秦落烟却在他身前一晃又弹了回去。

    她的手,一直没有松开树枝,所以在弹送到他的面前的时候,不过停留了一秒钟的时间。

    只是,一秒钟,在这种生死之间,已然可以决定战斗的成败。在那一瞬间,秦落烟甩出长剑,缠住了凌浩的脖子。

    当她抓着树枝落回原地的时候,她拉着连接剑柄的腰带,低低的道:“凌浩,你死了。”

    随着话声落下,她手上一用力,猛地一扯,长剑便在凌浩的脖子上转了几个圈,一颗鲜血淋漓的头颅,就那么被切割了下来。

    这一切,在电光火石之间,这一个简易的武器,也不过是在瞬息间完成,而她,秦落烟,竟然做到了。

    当凌浩的头颅滚落在地的时候,三名负责保护凌浩的修罗死士同时喷出一口鲜血来,他们和自己守卫的主人似乎存在某种联系,所以当主人死了,他们的身体也受到了重创!

    傅子墨自然不会放弃这种大好机会,一手摁在一名修罗死士的头顶,只听咔嚓一声便扭断了他的脖子。

    霓婉也是一剑洞穿了和她对峙的修罗死士的胸膛。

    仅剩下的那老者摇摇晃晃的跌落在地,摁在自己的胸口满脸痛惜,“吾的二郎们啊!我们这一脉,是要彻底断了吗?”

    原来,那死掉的两名修罗死士竟然是这老者的儿子。

    老者重伤,傅子墨反倒不急着杀他了,而是走到了老者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那老者抬起头,看傅子墨的时候,眼中充满了绝望,表情似乎有些疯癫起来,“这是天要亡我凤族之人啊!想我凤族七脉,如今只剩下五脉,如今老夫这一脉也即将死绝,将来便只剩下四脉了,只可惜,到如今我们也没能找到我凤族圣女,否则……我凤族之人也不会依旧被这血脉诅咒所困,要为这些无耻之人去送死!”

    老者痛心疾首,竟然嘤嘤戚戚的哭了起来。

    想来,他们也并不想拼尽全力去保护凌浩那种人,可是又受困于诅咒,所以不得不行之。

    “原来,你们是凤族的人。”傅子墨的眉头也拧紧了起来,“传说凤族的血脉最是特殊,现在看来,这特殊血脉对你们来说也未必是件好事。如果你告诉我更多凤族的隐秘之事,本王可以不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