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命悬一线
    先前修罗死士的那一击,到底给傅子墨带了了巨大的创伤,尽管他极力忍耐着,却也终究有倒下的那一刻。

    秦落烟冲到傅子墨跟前,却见霓婉一脸悲痛的在试探傅子墨的鼻息!她的脚步突然顿住,尤其是当霓婉抬起头,冲她缓缓摇头的瞬间,她险些直接晕了过去。

    霓婉哭了,比男人更汉子的霓婉,竟然嚎啕大哭了起来,口中不断的念叨着:“不可能,不可能,主子不可能会有事的……”

    周围的黑衣人也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事情会突然出现这么让人难以接受的一面,在他们所有人的心中,傅子墨都是神一般的存在,所以他们从未想过有一天,这尊神竟然也有消亡的时候。

    一时之间,院子里除了霓婉的痛苦声,再听不见其他的声音。

    秦落烟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她深呼吸,再深呼吸,紧紧咬住自己的下唇,许是太过用力了些,她的下唇瞬间被咬破,鲜血流进她的口中,苦涩的感觉却比不过心中的疼痛。

    “刚才还好端端的人,怎么可能就这么走了?”秦落烟也不相信,所以不住的摇着头,然后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她的额头抵在冰冷的地面上,眼前除了泥土再无其他。

    她的思绪却纷乱得彻底,脑海里都是这一生零零总总的画面,从小学时被同学欺负,到大学时坑货的舍友,还有工作室里那一群没心没肺的伙伴,最后,画面都是傅子墨抱着小御景,那么一个高大的人,小心翼翼的捧着一个孩子,画面很可笑,却又温暖得让流下泪来。

    “不,不能让他这么死!不能,不能,不能!”秦落烟抹了一把眼泪,然后双手合十学着当初训练过的急救动作替他做胸外按压和人工呼吸。

    她记得,当初集训的时候,老师曾经说过,越是这种突然失去呼吸和心跳的青年,越是有就回来的可能,因为他们的器官功能好,复苏的可能性就大。

    所以她一下一下按压在傅子墨的胸膛,按几下又做一次人工呼吸,就这样反反复复的动作着。

    周围的人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可是到了这个时候,却没有人去阻止这个满脸悲痛欲绝的女人,他们都沉浸在自己悲伤的世界里,似乎找不到未来的方向。

    “起来啊,起来啊,活过来,必须活过来!”在心底,秦落烟一遍遍的呐喊,可是动作上,她却没有丝毫的懈怠,她甚至极尽全力的回想着当初老师教导急救常识的时候的每一个动作,只有将动作做到最标准,才能有更大的希望。

    “够了,如果主子真的走了,就让他安安心心的去吧……”霓婉见秦落烟不断的对傅子墨做亲吻的动作,似乎有些不满,将满腔的怒火都发泄在了她的身上,“都是你!要不是为了救你,主子怎么会让那些人抓住了弱点?都是你这个祸水!主子生前那般看重你,如今主子走了,你该跟着他一起去!也不枉主子对你痴心一场!”

    霓婉的表情越发变得狰狞了起来,这一番话,不只是对秦落烟说,似乎也是在劝说她自己。她无声无息的捡起了丢弃在地上的长剑,然后缓缓的放在了秦落烟的脖子上,冷声道:“我说,够了!”

    秦落烟被泪水模糊了视线,一心只想着救傅子墨,哪里有心思去理会霓婉的动作和话,所以她仿佛没有感觉到脖子上的长剑一般,依旧倾身下去替傅子墨做人工呼吸。

    有那么一瞬间,连霓婉也愣住了,所以忘记了动作,任由长剑割破了秦落烟的脖子,几乎本能的,她伸手一缩,这才让秦落烟逃过了一场必死的结局。

    一直狠心的霓婉,连自己也不清楚,为什么会在最后时刻放弃了让秦落烟下地狱的机会,也许,是傅子墨的命令还潜意识的影响着她的动作吧,傅子墨命令她保护秦落烟,所以,她骨子里就有一股要保护秦落烟的信念存在。

    秦落烟脖子上的鲜血随着她倾身的动作滴落而下,滚烫的鲜血落在傅子墨冰凉的薄唇之间,像是盛开的红色牡丹,将他的薄唇勾勒出最娇艳的神色。

    突然,一声轻轻地咳嗽从傅子墨的口中传来。

    声音很轻很轻,如果不仔细听便会彻底忽略掉,可是,趴在他身上的秦落烟却听见了,也听清了。

    她顾不得自己的伤势,赶紧回头冲霓婉吼道:“身上有什么救命药没有,赶紧拿出来!”

    霓婉没有反应过来,“主子他都已经……”

    “有还是没有!”秦落烟低吼着,没有时间去听霓婉的废话。

    霓婉看了看傅子墨,震惊的发现傅子墨的胸膛竟然有了微微的起伏,她激动得险些失声,手忙脚乱的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来,甚至激动得根本没有心情去解释那瓶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秦落烟接了瓷瓶,打开瓶塞,将瓷瓶里的东西往傅子墨的口中倒,只是,让她没有料到的是那瓶子里装着的竟然是鲜血。

    血……

    一瞬间,秦落烟就知道了这是什么东西。

    麒麟血,一种看似能压制住傅子墨体内毒素的神奇药材,实则是比他体内的毒素更毒的东西,所谓的压制,不过就是以毒攻毒罢了。

    喝了麒麟血的傅子墨并没有立刻转醒过来,依旧处在昏迷之中,不过好歹是从鬼门关又缩回了一只脚来。

    秦落烟终于沉沉的呼了一口气,她温柔抚摸这傅子墨的脸颊,流着泪在他的额头上印上一吻,刚才的感觉,太过触目惊心,这辈子,她都不想再来一次。

    “子墨,这辈子让我死在你的前面,好吗?”她终于真实的体验了一次,不求同生,但求共死的心情,她根本不敢去想如果傅子墨真的救不回来了,她该怎样活下去?小御景又该怎样活过去?

    她和小御景的人生,早已经和傅子墨捆绑在了一起,傅子墨的仇人将会是她们的仇人,一旦傅子墨这颗挡风的大树倒塌了,那些人,又且会留下她们母子独活?这就是现实的社会,雪中送炭的人少,落井下石的人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