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八十章 落入魔掌
    她刚一动,林清风的脸色便沉了下来。

    “林城主,既然是朋友,你……不会要限制我的人生自由吧?”她眨巴着眼睛,佯装单纯的问。

    林清风嘴角的笑,越发让人捉摸不透了,他一瞬不瞬的盯着她,“落烟姑娘,真是让林某人佩服。”

    “那林城主的意思是……”秦落烟站在林清风的面前,试探着问。

    林清风慵懒的往椅子上一靠,喝了一口茶之后道:“秦姑娘不远万里从南越国来到蛮国的北方,不会是为了来观赏风景的吧。虽然不知道秦姑娘到底要做什么,可是在这春城里,我林某人倒还有些实力的,或许能帮得上忙也说不定呢,你确定要将我拒之门外?”

    这一点,秦落烟到并不否认,如果能用林清风的势力帮忙查找翼生的下落,肯定会更加容易,只是……

    “我不是想将林城主拒之门外,只是我实在是没有和林城主作为等价交换的东西而已,既然我还不了林城主的情,我就不敢随意接受林城主的好意。”

    “我说了,只是想和你做个朋友而已。”林清风见她态度坚决,脸色越发的冷了。

    有一种人,已经习惯站在高位发号施令,一旦有人反抗了他的意志就让他无法接受陷入一种类似于强迫症的征服感。

    所以,当秦落烟反抗得越是激烈,越是不将林清风放在眼中,他越是不可能轻易的放她走。

    “如果这就是林城主的待客之道,那我只能说,我们道不同,不相为谋。”秦落烟叹了一口气,她何尝不知道不能挑衅这种高位者的权威,可是,有些东西,她实在是付出不起。这林城主的口碑就是风流成性,她实在不愿意在这种时候还对他虚与委蛇。

    “好一个道不同不相为谋……”林清风叹了一口气,“这春城里的姑娘,哪一个不想得到我的青睐,偏偏遇见一个你这样的,可是怎么办,你越是拒绝我,我反而越是想要得到你!”

    当林清风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秦落烟瞪大了眼睛,他终于还是说出来了。她忍不住嘴角勾起冷笑,男人,果然都是用欲望思维来思考问题的人,当初的傅子墨如此,那凌家大少爷如此,现在,这林大城主也不过如是。

    她忍不住缓缓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像是下定了决心一半,她一把拿起桌上的茶杯猛地摔在地上。

    林清风还没弄明白她到底要做什么,秦落烟却已经拾起了地上的一片茶杯碎片往自己的脸上割去,“看来林城主也是看上了我这张脸,没关系,你喜欢,我毁了还不行吗?”

    总归和傅子墨已经形同陌路,这辈子,她的心底怕是再也不会住进另一个人了,心已死,要这皮囊来又有何用,不过是徒增烦恼而已。

    “白痴!”林清风似乎没有料到她的反应竟然如此的激烈,不过到底是武将出身,所以反应速度很快,一把就捏住了秦落烟的手腕,略一用力,就让她吃痛的松开了茶杯碎片。

    秦落烟直直的迎视着他的目光,“你拦得住一次,能拦得住以后的每一次吗?”

    林清风冷然的咬着牙,眼中怒火剧烈的燃烧着,“我何须拦以后的每一次?我只需要告诉你一句话而已。你可以毁了你的脸,可是我要的却并不是你的脸,而是你的身体,有本事,你把自己的身体也全部毁去!不过你可要考虑清楚,为了我这么一个人,毁了自己的身体,可值得?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我自然是无所谓的。而且……”

    他说着故意凑近秦落烟的耳边吹起,缓缓地道:“就算你的身体毁了,只要那地方还没毁,我就能要了你,你信不信?”

    信不信?

    秦落烟简直没有想到一个人竟然可以无耻到了这个地步!他居然可以说出这么恶心的话来!

    林清风突然松开了她的手腕,冷笑道:“我林某人可从来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我说得出就做得到,你大可以试试伤了自己,那下场我敢保证比你现在还要惨十倍。”

    他说完这句话,不慌不忙的走到了门边,拉开门,对着门外击掌三声,很快就有小厮上来,那小厮凑近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然后便退了下去。

    林清风嘴角的笑,越发的明媚了,他转身对秦落烟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对了,你那个刚买的丫鬟可没有你这么激烈的性子,她似乎倒是很喜欢和林某人做朋友,已经跟着林某人的贴身护卫去了城主府了。”

    “你!你挟持了她!”秦落烟握紧拳头,到底还是和她预料的一样,这些人做的都是些强盗行径!

    林清风摇摇头,“不,我的人可没有逼她,你不会以为她那婆婆费尽心机将她塞入城主府真的就只是为了让她有口饭吃吧。所以,她可是恨乐意去城主府的。”

    秦落烟沉默了,其实,她心中多少是能判断得出的,只是,当她救下那个女孩儿的时候,她以为已经改变了女孩儿的命运,谁知道,这命运,原来是那女孩儿自己选的,她还以为,那女孩儿是被强迫的。

    “那她去好了,我不愿意去。”秦落烟冷冷的说。

    林清风轻哼一声,突然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这可由不得你了。”

    说完这句话,林清风手抬起,看似缓慢,实则迅速的摁在了她的脖颈后,也不知他到底按了什么穴位,秦落烟只觉得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

    “我已经对你够客气的了,你要是乖乖听话该多好,凭你这姿色,我肯定会很宠你的,可是,你非逼我用强。”林清风无奈的摇了摇头,接住了滑落的秦落烟。

    很快有两名老婆子上了二楼来,在林清风的吩咐下,一左一右的去扶秦落烟。

    “送到我在茶府的专用厢房去。”林清风吩咐道。

    两名老婆子应了声,扶着秦落烟往后院走。

    等几人离开之后,林清风略微整理了一番凌乱的衣衫,又重新做回了茶案后,又吩咐小厮道:“时辰到了,去看看殷公子来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