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八十七章 奇药的实情
    殷齐淡笑,不等秦落烟开口,便对邱掌柜道:“不瞒您说,我们在寻找一种能治疗练功时走火入魔的奇药,邱掌柜可知道?”

    “奇药?”邱掌柜捋了捋发白的胡须,满脸狐疑的盯着他们,“虽然老夫不是大夫,可是一般的药理还是懂一些的,走火入魔的话,经脉逆流,需要找专门的大夫对症下药才行,而且哪怕如此,走火入魔之人也是十死九生,老夫还真没听说过什么奇药能治这个的。”

    邱掌柜的说法倒是和那伙计有几分相似,秦落烟听了心中立刻凉了半截,眼眶中忍不住就腾起了水雾。

    殷齐看了她一眼,神情有些心疼,一双眸子立刻变得深沉。他看向邱掌柜,从怀中掏出一叠银票来,“邱掌柜,我知道奇药肯定不便宜,如果邱掌柜是担心我们给不起价钱的话,完全可以放心。”

    “你这小子,怎么说话如此不客气,”邱掌柜冷哼一声,看了一眼那叠银票,也忍不住眼神亮了亮,“这哪里是钱的问题,你这银子对老头子来说很是诱人,可是,老头子我是真不知道啊,所以这银子啊,我是想赚也赚不了。”

    见邱掌柜如此回答,殷齐也沉默了一阵,他转头看向秦落烟,见她脸上的神情显得越发落寞,忍不住回头又对那邱掌柜道:“如果不是银子的问题,那就是邱掌柜有顾忌了。”

    能如此年轻成为丞相的人,又且会因为几句话的打发而泄了气?他想了想,从怀中拿出了那块林清风给的令牌,“邱掌柜,不知道这个东西能不能给邱掌柜一些底气?”

    邱掌柜原本以为这两人就是其他国家来这里求药的贵公子而已,起初并没有将两人当回事,所以只想将这两人打发了去,可是现在看见林清风的令牌却让他犹豫了。

    林清风作为春城的城主,表面上对春城治理有方,实则是个非常记仇又护短的人,如果没有涉及到他的利益,那就一切好说,端的是刚正不阿,可是一旦涉及到他的利益,那就是个完全不讲道理的人。

    奇药房在春城里生意是做得不错,哪怕放在整个蛮国来说,在药材界也是一把手,可是……自古以来,民不与富斗,富不与官争,哪怕再富有的人,也不敢和官府挣。

    “听清风说,这令牌只有三块,代表了他本人。我也不知道到底管不管用,不过看邱掌柜还是不肯说的样子,我想林清风应该是哄我的,这令牌哪有那么大的面子,得了,我还是回去找林清风问问清楚算了,实在不行,就请他亲自来一趟好了。”殷齐作势要起身。

    邱掌柜一听,顿时有些慌了,赶紧拉住他的胳膊又将他摁在了位置上,“年轻人性子就是急,你慌什么,老头子我年纪大了,也许记错了呢?你容我再想想,没准儿能想起来呢。”邱掌柜说着,还给殷齐和秦落烟斟了热茶。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殷齐是个惯于给人台阶下的,所以他接了热茶,又道:“其实如果邱掌柜实在有难处的话,我们也是能理解的,不如这样,邱掌柜就当卖林清风一个人情,就告诉我们那奇药的来历,我们保证,绝对不会强问您要那药材的。”

    “你就算强要,也得要我们有啊。说实话,我们是真没有那药。我老头子也只是知道一些而已。”邱掌柜叹了一口气,这才娓娓道来,“我不想透露那药材的消息,是因为那药材据我们所知,也只有存世的一株而已,而且还是在我们老板手里,不在这奇药房内。而我那老板长年行迹飘忽不定,没准儿根本就不在这蛮国内,我又怕给奇药房惹麻烦,所以才不愿意说出实情。”

    邱掌柜的神情不像是说谎,不过秦落烟对他的回答却并不满意,这么一个飘忽不定的答案,和不说又有什么区别?

    “那邱掌柜,除了我们,还有别的人来打听过这东西吗?”秦落烟想了想,又问。

    邱掌柜原本不想说,可是看殷齐又扬了扬手中的令牌,这才叹了一口气道:“有是有,不过……”

    “是谁在打听?什么时候的问?”秦落烟不自觉的流露出了一丝紧张的神情。

    邱掌柜歪着头想了想,“也就是五天前吧,我在回来奇药房的路上,刚好遇到了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一个少年,那中年男人是个厉害的角色,闻见了我身上的药材味道,就驾定我是做药材生意的,他可不像你们这样好说话,当时就拿了刀架在我脖子上,逼我说出那奇药的下落。”

    说起这个,邱掌柜似乎还心有余悸,“听那中年男人的语气,他这一路上可是见一个药材商就问一个,那些个说不出来奇药消息的被他砍杀了不少,老头子我命大,幸亏知道那奇药的下落,否则我这条老命怕是也要交代在那中年男人的手中了。”

    “那中年男人带着的孩子是什么样的?”秦落烟又问。

    她越问越多,让邱掌柜忍不住开始怀疑,问道:“姑娘,你不会和那中年男人是一伙的吧?”

    “呃……”秦落烟一怔,赶紧点头,“不认识。只是你说那奇药只有一株,那他就是我的竞争对手了,所以想多了解一些而已。”

    邱掌柜将信将疑,这才继续说道:“那孩子倒是生得眉清目秀,而且有我们蛮国人的血统,力气很大,就是身体不太好,说几句话的功夫就咳了不少的血。”

    听到这里,秦落烟的心越发的忐忑了,她虽然不懂武功,却也知道走火入魔必定九死一生,否则他们也不会千里迢迢的来寻药了。而且,听邱掌柜的描述,那中年男人似乎也不是个好相处的,也不知道翼生在他身边有没有受到不好的对待。

    心中有担忧,她的一双眉头就舒展不开来,“那您知道他们往哪里去了吗?”

    “这个我当然知道,刚才不是说了吗,是老头子给他们透露的消息,不过啊……哼,敢欺负我老头子,我还整不死他们?我给他们指了一条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