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七十七章 瞧热闹
    春城的内部,果然和那妇人说的一样,城内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沿街的店铺和小商贩生意似乎都很火红,来往的行人也是步履匆匆,每个人似乎都忙碌的做着自己的事。

    秦落烟先找了一个客栈安顿下来,店里的伙计似乎见多了她这种其他国家来的人,所以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诧异,满脸的热情,没有丝毫的歧视和排挤。

    小二将秦落烟带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秦落烟随手拿了几个铜板给那引路的小二,小二的连连道谢,态度更客气了一些。

    “对了,小二哥,请问这城中有专门卖药物的街道吗?”秦落烟叫住了正要离开的店小二。

    店小二得了赏银,回答问题也就积极了很多,“有啊,别的不说,周围的城市中,就春城的草药一条街是最出名的,在蛮国,但凡是你能叫得出名号的药,都能在那条街里找到。”

    “哦?”秦落烟的眼神顿时亮了起来,如果这样的话,翼生他们来这里的机会便更大了,“那草药一条街往哪个方向走,我想去转转。”

    “不远,不远,你出了客栈往右一直走,看见一个牌坊的时候顺着牌坊拐进去就到了。”店小二赶紧回了话。

    秦落烟道了谢,那小二才离开。

    连日来的奔波,已经让她身心疲惫,可是一想到翼生现在处境堪忧,她又不想耽搁丝毫的时间,所以简单的梳洗了一番之后,她就出了客栈。

    她沿着长街一直走,刚走了一会儿就听前方人声嘈杂,她心中着急,所以并不喜欢看热闹,正准备绕开人群聚集的地方往前走,可脚步刚一动,并被身后的人推着往前走了过去。

    无论古代还是现代,都不能小看了吃瓜群众的力量,秦落烟这小身板不过被轻轻一推就往前跌了过去。

    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她如果倒下了,极易发生踩踏事件,所以她本能的就惊恐叫出声来。

    她以为危险不可避免了,可不知哪里来的一只大手在她身下拖住了她,那手掌一个用力又将她往前轻轻带了一下,她才脚步踉跄的站稳了身形。

    她疑惑,往四周的人看去,可那些人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竟是没有救过她的反应。她找不到先前救自己的人,也没多想,毕竟有些人做了好事未必想要所有人都知道。

    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她已然被挤到了热闹的最中间,被人群自动围起来的三丈长宽的空地上,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婆婆拉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儿跪在了一辆马车的面前。

    只听那老婆婆哭诉道:“城主大人,您就收下凤儿吧,我那孙子的救命钱是您出的,我们家什么都没有了,就剩下这几个闺女了,这凤儿出落得最水灵,我们只能用她来报答城主大人的恩情了。”

    秦落烟没有想到,原来人们看的是这么一个热闹,听了那老婆婆的话,她心中有些愤然,这老婆子的做法让她很不能认同,就算是那城主帮过她家,她也不能完全不顾自己孙女的幸福,将自己的亲孙女当成礼物一样送出去。

    “城主大人说了,没指望你们能报答什么,再说了,城主大人家中也不缺美娇娘,你还是将这孩子带回去吧。”坐在马车前赶车的是个二十来水的小厮,马车的两边还站着十来名强壮的护卫,随时警惕的观察着周围的人群。

    老婆子却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几个响头就撞在了地上,继续道:“老婆子知道城主大人家中美娇娘很多,可是,我老婆子也绝对不是一个欠人人情不还的人,这丫头若是没有被城主大人宠幸的命,那就让她做个丫鬟也好啊。”

    “你这老婆子,怎的就是说不听,都说了,我家城主大人不要你的孙女!”那小厮年轻气盛,也就没什么耐心,见老婆婆不听劝,也上来了火气。

    “城主大人不要的话,那孩子活着也是浪费我们家的粮食,倒不如让她就跪死在这里好了。我们家穷得都快吃不上饭了,孙子都吃不饱,哪里还有这丫头的吃食。”老婆子说话的时候,又一巴掌拍在那女孩儿的后脑勺上,怒道:“你这丫头,要怪就怪命不好吧。”

    都说老来小,老来小,这人越老,做事情反倒越是像个孩子。那老婆子的动作语气虽然像个孩子,她说出的话,却越发让秦落烟觉得不耻起来。

    听这老婆子的意思,分明是觉得孙女的命不如孙子值钱,所以要孙子吃饱了,才有这女孩儿的吃食,这种严重的男尊女卑的观念,在这老婆子的身上体现了淋漓尽致。

    “哟,这老婆子是自己养不活孙女,想把孙女塞给城主大人啊。”

    “你看,这原形毕露了吧,还说什么是为了报恩,这人呐……”

    “城主大人好心帮了她家,她还赖上了,真是不要脸。”

    人群里,立刻热烈的讨论了起来。非议的声音让那老婆子有些脸红,可是却并没有就此作罢的意思,反倒是破罐子破摔的又磕起头来,“城主大人,我老婆子虽然是个粗人,却也是知道礼义廉耻的,若不是家里实在过不下去了,谁能舍得将自己的亲孙女送出来啊。城主大人,您看看这丫头的模样,你看看吧,若是看得上就收了做个暖床丫头,看不上就让她做个烧火丫头也行啊,只要有口饭吃,您就是做了大好事,功德无量啊。”

    那女孩儿由始至终都低着头,一直没吭声,哪怕那老婆子哭诉的时候,她似乎都毫无所觉,只是那么安静的跪着,所以众人都没看清她到底模样怎样。

    那老婆子哭诉完之后,抓着那女孩儿的下巴,将女孩儿的脸抬起来正对马车的方向,似乎是想让马车里的人看清女孩儿的模样。

    当女孩儿的脸抬起来的时候,周围的人群里顿时出现一阵阵抽气的声音,也许,谁都没有想到,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儿,竟然能生得如此的标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