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八十六章 离欢小姐
    奇药房的一楼满布各种各样的药材,可是上了二楼,见到的景象却完全和一楼不一样,诺达的空间里摆放着各种各样的盆栽,大部分的盆栽里都盛开着艳丽的花朵,那些花朵却是秦落烟以前没有见过的。

    武宣王府里,也是很多奇珍一草,她见过不少,其中有几样据说是傅子墨好不容易才弄到的,而当她穿过二楼的长廊的时候,却在角落的盆栽里看见了其中一种熟悉的花草。

    这时候,她才知道,这二楼的盆栽绝不是普通的观赏盆栽那么简单。

    见她目光扫过那些盆栽,引路的伙计眼中闪过一抹诧异,笑道:“看姑娘的眼神,是知道这些盆栽的来历了?”

    秦落烟回神,摇摇头,“没有,只是认识其中的一两种而已。”

    “看姑娘不是春城本地人,也不太像蛮国的人,能认识一两种已经是很了不得了。别看这小小的二层楼,可是这楼里摆放的花草都是举世罕见的,喏,你看那边窗台上那个开着紫色花儿的草,那可是这世上最后一株别离草。”伙计趁着引路的功夫,也替两人介绍着。

    “别离草?”秦落烟没有听过,所以本能的看向了殷齐。

    没想到殷齐微微笑着,竟然回答道:“别离草以前只存在古籍中,据说是有忘情的功效,无论用情多深的人,一旦服下这别离草,就会彻底忘情,而且这忘情还不是失忆,服药之人会记得自己的心上人,可是,就是突然就没了那种深刻的感情。一株草,就足以让相濡以沫的两人成为陌路。”

    “呃……世上还有这种草药?”秦落烟渍渍称奇,忍不住又好奇的看了几眼。

    伙计的引着两人来到了长廊最里面的房间,然后敲开门之后便往后退了两步,对秦落烟两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秦落烟冲伙计礼貌的点了点头,这才迈步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房间,房间里没有多余的陈设,只有一个穿着短褂,打着赤膊,手拿小铲子正在捣腾盆栽的老头儿,他的周围也摆放着零零落落的盆栽,有一些盆栽里的花卉有了干瘪的迹象,有一些盆栽却是一副昂扬的生气模样。

    “我老头子这才走了几个月,你看看,这些花花草草都成什么模样了?我要是再晚回来几天,这棵金蝉子,还有那边的隐月牡丹都要保不住了。还说什么我老了,可以歇息了,看你们这群小兔崽子的样子,我能休息吗?这是要累死我这个老头子啊。”

    鼓捣盆栽的老头听见有人就来就开始抱怨,却根本没有看进来的人是谁,等他抱怨完了才回过头来,突然看见两个陌生人,他眼中闪过诧异,又问那伙计道:“他们是谁啊,领到我这里来做什么?我还以为是那个臭丫头呢,正想数落她几句。”

    “邱掌柜,这两位客人想寻些特别的草药,小的我不知道,所以只得带他们来找您老人家了。”伙计的乐呵呵的笑着,虽然态度恭敬,可是看得出他并不惧怕这邱掌柜。

    一个能让属下恭敬却并不惧怕的人,必定不会是一个难以相处的人,秦落烟对这个邱掌柜的性情也便有了初步的了解。

    “离欢那丫头呢?什么人都带到我这里来,还要那个臭丫头有什么用?”邱掌柜眉头一皱,冷声问。

    那伙计嘴角一扯,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似乎很是为难。

    “赶紧说啊!要我老头子对你来硬的你才肯说是不是?那丫头是不是又干什么蠢事了,怕我知道?”邱掌柜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那伙计被逼得没办法,这才悻悻的道:“离欢小姐都离开半个来月了……”

    “什么!”邱掌柜一听,立刻丢下手中的铲子站了起来,“你说那丫头都走了半个多月了?老头子我昨天才回来,竟是还不知道,那不是说奇药房里这半个月都没主子?好呀,好呀,你们这群小兔崽子真是皮厚了,竟然敢瞒着我来了!看我今天不打死你们这些小兔崽子!”

    邱掌柜满脸怒气,看也不看秦落烟和殷齐一眼,左右找了一番,操起一根木棒就追着那伙计的打了起来。

    “邱掌柜,饶了小的吧,真不是小的故意瞒着您,是离欢小姐不让我们说啊!你也知道离欢小姐的性子,我们哪里敢违了她的意思啊!邱掌柜,疼,疼,您轻点儿,别太用力伤着了自己!”那伙计一边跑,一边躲,还要一边注意着不让那邱掌柜碰着自己也是不容易。

    “那丫头不是答应了要照看这奇药房半年吗?怎么时间还没到就走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那丫头是皮了些,可是也不是个不讲信用的!你们赶紧给我说实话,要是有半句虚言,老头子我今天非打死你们不可!”邱掌柜跑得有些累了,靠在桌子边上喘着热气。

    他不追了,那伙计才畏畏缩缩的在门边停了下来,委屈的道:“小的们也不知道啊,只知道离欢小姐当日是收到了一封信,看完信收了自己的包袱就走了。”

    “一封信?”邱掌柜眼珠转动,似乎在沉思什么,好一会儿,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叹道:“一封信就能把这丫头叫走的,一定是关于那小子的事了,也不知道那小子到底哪里好,竟然把她迷得这么七荤八素的!等她回来了,我非得告诉她老爹,让她老爹把那棵别离草给她吃了不可!”

    等邱掌柜和伙计的账算完了,这才气喘吁吁的坐回到窗边,对秦落烟和殷齐摆了摆手,“两位请坐吧,让两位看笑话了。”

    “哪里,哪里,哪家没有几个调皮的千金小姐不是。”殷齐大方的笑了笑,主动拿起一旁干净的白布递给了邱掌柜。

    邱掌柜赞赏的看了他一眼,接了白布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渍,“你们到底想找什么草药,说说看,看老头子我这里有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