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八十九章 蛮国都城
    殷齐点了点头,算是印证了她的猜测。

    秦落烟这才稍微安心下来,毕竟,她在乎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她实在不能再让翼生那个可怜的孩子再出意外了。

    奇药房的门口,殷齐和秦落烟当着众人的面上了马车,不过在马车驶入转角的时候又悄悄的折返了回来。

    巷子的角落里,殷齐不时的看向天空,秦落烟则是安静的等着,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秦落烟倒是没反应过来,可是跟在殷齐身旁的车夫却动了。

    那车夫果然如秦落烟预料的一般,武功极好,不等殷齐命令,他一个跃起就上了院墙。秦落烟诧异的盯着那车夫的方向,之间转瞬的功夫,这车夫已然消失在了她的视线里。

    “放心吧,他的功夫是除了傅子墨,我见过的最高的。只要他出马,这奇药房里一只苍蝇都别想飞出去。”殷齐见她一脸担忧,忍不住安慰道。

    秦落烟微微点了头,却依旧没有搭理他的意思。殷齐似乎已经习惯了她冰冷的态度,除了眼中淡淡的哀伤之外,倒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来。

    有些事,是他做错了,而有些事,错一次就足够毁掉所有了。他是一个成年男人,他会为自己做的错事承担,所以绝不会怨天尤人的抱怨世界的不公,也不会为自己去寻什么借口。

    那车夫很快就回来了,手中抓着一只信鸽,他将竹筒取下来,恭敬的递给了殷齐。

    殷齐接了信筒,从里面取出一张卷着的信纸来,他展开看了一眼,眉头立刻皱成了一团。

    “给我看看。”秦落烟有种不好的感觉,对殷齐摊开了手掌。

    殷齐似乎很犹豫,可是最终还是将那信纸放在了她的手上。

    当秦落烟看完信纸上的内容时,一张脸又白了三分,她没有想到,信中,离欢和她的父亲约了见面的地方,而且指明要她的父亲将那能治疗走火入魔的奇药也带上,说是她有急用。

    离欢是奇药房的大小姐,如果她要这奇药的话,那翼生可不就危险了么?所以秦落烟拿着信纸的手都有些微微发抖起来。

    “我们也去他们见面的地方,如果能用钱解决当然最好,实在不行,我们就明抢,只要你想要,无论如何,我一定帮你拿到。”殷齐有些不忍心看她如此模样,从她手中抽出信纸,又放进信筒,然后双手一扔,又将那信鸽扔向了天空。

    信鸽扑打着翅膀,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消失在了几人的视线里。

    “抢?”秦落烟的眼眶有些湿润,虽然她也想得到那奇药,可是……那药是用来救人的,离欢要拿那药,肯定也是要救人,她能因为要救翼生的命,就却扼杀另一个生命吗?如果换了别人,可能会,可是她……

    至少,她还做不出这种事情来。她有时候忍不住想,这辈子,为什么她就不能做一个恶人呢,做恶人,似乎要比做好人轻松太多太多。

    那离欢和奇药房的老板约定的地方也是蛮国的都城,这倒有些让人意外,而且她似乎很着急,放了信鸽之后,就让人准备了快马往蛮国都城而去。

    殷齐和秦落烟看见离欢出门,便也乘坐马车往那个方向而去。

    “看来离欢要救的人如今是在蛮国都城了。”马车上,殷齐这样分析道。

    秦落烟疑惑的看向他,等着他继续说下去,殷齐也不在她面前卖关子,立刻道:“她既然要救人,肯定会选拿到奇药的时候能就近治疗,她既然约了她爹在蛮国都城见面,那要救的人便应该在蛮国都城了。”

    经他这么一说,秦落烟也觉得有些道理。

    只是,蛮国都城距离春城是有些距离的,坐马车也要五天的路程,幸好殷齐这马车的质量很不错,虽然那离欢骑的是快马,在脚程上,也并未比她慢多少。

    不过,他们还是没想到,那离欢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着急,这一路上除了每日停下在驿馆歇息两三个时辰以外,她其他的时间都是在马背上度过。

    她越是如此着急,秦落烟的心中就越发的没底,离欢如此着急,那就说明她要救的人对她来说极其的重要,那他们要想以和平的方式从她手中讨到奇药,就更加难了。

    五天的路程,他们居然只用了三天,可想而知这一路上经历了怎样的风尘仆仆。

    蛮国都城和春城不一样,因为地处内陆,并不像春城那般显得荒凉,反倒是在青山绿水的环绕之中,再加上它的建筑风格也是大开大合,给人一种很雄伟的感觉,就连城墙都比其他的城市高了一丈。

    这一日,刚过了晌午,离欢便骑马进了蛮国都城,她前脚进去,殷齐的马车后脚也就跟了进去。

    也亏了那车夫技术一流,又擅长隐匿,这一路上虽然距离不远,却又刚好躲开了离欢能察觉到的范围。

    秦落烟看着那车夫,心中也忍不住疑惑,上一次见到殷齐的时候,他的身边还没有这样的人物,可是这一次,竟然招揽了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无论放在哪里应该都是能雄霸一方的人,可是却甘愿为人鞍前马后,这里面没有点儿猫腻和手段也绝不可能。

    离欢约定的地方是蛮国都城里最有名的一家酒楼,因为刚过了饭点儿,所以酒楼里的客人很少。离欢到了酒楼门口,将手中的缰绳交给迎上了的店小二之后,大步就迈进了酒楼。

    殷齐的马车不一会儿也来到了酒楼门口,殷齐和秦落烟也下了马车,两人在店小二的引路之下也进了酒楼。原本还琢磨着要怎么打听离欢在哪里,可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根本不用他们特意去找,因为离欢就坐在正对酒楼大门口的一个放桌上。

    她点了几样小菜和清酒,一个人狼吞虎咽的吃着,还不时的看向门口的方向。

    殷齐和秦落烟互看一眼,很有默契的来到离欢旁边的一张桌子坐下,幸运的是,他们和离欢只见过一面,而那时候离欢许是心中焦急,所以并未注意到他们两人的长相,所以哪怕这个时候,竟也没有认出两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