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北上春城
    突然从老妇人的口中听见“翼生”的消息,秦落烟还有些没反应过来,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又确定的问了一次,“您是说秦翼生?”

    “对啊,十来岁的孩子,可懂事了。”老妇人提起秦翼生的时候眼中满是赞赏,不过随即眉头又皱了起来,长叹一口气道:“只可惜,是个命苦的孩子,好像受了很重的伤,也不知道有没有寻到那味可以医治他的药。”

    “受了重伤?到底是怎么回事?”秦落烟听到这里,立刻紧张的放下了碗筷,拉着老妇人问。

    老妇人见她如此模样,立刻明白过来,“看来翼生那孩子还真是你的弟弟?”

    “对,是我弟弟。”秦落烟也完全没有想到,这世上有些缘分竟然如此的奇妙,在最不可能的地方,她居然听见了翼生的消息,当她以为在这个世界只剩下自己的时候,听见了翼生的消息。

    对啊,她还有翼生,还有在北冥国的吴懿,他们都是她的亲人,她不是孤单的,她相信,只要生命还在,总有一天她和亲人们都能团聚的。

    “我就说怎么一见你这丫头就觉得亲切呢,原来是翼生的关系,现在仔细想来,你和翼生看人的眼神还真是像呢,都是那么纯净又干脆。唉,不瞒你说,老婆子我这条命还是翼生救的呢,那日外出关外遭遇了强盗,我和老头子险些就被那些强盗给打死了,还好翼生和他师傅出现了,这才救下了我们老两口。”

    老妇人将和翼生认识的经过说了出来,语气里的感激之情没有丝毫遮掩,“你是不知道,在关外遇到强盗,周围的人谁也不敢帮忙的,你说,翼生一个十来岁的孩子,就是有勇气站出来,而且还是在他身上有伤的情况下。他啊,可是我和老头子一辈子的恩人呢,也许这就是天意,好人有好报,能救下你,也算是我们报了恩人的一份情谊了。”

    “我相信翼生救你们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要你们的报答。老婆婆,您能不能先告诉我翼生到底怎么了?”秦落烟心中着急,可是人老了也就变得唠叨了,老妇人说了这么长一席话却依旧没有提到重点。

    老妇人猛地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儿,“瞧我这记性,我这就告诉你。翼生啊,好像是练功的时候有些走火入魔,具体的老婆子我也不懂,只是听他和他师傅说话的时候听了一句半句,他们两人来蛮国,似乎就是寻一种能医治他的药,那药生长的蛮国北边,所以他们就往北边去了。”

    “北边……”秦落烟的脸色顿时沉重了起来,蛮国本就不下,又只有北边这个大概的范围的话,就算她要去寻找也宛如大海捞针,根本不可能轻易找到。听到这里,她的一颗心又悬了起来。

    见她神色突然变得失落,老妇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丫头,你也别着急,这蛮国虽大,但是城市却并不多,北面的大城也就两三座,未必就找不到的。”

    “是吗?”秦落烟眼中重新燃起希望。

    老妇人肯定的点了点头,“当然是真的,北面只有春城、雨城和雪城三个大的城池,分别由蛮国的三位大将镇守,最是富饶,人口也多,所以他们最有可能的就是去大城市里寻药,因为在珍贵的药,在那些大城池的市场里都是能买得到的。”

    “如此的话,那我倒是可以去试试。”秦落烟下定了决心,要北上去寻翼生,翼生如今生死未卜,她实在不能什么也不做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多一个人多一份力气,她实在不愿再看见自己在乎的人出任何事了。

    一个再绝望的人,如果有了目标,人生就还有希望,绝望便不会真的吞噬掉她整个的灵魂。

    那天夜里,秦落烟辗转反侧,睡眠朦朦胧胧,似乎在睡,又似乎一整晚都在想乱七八糟的事情,她的思维很混乱,眼前时而是萧凡临死时的模样,时而是秦翼生将死的情形,无数的哀伤和担忧充斥着她的脑海,到了第二天早上,她迫不及待的就去向老两口告辞离开。

    她身无长物,自能从怀中掏出一些碎银子留下,两老口推辞了一番,却拗不过她的坚持,终是收下了那碎银子。

    临走之时,两位老人像是对待自己亲人一般,替她包好了路上吃的干粮,还准备了一两套赶紧的衣裳,千丁玲万嘱咐的让她一路小心注意安全。

    秦落烟的心,是感动的,也许,只有在这种偏僻的城池里,在这网络并不发达的古代,才会有这种淳朴之人,换了现代,就连自己的邻居都未必认识,更不用说对一个陌生人心怀好意。

    从蛮国边境城池北门出去,顺着驿道走,据说有半个月的路程便可以到达北面的第一个城市春城。秦落烟被傅子墨赶出客栈的时候,身上的银钱并不多,所以在出城之前,她去了一趟当铺。

    当她将那块傅子墨给她的玉佩当掉的时候,她没有丝毫的犹豫,如果感情都消失殆尽了,她留着那玉佩也是徒增伤感而已。

    那玉佩虽然值钱,可是当铺的伙计见她是外地口音,所以将价格压得很低,不过三四百两银子而已,秦落烟也无所谓,三四百两对她如今来说也极其重要了。

    只是,她不知道,当她离开那当铺之后,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就来到了当铺里,将她当掉的玉佩又重新买走了。

    秦落烟有了钱,上了驿道就租了一辆马车,赶车的是个中年人,很是健谈,一路上向她介绍了不少的蛮国风土人情,出乎她的预料,蛮国虽然带了一个“蛮”字,可是这里的人却并不野蛮,反倒是比南越的人要淳朴很多,身上流露出更多的是一种爽快的感觉。

    半个月的时间,对于心有些麻木的秦落烟来说,晃眼便过了,似乎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人已经出现在了春晨的城门口。

    “姑娘,半个月三四两银子,结了账之后我们就各奔东西了。”中年男人将马车停在门口之后,憨厚的对秦落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