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九十章 容家白长老
    院子里的梧桐树被风一吹,就稀稀疏疏的落下些落叶来。

    树下,一张轮椅上坐着黑色锦衣的男子,男子脸色苍白,视线凝视着一片正在飘落的梧桐叶上,随着树叶飘动的轨迹,他的目光也微微的跳跃着。

    轮椅后面,还站着一个前凸后翘身材火辣的女人,只可惜,这女人的表情太过严肃,让她原本妖娆的气质瞬间变得木讷起来。

    院子门口响起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听见这脚步声,轮椅上的男子立刻转过头来,虽然没有说话,可是他的眼中却闪过一抹激动的希望。

    大白天的,来人一身黑色劲装,连口鼻都用黑布蒙了起来,只留下一双滴溜溜转动的眼睛,这样的人,但凡是大户人家都能知道,叫做斥候。

    伺候将手中的密信恭敬的交到了站在轮椅后的女人手上,然后向轮椅上的男子行了大礼之后才退了下去。

    “念!”轮椅上的男子冷冷的说了一个字。

    “是!”女人展开密信,开始念着信上的词句,只是心中难免有些唏嘘,曾经,那个在所有人眼中无所不能的主子,如今,却连看一封信也要假手他人,虽然他嘴上没说,可是作为属下的她,却是能想象得出那种无奈和憋屈的。

    这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傅子墨,站在他身后的人,自然是霓婉。

    这是一封龙首卫的来信,信上说他原本已经隐秘的跟在了秦落烟的身边,可是谁知道突然出现了一个人,殷齐。如果只是殷齐的话,也不值得龙隐卫畏首畏尾,可偏偏这次殷齐身边多了一个绝世高手,龙首卫不得已只能将跟踪的距离拉远了一些。秦落烟的踪迹他们知道,但是具体的很多事,他便不清楚了。

    “殷齐……”听完信,傅子墨脸色冰冷到了极致,口中呢喃着这两个字的时候更是杀气腾腾。

    霓婉有些不敢去看他的脸,只能硬着头皮道:“主子不必担心,以殷齐当初的所作所为,就算他在侧王妃的身边,侧王妃也绝对不会给他好脸色看的。”

    “这本王倒是不担心,只是……殷齐突然出现在蛮国,这就不同寻常了。”傅子墨的视线再次落在了那些飞舞的梧桐叶上,他很安静,就好像整个世界已经静止,连风都带不起他丝毫的涟漪。

    霓婉的表情也很凝重,过了许久,她才道:“总归现在有龙首卫跟着,就算殷齐有什么动作,我们也能第一时间知道的。只是……没想到,他们也来了蛮国杜成飞……那主子,我们……”

    傅子墨没有回答霓婉,甚至没有回过头来,他依旧安静的坐着。

    霓婉叹了一口气,将信纸收好,然后转身回房拿了一件披风出来,替他搭在肩膀上。

    “霓婉,这个时候,本王不能见她,所以,你不要有多余的动作。”傅子墨突然开口,让霓婉一怔。

    霓婉眼神暗了暗,似是没想到自己的心思竟然被傅子墨一眼看穿,她是觉得主子因为相思,身体越发的虚弱了些,倒不如让他远远的看上一眼,兴许对身体恢复还有帮助。

    两人说话的功夫,一名五十多岁的老妇人拄着拐杖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还跟了两个白衣翩翩、风度翩翩的青年男子,这三人的气质与众不同,浑身上下都流露出一种高人一等的感觉,就连眼神都非常的犀利,哪怕在傅子墨的面前,三人都没有丝毫气势上的弱小。

    尤其是那老妇人,看傅子墨的时候,眼神里还有着隐隐的鄙夷,“真是生了一副好皮囊,可惜了,血统驳杂,不是我容家纯质的种。”

    “老太婆,说话客气点儿!”霓婉听那老妇人说话难听,立刻就怒了,这些日子以来,这老妇人开口闭口都是难听话,她霓婉已经忍得够久了。

    只是,霓婉的话刚出口,那老妇人身后的两名白衣男子便动了,他们一出手,飞舞的落叶便像静止了一般,等到两人到了霓婉跟前的时候,连一片落叶都没有沾染到两人身上。就这功夫,就足以藐视一般高手。

    霓婉的武功原本就不弱,又是傅子墨亲手调教出来的,所以两名白衣男子虽然身手不凡,可是想要一击拿下霓婉也是不可能。

    霓婉迅速后退,敏捷的身手让那两名白衣男子也是一怔,“没想到一个婢女的武功也到了这个境界,只是,一个外室的婢女而已,我兄弟二人还真不放在眼里。”

    两名白衣男子和霓婉缠斗了起来,老妇没有要制止的意思,反而来到了傅子墨的面前,“真是遗传了你那娘的妖媚,这一副好皮囊就骗了多少女人自愿为你付出一切。哼!要不是本家要留你,我老婆子是最不见不得你这种妖物的。”

    傅子墨由始至终脸上的表情都是淡淡的,他脖子以下都没有任何知觉,但是就那么坐在那里,气势却不见分毫,他冷冷的迎上老妇人的视线,“本王数三声,你的人如果再不停下,那本王就要他们的命,你信不信?”

    “哦?”老妇人觉得听见了笑话,仰头就笑了起来,“你一个半残废竟然如此大言不惭,当我这容家长老是被吓大的?小子,我今天还就不让他们停手!”她又转头对那两名白衣男子吼道:“真是没用,连个婢女都拿不下来,真是白跟了我这么多年……”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见傅子墨的方向响起了一声口哨声,口哨声落下的时候,这院子里便凭空的多出了十来个人来,这是来个人身手都不弱,每一个的身手都不比霓婉弱,所以当他们加入战场的时候,战局立刻毫无悬念。

    “你、你……这些人,这些人……”老妇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傅子墨却凉悠悠的道:“白长老,你真以为本王没有实力,本家会费那么大的力气来救本王吗?白长老,你真是在容家内养尊处优惯了,怎的连这点儿意识都没有了?本王的龙隐卫,刚调回来,让白长老长长见识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