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七十章 变幻莫测的霸道
    萧凡没有想到她会突然进来,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似乎并不愿意自己如此狼狈的一面被她看见,不过,秦落烟还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就已经崩溃的哭泣,这让他瞬间忘记了尴尬,赶紧安慰道:“师妹,我没事。”

    他不说还好,这一说,秦落烟的眼泪更是止不住。这个总是将她的感受放在第一位的大师兄,在最需要关怀的时刻,却被她遗落在角落里。

    她摇着头,泣不成声,替他擦干净胸前的污渍之后才喂他喝粥。

    似乎唯恐她的情绪更加崩溃,萧凡极力的表现出一副很自然的样子,可是秦落烟还是发现了他喝粥时候的异常,他每喝一口粥,他的手指都在微微的颤抖,似乎是在忍耐着非常的痛苦。

    好不容易喝完一碗粥,萧凡的额头上已经满是细汗,他还是温暖的笑着,“师妹,王爷怎么样了?”

    “他没事了。”秦落烟放下碗筷,看了看冷清的屋子,忍不住问道:“大师兄,你是什么时候醒来的?”

    “昨日伴晚就醒来了,能留着这一条命已经是很幸运了。”萧凡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秦落烟的方向,似乎不愿意错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他的目光里,充斥着一种贪念和渴望。

    被他直勾勾的目光看得有些头皮发麻,秦落烟起身替自己倒了一杯热茶,又问道:“没有人来照顾你吗?”

    萧凡还沉浸在欣赏秦落烟的目光之中,听见这句话,眉头及不可查的皱了皱,然后继续温暖的笑,“我有手有脚,不用别人来照顾我,而且他们三餐送来得都很准时。”

    他不愿意欺骗她,所以只能错开这个让人有些心寒的话题。

    可是,秦落烟并不是个蠢笨之人,他一说,她就明白了,只是,她没有想到傅子墨的人会做得这么过分,以萧凡如今的状态,怎么可能自己照顾自己,可是他们,竟然眼睁睁的放任他苟延残喘。

    原本就对萧凡非常的内疚,如今看见萧凡遭到这种对待,秦落烟的怒火便丝毫忍不住了,她收拾了碗筷,对萧凡道:“我去大些热水来替你擦擦。”

    许是对她的情绪太过了解,萧凡忍不住就开口叫住了她,“师妹……别为了我和他闹矛盾,我希望你快乐。”

    “嗯。”秦落烟低着头,不让萧凡看见她眼中的水雾,赶紧狼狈的转身退出了房间。

    出了房门,她抬手抹了抹眼泪,然后就来到了傅子墨的房间,房间里,霓婉正在给傅子墨念信,见她进来,赶紧收拾了信函站到一旁。

    秦落烟没有去看傅子墨,而是笔直的走向霓婉,冷声问道:“霓婉,是你让人那么对萧凡的吗?”

    霓婉眉头一挑,余光不自觉的扫了一眼傅子墨的方向,然后眉头皱了皱,冷笑道:“他和我们非亲非故,请人给他看病,还供给他一日三餐,已经是对得起他了。”

    “非亲非故?”秦落烟厉声喝道:“他是我的大师兄!你凭什么那么对他?”她非常的愤怒,抬起手就要打霓婉,霓婉目光直视着她,却没有丝毫的退缩,却也没有躲开她那一巴掌的意思。

    “住手!”傅子墨终于冷冷的开了口,看秦落烟的眼中已经没了温柔,只轻哼一声,道:“落烟,你何必为难霓婉,其实你心底是知道的,能让霓婉那么对待他的人,只有本王。”

    秦落烟举起的手,僵硬在半空没有落下,眼泪却不争气的落了下来,她其实早已经猜到了,可是却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她不愿意相信她在乎的男人会去伤害大师兄,因为手心手背都是肉,她骨子里是不愿意让他们伤害到彼此的,所以,她自私的选择相信是霓婉擅自主张做的这个决定。

    “你为什么,为什么……你明知道大师兄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秦落烟的眼泪一颗颗往下掉,感觉心脏抽痛得厉害,手缓缓放下来无力的垂在两旁,却又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来积蓄力量。

    傅子墨的眼中,闪过一瞬间的心疼,不过很快又将心疼隐藏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麻木和冷酷,“为什么?本王的侧王妃竟然如此在意别的男子,难道本王不该折磨他?别以为本王不知道,当初你在兵器作坊里做过什么,你和他之间不清不白,将本王放在了哪里?本王不取他性命,已经是莫大的恩赐了,怎么,你还要为这个男人还和本王哭闹吗?”

    他都知道,原来,傅子墨都知道!

    秦落烟有些惊恐的看向傅子墨,在兵器作坊里的时候,萧凡生活不能自理,他的身体都是她在清理,这种事放在这个社会来,的确让人难以接受,虽然傅子墨的思想要比其他人开明得多,可是她却也依旧不敢随意冒这个险告诉他实情。

    “你……你先前还对我那么温柔……”秦落烟有些接受不了他前后的反差,眼中出现了一抹疑惑。

    “先前,先前你在本王的面前替别的男人说话了吗?本王给过你机会的,只要一直默不作声,安静的做好你一个侧王妃该有的样子,和那些不三不四的男人保持距离,本王当然会疼你宠你,毕竟,你可是本王孩子的娘亲,可是……你还是让本王失望了。”傅子墨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似乎不愿意再看见她。

    只是,他的一席话,到底在秦落烟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傅子墨从来就是这样,不管对与错,但凡是他认定的事情,就会霸道的坚持到底,所以,现在他认为秦落烟在维护萧凡,便对萧凡有了排斥?

    “傅子墨!你明明知道大师兄对我来说是不一样的,你怎么还这样……你就不能理解我,信任我……”

    秦落烟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傅子墨再次开口打断了她的话,“够了!在本王看来,他就是一个男人!还是一个被你看光了身体的男人,你和他之间,让本王觉得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