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七十二章 绝望
    “子墨……”秦落烟哽咽出声,表情和语气都带着祈求的意味,“子墨,我对你的感情,你就真的感觉不到吗?你是看着我走过来的,在天机阁的时候,你明明都看见了萧凡为我们做出的牺牲,我这辈子是欠了他的,他在我的心中,是恩人,是亲人,却独独不是爱人,我爱的人,只有你啊,子墨……”

    秦落烟哭泣着,她不介意将自己心中的想法说出来,有太多的误会都是由于相爱的两人太过吝啬于诉说才造成的,所以她爱他,她想让他知道。

    傅子墨沉默着,眼中的怒火没有丝毫的消减,不过那其中却一闪而逝的哀伤,他缓缓的低下了头,似有些不忍去看秦落烟伤心的脸。

    “子墨,我爱你,我爱你,你才是我唯一的爱人,请你……相信我,可以吗?”秦落烟扶着萧凡,直直的看向傅子墨,在这种时候,她只想向傅子墨解释清楚,哪怕卑微一些,只要能消除两人的隔阂她觉得都是值得的。

    只可惜,傅子墨却依旧没有说话,只是坐在轮椅上沉默着。

    空气中,漂浮着若有若无的腊梅气息,淡淡的清香不知何所起,却在这样安静的环境下无端的给人一种哀伤的感觉。

    许久之后,傅子墨再次抬起头,眼中的怒火是消散了,可是却也只剩下冰凉一片了。

    他说:“本王的女人和其他男人有了肌肤之亲,现在你却来告诉本王,你爱的是本王,那你的爱,还真是廉价。本王记得,你以前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这就是你所谓的一双人吗?本王……是不是该成全你们?”

    “不、不……”秦落烟越发恐惧了,傅子墨的表情太冷漠了,这比他愤怒还要让她担心,他愤怒说明他还在乎,可一旦他变得冷漠,也许,就代表他真的放弃她了。

    “对了,你和你的大师兄关系如此暧昧,那小御景,真的是本王的儿子吗?”傅子墨一沉着脸,冷哼一声,“混淆皇室血统,可是灭满门的死罪!”

    原本的秦落烟,已经被逼到了绝望的边缘,而傅子墨的这句话无疑是压死她灵魂的最后一根稻草,当他怀疑小御景的出身的时候,秦落烟便知道,有些事情,到底已经不是她能控制得了的了。

    “傅子墨!你怀疑我可以,但是你不要怀疑小御景!他是你的儿子,是你的儿子啊,你怎么能怀疑他,他还那么小,那么小……”秦落烟抽泣着,许是情绪太过激动,她只觉得心头一痛,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被她一直扶着的萧凡,眼睁睁看着她鲜血溅在地上,一双眼睛立刻瞪大了来。他看了看秦落烟,又看了看傅子墨,突然下定了决心。

    他推开了秦落烟,想要起身去傅子墨的方向,可是身体还是太虚弱了些,刚一动,眼前一黑又倒在地上。他趴在地上,仰起头,固执的看向傅子墨的方向,道:“师妹爱的是你,虽然我也希望师妹会分给我一丝一分的爱,可惜的是,在这种情况下,她依旧在意的是你的感受。我已经是将死之人,早几天晚几天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如果因为我,让师妹受到这种指责和怀疑,那我继续撑着这最后的几天又有什么意义?”

    听见萧凡说出这些话的时候,秦落烟顿时大惊失色,她从他的话里听出了对生的绝望,本能的就想要去劝阻他,可是,她的动作到底还是晚了一些,萧凡的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只金钗,他握着金钗已经往自己的脖子插了过去。

    那金钗是她头上的,秦落烟惊叫出声,伸手就去抢他手中的金钗,可惜还是慢了一步。

    金钗,插入了萧凡的脖子,顿时血流如注。

    秦落烟的手就那么僵硬在半空忘记放下,这一幕就这么真实的发生在她的面前,而她却无力阻止。

    “为什么!”秦落烟转头看向傅子墨的方向,低吼道:“我不懂武功,我拦不住他,可是你们呢!你们一个个都是高手中的高手,只要你们动动手指,他一个孱弱至厮的人怎么可能伤到自己!你们、你们是故意的!”

    秦落烟没有说错,其实在先前萧凡动作的那一瞬间,霓婉是可以阻止的,可是……傅子墨冲她使了个眼神,然后她便选择了漠视。

    如果说,先前秦落烟对傅子墨还抱有回心转意的希望的话,那这一瞬间,在萧凡的脖子喷溅出鲜血的时候,她便彻底绝望了!

    萧凡对她来说是至亲之人,而傅子墨却放任他的死亡,所以,从这一瞬间开始,她就知道,他和她之间,总归是留下了一条难以跨越的鸿沟。

    院子里的风有些大了,秦落烟趴在萧凡的身上哭得声嘶力竭,萧凡的鲜血还那般炙热,她的手上,身上,脸上,都沾满了他鲜红的血液,那血液滚烫,烫得她灵魂生生的疼痛。

    “霓婉,把休书拿出来!”

    在秦落烟最绝望的时候,傅子墨的态度不但没有丝毫的放软,反而冰冷的说出了这句话。

    休书!

    秦落烟听见这两个字的时候,有过一瞬间的抽痛,可也仅仅一瞬而已,随之而来的便是痛到深处的麻木。

    霓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休书,她的手捏着那休书,似乎太过用力,休书被她弄得有些皱褶。

    “把休书给她,将她赶出去。”傅子墨对霓婉下了最后的命令,然后便撇开头去,不再看秦落烟的方向一眼。

    霓婉顿了顿,咬牙道:“是!”

    她拿着休书走到秦落烟的面前,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犹豫了一下,道:“对不起。”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说这一句对不起,可是,就是那么本能的说出来了。

    霓婉将休书放在了秦落烟的面前,然后叹了一口气,转身回到傅子墨的身边,推着轮椅离开院子。

    院子里的风越发的大了,风吹动了那薄薄的一纸休书,让休书的一角飘零的随风而动。

    秦落烟没有去看那休书,她只是一瞬不瞬的盯着萧凡渐渐冰凉的尸体,风声中,似乎隐隐飘荡着“师兄”两个字,可是她却听不清,听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