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八十八章 奇药房老板的下落
    秦落烟一听,顿时紧张起来,“您什么意思?”

    邱掌柜冷哼一声,“我哪里知道我家老板在哪里?可是心中却忍不下这个口气,所以我就告诉他们,我家老板带着那奇药去了蛮国皇宫,面见圣上去了。蛮国皇宫啊,老头子我这辈子还没进去过呢,且是随便能让人进出的?哼,到时候,我老头子等着看他们生死异乡的下场。”

    蛮国皇宫……

    秦落烟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她看邱掌柜的时候带了一抹幽怨,“邱掌柜,他们不过是向你打听了一些事而已,你就将人指向死路,这未免也太过分了些吧!”她气不过,一想到翼生可能因此丧命,她就摆不出好脸色来。

    “只不过打听些事?老头子我要是不知道那奇药的下落,他们不就把我给弄死了?怎么的,他们的命是命,我老头子的就不是命了?”邱掌柜也是个性情中人,哪怕殷齐和秦落烟拿了林清风的令牌,他骨子里还是有些豪气的。

    秦落烟还想和他理论,却被一旁的殷齐打断,“落烟,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如果你是想找那两人的话,我可以陪你往蛮国都城走一趟。”

    殷齐是个聪明人,从秦落烟的话里行间已然猜出了七八分,他是不会真的信了秦落烟说的那两人是竞争对手的话的。

    秦落烟没有说话,只是依旧冷漠的看了一眼殷齐,然后摇了摇头。

    殷齐心中渐渐凉了下去,收起了林清风的令牌,又问那邱掌柜,“那奇药,这世上真的就只有一株了么?你虽然不知道你家老板到底在哪里,可是一定也是有联络方式的,对吗?”

    邱掌柜哪里想到这殷齐竟然如此的精明,竟然就这么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看来我说对了。”殷齐见邱掌柜的表情,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他还是拿出一叠银票塞到了邱掌柜的手中,“邱掌柜,这些银票你拿着,你放心,我们也不是逼着你说出你家主子的下落,只是希望你提供一些线索而已。而且,我们是林城主的朋友,也绝对做不出坑害你家主子的事来的。不过是想见你家主子一面,和他商谈一番而已,如果有幸能和你家主子谈妥更好,要是实在不行,也让我这妹纸死了心不死?”

    作为一国丞相,殷齐的口舌自然是没话说,说话的时候更是显得极其的诚恳,若非秦落烟知道殷齐骨子里和傅子墨是同一类狡猾的人,她都会被眼前这个谦谦君子给骗了过去。

    邱掌柜似乎有了些犹豫,捏着那银票的手不住的锁紧。

    秦落烟和殷齐互看了一眼,同时从对方看见了契机,一个人一旦有了犹豫,就距离妥协不远了。

    果然,两人安静的等了一会儿,就见邱掌柜一咬牙,道:“那好吧,我……”

    谁知道,变故总是突如其来,当邱掌柜正要开口的时候,一道火红色的身影风风火火的就冲了进来。

    殷齐和秦落烟还没看清来的人是谁,就见那火红的身影已经冲到了邱掌柜的面前,然后扯住了邱掌柜的衣领吼道:“邱老头儿,我爹留给你的飞鸽传书呢!给我交出来,马上,立刻!”

    等着红火身影停下,秦落烟才看清,这冲进来的人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姑娘,一身火红色的蛮国服饰,头上还带着六七个夸张的步摇,行动之间那步摇相互碰撞,发出悦耳的声响来。

    邱掌柜被那红衣姑娘抓住,先是愣了愣,正要发作,可看清来人之后又堆起了无奈的表情,“离欢,你这丫头越发没大没小了,还不赶紧把手松开!”

    “邱老头儿,你赶紧的告诉我,我爹留给你联系的信鸽在哪里!我着急着呢,没空和你废话!”看得出这离欢风尘仆仆,明明生了一张明艳动人的脸,却因为沾满了灰尘而变得有些狼狈,可即便如此,她的一双眼睛却依旧灵动得瞬间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这么一个明媚如春日的女子,是每一个历经沧桑的女人都会羡慕和感叹的。

    “你爹不知道哪里寻那些稀奇古怪的药材去了,哪里是那么好找的,再说了,他又不是第一次出门,往几回怎么不见你找他?”邱掌柜还是不肯松口。

    离欢见他还在磨蹭,显得越发着急,一口就咬在了他的手腕上,疼得他哇哇大叫,好一会儿,离欢才松开口,“邱老头儿,我都说了,我有急事,你就别耽搁我了,这救人如救火!”

    邱掌柜见她急红了眼,这才意识到事情比他想象的要严重,他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殷齐和秦落烟的方向,对两人道:“对不住,我家大小姐回来了,要不您两位先回去吧?”

    秦落烟不自觉的捏紧了袖子,心中却是一阵后怕,这邱掌柜太过狡猾,先前她都以为他要说实话了,可现在听他和离欢之间的谈话,她才惊觉,这邱掌柜分明是能联系上他家主子的,可是却故意顾左右而言他,如果先前真听了他的话,怕是要走不少的冤枉路。这离欢小姐回来得还真是时候。

    殷齐知道她不甘心,不过却依旧不动声色的冲她使了个眼色,然后又对邱掌柜道:“那我们就不打扰了。”

    秦落烟不想就这么离开,可是却也知道殷齐向来是个有主意的,所以犹豫了一下,还是跟着殷齐走了出去。

    刚出了奇药房的门口,秦落烟就忍不住问殷齐,“有那离欢小姐的逼迫,那邱掌柜肯定能马上说出他家主子的下落了,我们为什么还要退出来?”

    “既然邱掌柜不想告诉我们,我们在场的话,你觉得他能说出真话?与其这样,还不如索性退出来给那离欢小姐和他交流的空间。不过你也不用着急,既然有人帮我们去找奇药房的老板,我们何乐而不为呢?”

    “你的意思是……我们只需要跟着那离欢小姐就行了?”秦落烟眨了眨眼,猛然醒悟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