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六十八章 隐疾
    “这么容易哭,”傅子墨突然叹了一口气,又道:“我没有力气抬起手替你擦眼泪,别哭了。哪怕你是女鬼,我也不会放你走的。不就是另外世界里来的灵魂吗?我杀人不计其数,从我的手中不知道成就了多少鬼魂,他们生前不是我的对手,他们死了我又有何惧?所以,你觉得,我会害怕你一个灵魂?好了,别哭了,我又没说不要你。”

    傅子墨难得的用一种极度宠溺的眼神看着秦落烟,当秦落烟敞开心扉说出自己的来历之后,不知为何,两人彼此的感觉反而更近了一份。

    好一会儿,秦落烟似乎都没反应过来,直到傅子墨再一次轻笑出声,她才醒悟过来,娇叱道:“你耍我?”

    傅子墨不置可否,淡淡笑了笑,“怎么会?我是在向你表露真心,难不成你没听出来?”

    秦落烟冷哼一声,一拳敲在他的胸膛上,道:“好你个傅子墨,一醒过来就戏弄……”

    那个“我”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见傅子墨突然脸色一白,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鲜血溅到秦落烟的手背上,炙热的感觉真实而恐怖。

    “啊!”秦落烟惊呼出声,焦急的吼道:“怎么了,怎么了,傅子墨,傅子墨,你不要吓我……”

    她泣不成声不知所措,只能眼睁睁看着傅子墨脸色苍白的再次闭上了眼睛。

    霓婉带着大夫很快就冲了进来,大夫替傅子墨把脉,屋子里的气氛立刻变得沉重了非常起来。

    好一会儿,大夫才诊断结束,秦落烟不敢问结果,只能眼巴巴看着他。

    “神奇,真是太神奇了,王爷虽然依旧重伤,可是比起先前的情况来说已经好了很多了,老夫以为他要到明天才能确定走出鬼门关,没想到他的恢复能力竟然如此令人震惊。”

    大夫说了一席话,让急性子的霓婉着实又着急来一把,一手抓住大夫的胳膊吼道:“你到底说的什么意思!别浪费时间!”

    大夫被吓了一跳,赶紧一句话表述清楚,“老夫的意思是,王爷已经不会有大碍了,只要调养一段时间就能恢复如初。”

    “没事了?”霓婉好像还不能接受这个事实,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她看向秦落烟,问:“你听见了吗?”

    秦落烟带着三分茫然的点头,“听见了,听见了。”

    傅子墨没事了,这次是真的吓死她了!

    不过,许是心境经过大起大落,秦落烟已经有些受不了这刺激,话刚说完,整个人便晕了过去。还未来得及走出门的大夫又赶紧回来替她诊治。

    客栈里,大夫和药童们整整忙活了一个晚上,天亮的时候,那年迈的大夫才有些熬不住找了个偏房困觉去了。

    霓婉守了一夜,却依旧不肯从傅子墨的房间离开,她身边的人来了好几波,都想将她替换下去休息,可是她怎么也不肯。

    到了午时,沉睡的傅子墨终于再次醒来,只是这一次,比先前那次清醒显然更精神了许多。

    “霓婉。”傅子墨开口,将正站在床边发呆的霓婉吸引了过来。

    “主子,你终于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要马上叫大夫进来诊治吗,还是先让厨房熬点儿清粥过来?”霓婉来到床边恭敬的请示。

    傅子墨没有理会她的询问,而是看了一圈屋子,没有看见希望看见的人,皱眉问道:“她呢?”

    霓婉知道他问的是谁,所以立刻道:“侧王妃太累了,有些虚脱,现在应该在旁边的房间里睡着呢,要我去叫醒她吗?”

    霓婉正要动作,傅子墨便赶紧叫住了她,“不了,让她歇着吧。先唤大夫进来替本王诊诊脉。”

    “是。”霓婉应了一声,立刻转身出门,不过片刻的功夫,便将刚睡下没多久的大夫又给拉了起来。

    大夫屁颠屁颠的来到屋子里替傅子墨诊脉,完了之后,又问道:“王爷如今可有感觉哪里不适?”

    傅子墨皱了皱眉,冲霓婉使了个眼色,霓婉跟了他许久,自然知道他的意思,所以立刻打了一个手势给周围的暗卫,暗卫们很快就将屋子包围了起来,确保不会有其他的人能听见屋子里的对话。

    “本王没有感觉哪里不适……”傅子墨的脸色很沉重,在那大夫正要说话的时候,又说了一句,“更准确的来说,本王没有任何感觉。”

    那大夫先是一怔,随即便反应过来他说的意思,立刻从怀中掏出银针,举起银针就往傅子墨的手脚扎去,还紧张的问:“王爷,可有感觉?”

    傅子墨沉默了一阵,似乎是在极力的感觉,可终究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那大夫一见他的反应,吓得额头上冒出汩汩的汗水,赶紧拿着银针又去扎他其他的地方,可是从脖子以下,傅子墨竟然丝毫感觉不到疼痛。

    “王爷,你的手能动吗?动一动,让老夫看看可好?”那大夫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连声音都在颤抖,似乎也在极力的掩饰自己的恐惧。

    经过昨晚,这大夫已经知道了眼前这人的重要性,他只是蛮国边城一个小大夫,要是这样的贵人在他的手中出了任何的事情,哪怕和他没有关系,他也脱不了干系,他家上有老下有小,一家人还指望着他过日子,如果因此而受到了连累,那他家里的人后半辈子也就没了着落了。

    傅子墨点了点头,然后尝试着动了动自己的手指,他仰躺着,看不见自己的手指是否在动,只能去问旁边的大夫和霓婉,“本王的手指动了吗?”

    霓婉和大夫互看一眼,两人同时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沉重,霓婉眼眶一红,眼泪落下的时候,咬着下唇摇了摇头。

    “果然如此,还好昨晚半夜本王清醒的时候没有在她的面前露出破绽。”傅子墨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没有急着去询问大夫可还有挽救的方法,而是立刻对霓婉下命令道:“本王身体的事不能让她知道。”

    “主子,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想着她的感受,现在不应该是您最需要她的时候吗?”霓婉的心再一次因为傅子墨这句话而抽痛了一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