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六十四章 斩尽杀绝
    “不杀我?”老者一听仰头就大笑了起来,“你以为,我们守护之人死了,我还能活得下去吗?老夫心脉已绝,存活不过片刻的功夫,何须你来动手杀我?”

    失去存活信念的老者,当着众人的面缓缓的躺在了地上,他摁着自己的胸口,仰望着漆黑的夜空,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只是他的神情却足以让所有人动容。

    有那么一瞬间,秦落烟觉得这个即将失去生命的老者可怜得让她心中一阵疼痛。

    傅子墨没有说话,只是缓缓地叹了一口气,他走到她的身旁,伸手将她拥入怀中。

    所有的思念,所有的担心,所有的疯狂,所有的痴心,所有所有的付出和努力,在这一瞬间仿佛得到了升华,两人伸手拥抱对方的时候都显得那般小心翼翼,唯恐一丝一毫对这一瞬间的惊扰。

    “子墨,我想你。”秦落烟哽咽出声,眼眶中的泪就那么不其然的落了下来。

    傅子墨拍了拍她的背,动作能温柔得出水来,都说铁血柔情最是动人,原来,这句话竟然是真的,当一个铁血铮铮不顾一切的男人,放下所有的骄傲弯下腰来给你温柔的时候,居然能给人世上最大的感动。

    他说:“我……也想你。”

    很简单的话,从傅子墨的口中说出开,却是难能可贵,谁能想到像他这样曾经活在黑暗世界里的王者,也会有说出这种话的时候。

    秦落烟知道,这对他来说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才能走出这一步,所以她越发泣不成声,将眼泪和鼻涕都擦拭在他的胸膛上。

    两人都相思成狂,只可惜,这个时候却并不是叙旧的好时机。修罗死士的落败,加速了陈天等人失败的结局,不过一会儿的功夫,霓婉带着黑衣人便将陈天等人控制住了,陈天的人也死得差不多了,只留下五六个身负重伤的。

    霓婉将长剑架在了陈天的脖子上,却并没有记者动手,反而是看向傅子墨,问道:“主子,这几个人,杀吗?”

    傅子墨松开秦落烟,缓缓地走了过来,看陈天几人的时候,眼神冰凉刺骨,轻哼一声,道:“你说呢?他们怎么杀了我烈焰军的将士,就让他们十倍痛苦的死去!”

    “是!”霓婉不再犹豫,手起刀落,陈天的人头就落了下来。也许,死亡及时这般突如其来,让所有人都没有准备的机会。

    秦落烟看着那几人被斩杀至死,心中有些沉闷,想说什么,却发觉她并没有立场去说什么。陈天等人的确是杀了那么多的烈焰军,傅子墨作为烈焰军的统领为自己的部下报仇无可厚非,不过是人与人之间的立场问题而已。

    陈天等人也许是有血性的汉子,可是因为立场问题,他们不得不杀了烈焰军的将士,无仇无怨,不过是立场所困而已。而杀人偿命,傅子墨出于你常在斩杀了他们也在情理之中。

    也许,这就是社会,很多时候早已经超脱了绝对的对与错、黑与白,不过是立场和处境的问题而已。

    院子里,横七竖八的躺着几十具尸体,这样的场面在秦落烟这个现代灵魂来说,曾经是根本不敢想象的,可是现在,她已经麻木到可以很快接受现实。

    只是,那躺在尸体中央的老者依旧给她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她缓缓的走到了那老者的面前,蹲下身,对他道:“你我素昧平生,原本我不该和你有任何的接触,可是……你让我想到了我的师傅,所以,你如果还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的话,就告诉我吧,我未必能帮你完成,可是,我会试一试。”

    她不是救世主,更不会将自己看成是圣人,不过是但求无愧于心而已,哪怕这社会弱肉强食不近人情,可她终究会让自己做一个,人!

    那老者诧异的转头看向她,似乎没料到这种时候居然还有人对他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他和她的立场是敌对的,“小姑娘,你这样的人能和武宣王走在一起,还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我也这么觉得。”这句话秦落烟倒是没有反驳,只是自嘲的笑了笑。

    那老者沉默了许久,气息也渐渐微弱了下去,他的眼中似乎很犹豫,不过,在最后闭上眼睛之前,还是忍不住对她说了一句,“谢谢。”

    老者到死的时候也没有说出自己的遗愿,也许,是因为他根本不相信秦落烟,也许,是他觉得人之将死,遗愿什么的又有何意义,不过,已经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怎么想了。

    秦落烟叹了一口气,她已经尽力了,结果怎样也不是她能控制得了的,她正准备起身,却突然眼尖的看见了正屋的方向,一人卧倒在地,她突然一惊,立刻小跑过去。

    倒在地上的人,正是先前被控制了的萧凡,在混乱的厮杀之中,他似乎受了伤,胸前都被鲜血浸透,脸上也沾染着鲜艳的红色。秦落烟的心,在那一瞬间漏跳了一拍,她颤抖着伸手去探萧凡的鼻息。

    “还好。”感觉到指尖传来微弱的呼吸,她这才松了一口气,轻轻地推了推萧凡,“师兄!师兄!你醒醒!”

    许是她的呼喊刺激了萧凡的感官,萧凡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见眼前焦急的秦落烟,面前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

    秦落烟见他醒来,便要伸手去扶他,可是刚伸出手,她的身后边传来咚的一声巨响,她还没有回头,就听见霓婉声嘶力竭的低吼,“主子!”

    秦落烟心中一咯噔,瞬间收回去扶萧凡的手,转身就往傅子墨的方向冲了过去。

    只见傅子墨口吐鲜血倒在地上,整个人已经失去了意识,不过他的手似乎在往前伸,指尖的方向是向着秦落烟的。

    “子墨!”秦落烟嘶吼着,喉咙里却发不出声音,只是那嘴唇因为剧烈嘶吼而瞬间干裂,整个人的状态宛若疯癫了一般。

    她的转身太过果断拒绝,她永远不知道,在她转身奔向傅子墨的时候,萧凡的眼神,终究渐渐暗淡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