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七十四章 他离开了
    老妇人将秦落烟扶了起来,秦落烟咬紧牙关对老妇人道:“老婆婆,麻烦你扶我到门口看一看吧,我是我和师兄一起的,他不会突然消失的!”

    “哎呀,你这小丫头,还不相信我老婆子的话吗?我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不会骗你的,你要是实在想去看看,那便去看吧。”老妇人是个心善的,见她如此执着便扶着她往门口走。

    这是一个简单的小院,看得出这并不是一个富有的家庭,院子的角落里,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正拿着扫帚在扫雪,看见两人出来,放下扫帚就对那老妇人道:“你怎么把她扶出来了?她身体弱,你也不让人多歇歇。”

    “哪里是我要她出来的,她非说她师兄和她一起的,所以要出去找人,我能有什么办法。”老妇人也委屈。

    那老头子一听,也劝说道:“姑娘,是老头子我将你救进来的,当时我可是真没看见旁边还有什么人,你是不是记错了,会不会是你的师兄丢下你走了?”

    “不可能!”秦落烟眼眶中涌出了泪水,她的师兄已经死了,一具尸体,怎么可能自己走掉?所以师兄一定还在她来时的路上,一定还在的。

    她这样告诉自己,固执的往门口走去。

    两名老人互看了一眼,都摇了摇头,却还是一起跟着她出了院门。

    院子门口,的确除了积雪再无其他,连昨日她行走过的脚印都消失不见。秦落烟眼眶越发的红了,哽咽了一阵,迈开步子往客栈的方向走,她坚信,师兄一定是掉在了路上的哪个地方了。

    “哎呀,姑娘,你真是固执。”老头子连连点头,却又不放心这样看着她走,只能对老妇人道:“老婆子,你跟着她去看看吧。”

    “不用你说我也会跟着她的,你先回去做饭吧。”老妇人对老头子点了点头。

    秦落烟沿着通往客栈的道路走,越走,越是心凉,虽然有阳光,可是因为积雪的关系,路上的行人并不多,有很多人都在清扫自己门前的积雪,她边走变问,却没有一个人看见萧凡的尸体。

    半个时辰以后,秦落烟来到了傅子墨等人居住的客栈,客栈门口,两名伙计正在清理灯笼上的冰渣子,门口的积雪上残留有一片杂乱无章的脚印,似乎有很多人马经过。

    秦落烟站在客栈门前,脚步生生停下,竟是不敢再靠近半分。

    “姑娘,你都找了这一路了,却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找到,我看你师兄啊,肯定是自己走了,要不我们回去吧。虽然你我非亲非故,可是我女儿要是活着的话,应该也和你一般年纪,所以老婆子我啊实在不放心就让你走下去。”老妇人叹了一口气,忍不住又劝说道。

    秦落烟微微冲老妇人点了点头,鼻头有些发酸,“谢谢你。”

    老妇人摇摇头,准备拉着她往回走。

    “等等,我还想问最后一次。”秦落烟拍了拍老妇人的手,这才转身往客栈的方向走去,来到门口,她对那两名清理灯笼的店小二问道:“小二哥,麻烦你帮我通报一声包下这个客栈的客人,就说秦落烟有事想问。”

    她虽然不想再和傅子墨接触,可是为了萧凡,她愿意放弃一切尊严,傅子墨的人神通广大,一定能知道萧凡的尸体在哪里。她已经欠了萧凡一辈子,不能再让他死了之后还不能入土为安。

    “你要找昨日包下客栈的那些人?”店小二问。

    “嗯。”秦落烟应了声,手心里有不知不觉冒出来的冷汗。

    店小二悻悻的笑了笑,“那你来得可不巧了,今天早上那些人就走了,现在啊,估计已经出关了吧。那些人原本就不是蛮国的人,听里面人交谈的时候说起出关的事来着。”

    “走了……”秦落烟呢喃着,心突然就那么空了一下。

    他,就这么离开了么?

    “姑娘?”老妇人也跟了过来,“你的亲人先前住在这客栈吗?”

    秦落烟回过神,摇摇头,却没有说话的心情,只是麻木的转过身迈开了脚步。

    没了傅子墨,没了萧凡,这天地间,还有她秦落烟安身之地么?头,一阵阵的疼痛,秦落烟揉着太阳穴,拖着沉重的步伐麻木的往前走着。

    许是心情太过焦虑,她刚走了几步,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屋子里没有点灯,只有屋子中间用来取暖的炉子里有零星的火光。

    守在床边的老妇人借着那零星的火光见她醒来,这才掏出火折子点燃了桌上的桐油灯,在这个并不富裕的家庭里,并不是每天都能奢侈的点灯的。

    “哎哟,姑娘,你又何必伤心难过,身体可是自己的,伤了坏了,可只能是自己受苦。”老妇人苦口婆心的说着,又端了一碗清粥过来,“赶紧吃点儿东西吧,你这一天一夜都没吃过东西了,再这么下去铁打的身体也熬不住啊。”

    有时候,秦落烟真的觉得上辈子不知道到底做了多少好事,才能让这辈子每每在绝境的时候都能遇上这样的好人。

    她心中虽然痛,可是却也知道,对于老妇人这样的陌生好人,她应该心怀感激,而绝不是将自己脾气和心境发泄在她们的身上。

    所以,她扯出一抹牵强的笑,向老妇人道了谢之后才接了清粥。

    看着她吃粥,老妇人一脸的安慰,“对,对,多吃点儿才有力气。人啊,活一辈子,哪里能事事如意的,身体好,就已经足够了。”

    “嗯。”秦落烟应了声,只是眉宇间的哀愁却始终化不开去。

    “对了,姑娘,还没问你叫什么名字呢。”老妇人和她闲聊着。

    “我叫秦落烟。”秦落烟恭敬的回答,却没有想到当她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那老妇人露出了极其怪异的表情。

    “秦落烟?”老妇人诧异的瞪大了眼睛,赶紧又问:“那你可认识一个叫秦翼生的孩子?他说他有个姐姐叫秦落烟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