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八十一章 殷公子的身份
    一辆马车在茶府的正门停了下来,一名带着斗笠纱帽的贵公子下了马车立刻就由专门的人将他迎了进去。

    能进这茶府的,都是春城里非富即贵之人,所以茶府很是清净,一路上也并未碰见几个相熟的客人。

    “近来茶府的收益情况怎么样?”戴斗笠的贵公子,一路走,一路问那来迎接的人。如果常来这里的人必然能认出,这引路的人,正是茶府里的大管事。

    “回殷公子的话,近来茶府的受益比年前好了一番不止,这还要多亏城主大人的照拂。”大管事恭敬的回话,这殷公子才是茶府的幕后东家,虽然一年到头也来不了一次,可是每次见到他本人,大管事心中还是有些发悚。这殷公子浑身上下的上位者气息,比起城主大人来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嗯,那就好。”带斗笠的贵公子点了点头,脚步却突然一顿,抬眼看去,恰好看见两名老麽麽扶着一个女人从长廊转角消失,他诧异的看向那个方向,想再看仔细一些,可是人却已经消失。

    不得已,他转头问旁边的大管事,“那人是谁?”

    “你说那个女人啊,据说是一个今天在大街上被城主大人看上的一个姑娘,那姑娘有些骨气,任凭城主大人怎么示好,就是不为所动,最后没辙了,城主大人只能用了强。”大管事解释着。

    戴斗笠的贵公子沉默了一瞬,手指却不自觉的有些发白,好一会儿之后,他又问:“林清风经常带女人来茶府?”

    大管事摇摇头,“那到没有,城主大人每次来也只是喝喝茶小憩一会儿而已,带女人来还是头一次。不过城主大人平时也没什么爱好,就好女色这一口,尤其喜欢享受女人对他膜拜的姿态,城主府里的被他收了的小妾都有十几个,他一般都是用花言巧语之类的迷倒女人,让女人自愿跟着他的,对女人用强也倒还是第一次。”

    “林清风虽为武将,可是一身气质倒是很容易骗人,女人被他骗不足为奇。只是……”戴斗笠的贵公子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叹了一口长期,然后招招手让那大管事附耳过来。

    他在大管事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那大管事便大吃一惊,难以置信的看向他,“殷公子,这样做会不会不妥,那可是城主大人,今后我们茶府在这城中的生意还要靠他扶持的。”

    “有时候,生意什么的和某些东西比起来,也就不那么重要了。快去吧。”贵公子吩咐了之后,大步往前走去。

    大管事在身后愣了愣,随即嘀咕了几句什么,这才急匆匆的往后院绕去。

    茶府二楼的厢房,贵公子推门而入,然后直接绕过屏风坐在了林清风的面前,他这才取下了斗笠傻帽,对着林清风笑道:“林城主好久不就,越发容光焕发了。”

    “殷公子客气,这不是拖了你这茶府的养生茶了吗,经常来喝几次,自然精气神都好了许多。”林清风说着又忍不住赞叹道:“只可惜啊,我林某人虽然已经觉得自己是个美男子了,可是每次和殷公子比起来,依旧还是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

    “林城主这是在夸我,还是在损我?一个男人,长相美好却并不是什么好事。”如果秦落烟在这里的话,一定就能认出,这被称为殷公子的贵公子,不正是南越国的丞相殷齐么?

    “谁说男人长得好看没用了?至少男人长得好看,睡几个女人也更容易些。现在的女人啊,看见男人长得好看,多的是脱光了躺在床上让人睡的。”在男人面前,林清风便恢复了男人的本性,不再将自己伪装成翩翩公子了。对他来说,女人,就是用来睡的,是用来满足身体享受的。

    殷齐不置可否,接过林清风递来的清茶饮了一口,“对了,据说蛮国皇室最近有些大动作,可知道是为了什么?”

    “殷公子,你这就不地道了,这一来茶还没喝两口,就来打探消息了。”林清风摇摇头,又为殷齐续了杯,“不着急,咋们先叙叙旧再说。”

    这话里的意思,殷齐这种聪明人立刻就懂了,他淡淡的笑道:“也好。今年茶府的收益比去年翻了一番,这可都是林城主的功劳,先前大管事都与我说了,林城主可是费了不少心。我这次来也正好把茶府的账务整理整理,回头啊,必定会给林城主送上一份让您满意的新年礼。”

    林清风一听,立刻眉开眼笑连连点头,虚手指了指殷齐,道:“殷公子不愧是生意人,就是上道。得了,我也就不吊你胃口了,我作为朝廷三大战将之一,虽然长年驻守这春城,不过在蛮国京城还是有些势力的。最近皇上是有些行动,不过很是隐秘,朝中知道的人也没几个,据说是在寻找什么。对了,殷公子远在南越国,怎么连我蛮国皇室的秘闻都知道,这倒是让我更加好奇了,殷公子真的只是一个生意人?”

    林清风虽然品行不好,可是既然能成为蛮国三大战将之一,也绝非泛泛之辈,所以嗅觉还是很敏锐的。

    只是,在他面前的更不是普通人,而是年纪轻轻就坐上南越国丞相高位的殷齐。

    殷齐一脸的淡然,表情没有因为林清风的话而有丝毫的改变,“林城主果然是人中之龙,”一个问题就让林城主发现了端倪。我的确不只是一个生意人,我……

    他顿了顿,当林清风满脸期待的等着他往下说的时候,他才笑道:“我还是南越国皇商,要做皇商可不容易,对各国的皇室没点儿眼力劲和消息,不但这皇商做不成,恐怕还会惹来杀身之祸,所以对于这些秘闻,我们可是专门找人的收集的。”

    林清风怔怔的看着殷齐,对于他皇商的说法并没有立刻表现出自己的态度,不过目光落在殷齐的脸上,似乎想从他的脸上看出点儿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