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六十六章 霓婉的故事
    夜色中,蛮国边城最大的客栈里,灯火辉煌,似乎越是接近死亡,便会越惧怕黑暗。霓婉花了大价钱,让客栈的老板将客栈里所有的灯笼都点了起来,她说,神话故事里,抓魂的鬼差都是在黑暗中前行的,如果客栈里没有黑暗,那傅子墨就能更安全一些。

    傅子墨和萧凡都晕了过去,两人的伤都很严重,城中的大夫来来去去在两人的房间之间辗转,院子里飘荡着浓郁的草药味道。

    秦落烟脸色苍白,整个人无力的站在长廊上,看着那些大夫往来奔走,蛮国的人也并不像传说中的每一个人都力大无穷,天生就是做将士的材料。

    她也是如今看了这些蛮国普通的百姓才知道,那些天生神力的蛮人,也只是占了蛮国百姓的一小部分而已,而且,据说是一些大的家族和皇室,因为血脉特殊,所以才拥有天生神力。

    血脉,那到底是种什么东西?秦落烟是越来越疑惑了,似乎这个时空里的人,并非生而平等,而一些特殊血脉的人生下来就会有与其他人不一样的地方。

    而她自己呢?又到底拥有了什么样的血脉?她的穿越,也和这血脉有关系吗?

    “主子的情况稳定了一些,大夫说如果能熬过今晚,应该就能躲过这一劫了。”霓婉走出傅子墨的房门来到她的身边,看她的眼神里多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秦落烟应了一声,没有回头,依旧看着远处漆黑的夜空。

    霓婉见她没说话,突然又问:“你说,人死了之后,真的会去另一个世界吗?”

    秦落烟这才回头,面对她的问题,连她自己都疑惑了,会去另一个世界吗?“可能吧。”至少,她死了之后,灵魂便来到了这个世界。

    “真希望有另一个世界。”霓婉在旁边的木栏杆上坐了下来,“这样主子如果去了那里,我也就可以跟着去了。”

    秦落烟诧异的看向她,皱眉问道:“你肯为他去死?”这就是传说中的愚忠?她一直无法理解这种愿意为主子去死的人,到底是什么东西,让他们这样的人能放弃自我,一生为了别人而活。

    “我当然愿意为了他去死,我的命,就是他给的。”霓婉目光有些飘远,也许是今天的事让她心有余悸,所以忍不住想找一个人诉讼她的恐惧,“我第一次遇见主子的时候,他八岁,我五岁。我五岁的时候,险些沦为一个老头子的玩具,幸好主子救下了我,不过,那时候,主子也身受重伤,他自己都只剩了半口气,却还是拿着匕首将那老头子的头颅砍了下来。”

    一个八岁的孩子,看人头颅宛若切菜,这本身就是一件细思极恐的事情。秦落烟不敢去想那个画面,可是却能从侧面知道傅子墨从小过的是什么日子。

    “主子救下我,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世界上谁也帮不了你,只有你自己可以。他不过是杀了这老头子而已,可是老头子的家人他却无能为力。”霓婉说起这句话的时候,嘴角是一抹苦涩的笑,“很残忍对不对?救了我,但是立刻告诉我最残忍的事实。”

    秦落烟点了点头,嘴角也挂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倒是很像他毒舌的风格。”

    “是啊,然后他就把他的匕首丢给了我,说让我自己解决那些来报复的人,而且,他对我说,要想保护自己,就要学会不折手段,哪怕装柔弱扮可怜,只要能给敌人致命一击,那做什么都是值得的。”霓婉靠在廊柱上,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果然像他说的一样,那老头子的儿子来找我报仇了,他没有帮忙,只是安静的躲在屏风后看着。而我……”

    “你那时才五岁……”秦落烟眼神里突然涌现出担忧。

    霓婉却摇头失笑,“五岁正好,五岁的孩子,能让人防不胜防,我听主子的话,卷缩着身子趴在那老头尸体的旁边,一副被吓坏了模样,可是当那老头子的儿子走过来的时候,我却握紧匕首刺进了他的胸膛。我……学得很快,对不对?”

    “呃……”秦落烟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她不知道,原来霓婉的经历竟然也是这么鲜血淋淋,一个八岁的孩子,教一个五岁的孩子怎么去杀人,他们的世界,让她难以想象。

    “你会不会觉得万一自己杀错人了怎么办,万一那老头子的儿子和他不一样,是一个好人怎么办?”霓婉傻傻的笑了起来,只是笑的时候眼中有泪,她没有等秦落烟回答,而是自顾自的说着:“我那时候就在想,是不是我杀错了,我很害怕,也很内疚……”

    秦落烟依旧沉默着,她不知道该去怎么评判一个想活下去的五岁的孩子。

    “可是……主子对我说了一句话,如果那老头子的儿子如果是好人,就不会出现在那里,他明知道自己的父亲在做什么,却没有阻止,而是在他父亲死了以后才出现。所以,只要在那里,谁来了,杀了,都不会错。”霓婉悻悻的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我无比庆幸听了主子的话,如果我们不抢占先机先下手,那我和主子谁都走不出那个房间。”

    她说完这一席话之后,就安静了下来,好一会儿都没有开口再说话,只是脸上是又痛苦又疼痛的表情。

    不知为何,秦落烟竟然觉得她似乎能隐约感受到秦落烟的感觉,当她五岁的时候,就跟着傅子墨学杀人,学生活,在她的世界里,傅子墨也许不单单是主子,还是她至亲至爱之人,是她的信仰,一旦这个信仰倒下了,她活着,也便没有希望了。

    这就是所谓的愚忠吗?

    秦落烟展开双臂,将霓婉抱进了怀中,贴近她的耳边,小声的道:“放心吧,他不会死的,他一定能撑过去的,因为,他……是我们的天。”

    如果是以前,秦落烟肯定不会说出这么男尊女卑的话,可是现在,她突然理解了一种以前从没明白过的意义。

    他,不只是守护她的天,还是很多人很多人的天,他们,要靠着这个男人才能存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