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八十三章 痛苦相思
    不过更多的却还是当初计划被拆穿时,秦落烟看他的那种冷漠的表情。

    秦落烟也没有想到,居然会在这里再次见到殷齐,心中的诧异险些让她忘了反应,毕竟,这里是蛮国,而不是南越。不过很快,她便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殷齐对她来说,早已经从曾经的挚友变成了陌生人,更甚至,在他曾经险些变相伤害了小御景的时候,他在她的心中已经早没了任何的地位。

    先前有人暗中帮忙,给了她一种能让全身起疹子的药粉,她还在想,会是谁能在危急之时对她伸出援手,在心底深处,她曾经怀疑是不是傅子墨,可明明知道不可能,却还是忍不住希翼着。

    对于这种矛盾的心情,她虽然排斥却又无力反抗。可是现在,当看见出现的人是殷齐的时候,在心底,她到底还是让忍不住曾闪过一丝失落。

    “殷公子,这姑娘你还看得上眼吗?”林清风用胳膊拐了拐殷齐,在他身旁小声的问。

    殷齐怔怔的收回视线,脸上还是一副被惊艳到的表情,他点了点头,道:“嗯。”

    林清风立刻仰头一笑,“你看得上眼就好。”这么好看身材又好的女人,是个男人都能看上眼不是?林清风心中不甘,脸上却依旧带着笑,一手搭上殷齐的手,转身又拉着他往外走,“这人也看过了,现在天色还早,我们俩也许久不见了,先去喝几盅,回头这女人,我林某人保证给你完完整整的送到你的床上去。”

    殷齐只是淡笑,并未说话,只是跟着他往院子外走去,没有回头,也没有去看秦落烟的表情。

    两名老麽麽又将房门重新关了起来,屋子里,顿时重新恢复了安静,秦落烟紧皱眉头缓缓在方桌后坐了下来,却并不担心晚上真的会发生什么事。

    既然殷齐派人来帮了她,自然会想办法救她,只是……她实在不想和殷齐又任何的牵扯而已。

    趁着一名老麽麽来送晚饭的时候,秦落烟趁机打听了一下那个被她刚买下的女孩儿的事,不过老麽麽口风很紧,完全没有透露任何有用的信息。

    夜,渐渐深了。

    当蜡烛换了两次之后,院子里终于响起了脚步声,一会儿之后,一身酒气的殷齐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他跌跌撞撞的走了进来,却在看见秦落烟的一瞬间身形猛然顿住,他就那么怔怔的看着秦落烟,那目光中饱含炙热和思念。

    这样的目光看得秦落烟心中猛地一跳,忍不住后退了两步,她知道殷齐是一个不屑做出小人举动的人,可是她却也害怕一个被欲望控制了的男人,尤其是喝醉了的男人。

    她看了看殷齐身后的房门,房门并没有上锁,她在思考从这里逃出去的可能性。

    “落烟……”殷齐一开口声音就沙哑得厉害,这么多年来,因为心中的执念,他从来不肯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所以从来不允许自己醉倒,更何况还是在林清风那样的人面前。可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他没有想到,时隔几月,再突然见到她的时候,竟会对他带来这么大的影响。

    也许是,灵魂想一醉方休,所以他不过是喝了一点点酒,竟然醉得一塌糊涂。

    殷齐自嘲的笑了笑,摇摇晃晃的往前走,来到秦落烟面前的时候,伸手就抱住了她,浑然不顾秦落烟剧烈的挣扎,他只顾着自己的诉说和解脱,“落烟,别再用那种冷漠的眼光看我了,好么,哪怕你恨我也好,只是别用看陌生人的眼光来看我……”

    “殷齐!”秦落烟推不开殷齐,心中更是燃起了浓郁的愤怒,“殷齐,你喝醉了!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

    “不!有些话我现在不说,明天看着你那陌生的眼神我就真的说不出来了。”殷齐越发将她搂紧,眼神有些迷离,“知道吗?我以为我这辈子都会在仇恨中度过,我甚至从未想过我也会拥有一般人的人生,所以这么多年来,我无妻无子,拒绝了所有人的指婚,只愿意孑然一身,因为我知道我要做的事,成便万里河山,败就死无丈生之地,所以我不想有牵挂,也不想因为任何事来让我分了心。”

    殷齐说的话零零碎碎,给人一种凌乱的感觉,可是他的神态却又太过悲伤,让人不知不觉就将那些零碎的东西自动的拼接了起来,凑成一个从小身负重仇而严格律己的形象。

    “可是,老天却让我遇到了你。我不否认,最初的时候,我的确是因为你和傅子墨的特殊关系才故意接近你,希望有一天你能为我所用,可是……我没想到越是深入和你接触,越是被你吸引,谁能想到明明生了一张美人儿的脸,却偏偏又生了那么一个聪慧的脑子,你的思想、你的目光、你的所作所为,似乎都和其他的女人不一样,你看似柔弱,却又每每能做出让人刮目相看的事情来。”

    殷齐说着说着便笑了起来,似乎是想起了让他觉得美好的画面。

    秦落烟推不开他,只能被动的听他诉说着自己的一切,只可惜,她的心,早已经死了,更不会因为他的三言两语就忘记他曾经做过的一切。

    “落烟……如果,如果当初我没有走出那一步,我们,可能吗?”殷齐微微推开了一些,迎上她的视线,满含期待的看着她。

    秦落烟冷笑,“你觉得可能吗?在我们遇见的时候,我已经是傅子墨的女人了,怎么,丞相大人还会要一双别人用过的破鞋吗?”在这个古代的世界里,殷齐又是身居高位之人,他会接受吗?当然不可能。所以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在秦落烟看来就变成了自欺欺人的可笑。

    “是啊,在那个时候你早就是傅子墨的女人……”殷齐痛苦的摇着头,似乎很痛苦,他竟然渐渐的流出眼泪来,“如果我说我能接受呢,我甚至可以接受你和他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