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奇药房
    对殷齐来说,不管如何,秦落烟肯跟她一同外出就是一个好的开始。人这一辈子,又能遇见几个让自己始终放不下的人?

    秦落烟让老麽麼送来了一件朴素的衣裳,款式是当下蛮国最流行的款式,过了昨夜,秦落烟在众人的眼中便算作是殷齐的人,这打狗还要看主人,殷齐是林清风的贵客,那殷齐的女人自然也就不能怠慢了。

    这就是身份对人造成的变化,秦落烟不禁想起了现代社会那些豪门太太,也许前一刻还是公司里一个最名不经传的小职员,可一旦嫁了一个身份地位很高的老公,立刻就会引来公司高层们的追捧和谄谀。

    社会,就是这么现实,所以才会有那么多的男人,宁愿牺牲身边的红颜也要成为人上人。

    “在想什么呢?”

    马车里,殷齐见秦落烟一直对着窗外发呆,忍不住出声问。

    秦落烟回神,微微摇了摇头,却并没有说话。

    殷齐也不在意她的冷漠,反倒是将语气放得个更加柔软了一些,“今天天气不错,你是想到城外转转,还是就在城内转转?城外的话,我知道有个地方的梅花不错,城内的话,也有很多蛮国的风情小吃和小玩意儿值得一试。”

    他极力的推荐着,有种讨好秦落烟的意味,不过秦落烟的反应依旧很冷淡。

    过了好一会儿,秦落烟才道:“我想去那条专门卖草药的街。”

    “草药?”殷齐怔了怔,也没说什么,只是掀开扯帘对赶车的人吩咐了几句。

    马车改变了行进的方向,往另一条大街行驶了过去。

    马车后,三十丈处,一个面人摊前,戴着斗笠的中年男人放下手中的面人,悄无声息的往马车行进的方向跟了过去。

    春城的草药一条街,在整个蛮国都很有名,因为春城特殊的地理环境,所以往往能生长出很多的稀有药材来。

    马车来到街道口的时候就停了下来,因为街道路面并不宽,又人满为患,所以马车根本就进不去,所以殷齐和秦落烟只得下马不行。

    殷齐身边只带了一个车夫,那车夫将马车挺稳当之后就安静的跟在了殷齐的身后,那车夫行走之间脚步很轻,秦落烟虽然不懂武功,却也知道,脚步越清的人,武功也往往最是高深莫测。再说以殷齐的身份,身旁若是没有一个得力的人,怕也不敢随意的外出。

    殷齐原本穿着就很儒雅,今日为了不应人瞩目,更是穿了最寻常的长衫,可即便如此,他通身的高贵气质还是让他在人群中一眼就能被认出来。

    秦落烟跟在她的身侧,每每能感觉到周围那些来自女人们嫉妒的目光。

    “想买什么?”殷齐转过头问,聪慧如他这样的人物,断然不可能以为秦落烟来草药市场是为了观光。

    所以在这方面,秦落烟想了想,还是没有藏着掖着,而是直接道:“想寻一些特殊的草药。”

    “什么药?与其这样无头苍蝇一般的找,倒不如找个最大的药材铺先问一问。”殷齐见她走了一路只是看,又建议道。

    秦落烟怔了怔,她怎么没有想起这个方法来,“好。”

    见她采纳自己的意见,殷齐似乎也很开心,所以随手拿了一颗碎银子拉住了一旁的路人问道:“这街上最大的药材铺在哪里?”

    那路人原本不想搭理两人,不过见他出手大方,立刻改变了态度,抬手指了指旁边一条巷子,“喏,从这条小巷子穿过去,就是春城最大的药材行。”

    殷齐点了点头,又带着秦落烟往那个方向去。街上人多,虽然秦落烟已经很低调,可是周围都是做买卖的粗人,见到了这如花似玉的美人儿,胆小的只是看看,胆大的就想趁机上来占两分便宜,所以殷齐走路的时候就不自觉的靠近了秦落烟一些。

    只是,秦落烟似乎很排斥他的靠近,每每当他靠近,她就往旁边移开半步。殷齐心中失望,可是却依旧对那车夫使了眼色,那车夫会意,便走到两人身前,挡开了那些企图靠近的人。

    “奇药房”作为春城最大的药材商行,人还未走近便能闻见浓郁的药材香味,诺达的会客厅里更是摆放着上千种药材,有不少采买药材的商贩正在挑挑拣拣和店里的伙计作者口舌上的讨价还价。

    “二位客观里面请,想采买些什么药材,小的替你们引路。”

    殷齐和秦落烟刚走到门口,就有店里的伙计迎了上来,伙计脸上笑容灿烂,口舌也很利索,看得出这药材商行的老板很会做生意。

    殷齐看向秦落烟,秦落烟顿了顿,问道:“你们这里可有医治练功走火入魔的奇药?”

    那伙计一听,顿时露出了诧异的表情,不过很快又隐去,继续谄媚的笑着:“姑娘,要医治走火入魔的话去医管找大夫就行,不用来咋们药材行,我们这里是做药材生意的,可不知道要怎么治病。”

    伙计的话乍听之下毫无破绽,可是,能开药材行的,哪有不懂医理的?

    “如果一般的大夫管用的话,就不用千里迢迢来这里来。”秦落烟叹了一口气,又道:“还望小哥指点一二。”

    “姑娘,不是我不……”伙计的话还没说完,那头殷齐已经掏出了一张银票递了过来。那伙计看了一眼银票,脸上的肌肉忍不住抽搐,似乎很是犹豫,可到底还是摇了摇头,“姑娘,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东西,要不……你问问我们掌柜吧,掌柜的干这行几十年了,没准儿能知道。”

    那伙计没有去接殷齐的银子,而是指了指上二楼的楼梯,又道:“掌柜的在二楼,我引你们上去。”

    秦落烟带着殷齐往二楼走,丝毫没有注意到身边人投来的诧异目光,不管是在南越国还是蛮国,女人的地位都是要低于男人的,在外面,就连走路的时候,懂礼数的女人都会跟在男人的身后,否则就会引来男人的不满。

    而秦落烟此刻走在殷齐的面前,不但画面没有丝毫的违和,就连殷齐的脸上也看不出任何的不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