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八十四章 出门转转
    “殷齐!”秦落烟怒吼一声,一双眼睛里满是难以置信。

    殷齐感受到了她的愤怒,眼中闪过一丝害怕的情绪,他缓缓的退开了一些,让两人保持了安全距离,哽咽道:“落烟……”

    秦落烟冷笑一声,露出了自己从未想过的狰狞,“殷齐,你知道你到底什么地方比不上傅子墨吗?”

    殷齐没有说话,对他来说,秦落烟这种狰狞的表情对他来说已经是最大的伤害。

    “因为从开始到现在,他都没有想过要利用我,哪怕就是最开始认识的时候,他要欺负我,也是光明磊落的,他用强,他就不会摆出虚伪的面孔!你可以接受我的孩子?你不觉得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很可笑吗?你如果真的因为爱,而接受我的孩子,你就不会不顾他的安危,利用他来设计我,设计傅子墨。”

    她不否认,殷齐也是一个很容易变可以女人目光的男人,甚至抛开他利用她这件事,他对她的好,她也是能感觉到的,可是,人与人之间建立起信任很简单,想要摧毁却太简单。

    “傅子墨就那么好吗?”殷齐的声音沙哑,目光落在地上,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

    “他不好,可是,你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求求你们了,你们这样的人真的不适合我这种平庸的女人,我和你们生活在两个世界,勉强在一起,也不会有幸福。”秦落烟的眼眶禁不住有些湿润,她不知道这句话是在对殷齐说,还是对自己说。

    她和傅子墨,终究是两个世界的人,是不是,从一开始就错了?

    殷齐的手缓缓从她的肩头滑落,浑身的酒气宛若化作了实质,竟是让视线都变得朦胧了起来。他摇摇晃晃的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脱了鞋子躺在了床上,璧山眼睛,他不再看周围的环境一眼。

    秦落烟就站在屋子的正中间,她擦了擦眼泪,无力的坐在了凳子上。

    三更夜,世界一片寂静无声,只有偶尔的凉风吹动树叶时的沙沙声响。

    也许是因为喝醉了,殷齐睡得很沉,这一睡就到了第二天的早晨。

    秦落烟却是一夜无眠,就那么靠在桌子上睁眼看着蜡烛到天亮,当殷齐起来看见她的时候,脸色沉了沉,却依旧优雅从容的起身来到她的身后。

    “昨晚……”殷齐只说出两个字,便被秦落烟打断。

    “昨晚什么也没发生,你一进屋就睡着了。”既然都是不愉快的记忆,又何必提出来让大家都难堪。

    “哦。”殷齐应了一声,没有继续追问,见她似乎也没有和他说话的兴趣,也就安静的坐了下来。

    屋子里的气氛尴尬得诡异,两人坐在桌子旁边谁也没说话,直到门外传来林清风的声音,才终于打破了这种气氛。

    殷齐拉开门,林清风一拳就打在了他的胸膛上,笑道:“殷公子,昨夜睡得可好?”

    林清风意味深长的眼神,让谁都知道他的话外之音。

    殷齐淡淡一笑,“林城主如此款待,我当然能尽兴,否则可不是担待了林城主的好意?”

    “殷公子真是个趣人,满意就好,满意就好。”林清风说话的时候,不自觉的往屋子里看去,只是殷齐不着痕迹的往旁边一动了一下,恰好挡住了他的视线。

    “林城主这是要回城主府了吗?昨日不是说城主府也去了一个容貌姣好的小姑娘?”殷齐笑道。

    被他这么已提醒,林清风顿时呵呵笑了起来,“真是什么都瞒不住殷公子啊,那小姑娘可是你屋里那位的丫鬟,这小姐送给了殷公子,我就勉强用这小丫头了,殷公子可得记住我林某人这份兄弟情啊。”

    “林城主说这话就见外了。”殷齐拍着林清风的肩膀,两个男人似乎因为昨晚的分享而变得亲近了许多。

    林清风卖了殷齐这么大一个好,自然要表表功,不过他也深知适可而止的道理,所以便转移话题问道:“对了,殷公子难得来春城一趟,今日可是有什么安排没有?要不要我林某人您各自游玩一番?”

    殷齐拱手行了一个抱拳礼,“林城主可是一城之主,昨日已经是叨唠林城主了,今日我可不好意思再麻烦您了。我今日准备就在城中随便转转,所以就不劳烦城主了,我也不能那么不识趣,让林城主冷落了屋里的美人儿不是。”

    林清风原本就对没能吃到秦落烟折扣肥肉耿耿于怀,又想着殷齐昨夜一夜春风,更是心中不是滋味,所以一想起那个容貌不错的小丫头来,他到还真有些惦记,所以也就不想再陪殷齐到处玩了。

    “如此也好,左右春城都是我林某人的管辖范围内,也出不了什么大事,要真遇到什么事的时候,就报我林清风的名字,这春城,殷公子大可以横着走。”林清风说话的时候还拿出一块令牌扔到了殷齐的怀中,那令牌可不是一般的门客令牌,是春城贵客的令牌,这春城里只有三块,这令牌几乎代表了他林清风本人。

    殷齐也不客气,接了令牌就收进了怀中,“我又不是螃蟹,可不会横着走。林城主放心,我只是随便转转,又不是来惹事的,能遇上什么事,这春城在林城主的管辖下自然是夜不闭户的。”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之后,林清风才离开。等他离开以后,殷齐才重新关上了房门,他来到秦落烟的面前,犹豫了一下,才道:“你……要跟我出去转转吗?”

    秦落烟一瞬不瞬的盯着他,在他以为她绝对不会答应和他出去的时候,她点了点头。

    她来这里是来找翼生的,不出去,怎么能找到翼生?

    殷齐很诧异,愣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眼中隐隐燃起了小小的火苗,他温和的笑着,然后转身就拉开门走出去,冲着门外吩咐道:“让人即刻准备马车。”

    他的步子太急,转身的时候险些被门栏绊倒,这样不淡定的殷齐,还是秦落烟从未见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