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九十一章 容家秘闻
    “龙隐卫?”老妇白长老似乎没反应过来,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难怪来这趟之前,家族提醒我要提防你,前些天你处处示弱,我说得在难听也没听你吭半句,现在看来,是援兵未到了,你倒是个能忍的。家主说这些年你培养了一些自己的势力,起初我还没当回事,一个家族的弃子,能养出什么有用的人来?现在看来,是我老太婆笑瞧了你。”

    傅子墨淡笑不语,不去看争斗的众人一眼,而是意味深长的看着白长老,“白长老何必总是将本王拒之千里之外?虽然我不信容,可好歹身上也流了一半容家的血,我培养的势力,不也能为本家所用吗?本王的手中,有本家想要的东西,所以本家自然会留本王的性命,倒是白长老……对本王来说,你一个人可代表不了本家,如果你真的在这趟外出的时候出了什么意外,你说,本家会不会因为本王手上的东西而选择牺牲掉你?”

    他的话,将老妇气得不轻,她猛地一捶拐杖,怒喝道:“竖子休得胡言乱语!我乃容家三长老,生在容家,长在容家,别说你本来就上不着我,就算真的伤着了,本家必定不会留你这竖子的性命!”

    “哦?”傅子墨没有将她的恼羞成怒放在眼中,只越发冰冷的道:“可是本王怎么听说,白长老这长老的身份是继承了你爹的,要不是长老的位置能世袭,凭白长老这资质,怕是在容家连基本的体质甄选都过不了吧?如果白长老真有自己说的那么重要,怎么这么多年了,连个上门提亲的人都没有?”

    也许是傅子墨最后那句话戳中了老妇的痛处,她气得不轻,胸口上下起伏,举着拐杖就要向傅子墨打去。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人上门提前也是她的耻辱。

    在容家,以实力为尊,她的身份虽贵为长老,可是实力却并不怎么样,再加上从小被父母疼爱,父母又在容家地位尊贵,所以刁蛮跋扈惯了,容家那些经过精挑细选的精英男子们谁又看得上她,而她的身份也容不得她随随便便找个人嫁了,是以才拖到了人老珠黄。

    “竖子,我今天就打死你这个容家的孽障!”白长老举着拐杖冲到了傅子墨的面前,在她眼中,傅子墨这样一个血脉不存的人就不该活在这世上。这个时候,他的龙隐卫已经和两名白衣男子缠斗在一起,根本就来不及救援,她就不信,她还杀不了一个残废!

    眼看那拐杖就要落在傅子墨的头上,而白长老显然是用了全力,全身的内劲就灌注在了拐杖上,带起罡风阵阵,这样的力道,不要说一个动不了的傅子墨,就是一般的高手怕也很难躲过。

    傅子墨冷哼一声,却是直直的看着白长老冲过来,眼中丝毫没有恐惧。

    而且,在那拐杖快要落在傅子墨的头上的时候,他突然笑了,那是一种狐狸的笑,是一种奸计得逞的笑。

    那一瞬间,白长老心头一跳,本能的就想收回拐杖,可是她已然用了全力,已经守不住去势,只能眼睁睁看着拐杖在即将落在傅子墨头上的时候,被一把长剑挑开了去。

    长剑挑开拐杖,一声清脆的碰撞声落在白长老的耳中异常的刺激,让她的骨膜阵阵的疼痛。

    “二、二哥……”白长老没想到,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竟然是容家的二长老,容炬。

    “从现在开始,你不是容家的长老了。”容炬是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子,却丝毫不显老态,身材高大又精神抖擞,可以看出年轻时必定是一个能轻易吸引女子视线的男人。“你是容家三长老才能唤我一声二哥,你如果不是三长老,便还是像容家其他子弟一样尊我为三长老吧。”

    “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白长老举着拐杖,气得瑟瑟发抖,“你说我不是容家三长老,我就不是了?凭什么?”

    “就凭这个。”容炬掏出一块令牌,当白长老看见那令牌的一瞬间,整个人便踉跄的后退了几步,“家主令牌……家主让你来的?家主不是派我来执行这次的任务吗,为什么……”

    容炬摇头叹息,“到现在,你还搞不清楚事情怎么回事。”

    “二长老,要不,让本王来给白长老解释解释吧。”傅子墨冷哼一声,看白长老的时候如看蝼蚁一般,“就你这脑子,坐上了容家长老的位子,你当所有人都服气吗?容家的精英那么多,怎么能让一个废物做了长老?这么多年来,容家可曾让你执行过什么要紧的任务?虽然本王不清楚,不过也能猜到必定是没有的。可是这次让你来了,本王对容家可不像你说的那么不重要,相反,本王比你想象中的要重要许多,而你,连这个都看不清楚,还多番挑衅。”

    傅子墨说话的时候,微微摇了头,不过那嘴边的邪肆笑容还是让人看了更加怒火中烧,“这次让你来,就是让你出错的,你出了错,所以才让本家有借口动你不是?你若是安分,不来招惹本王便罢了,可你偏偏要来挑衅本王,你逞口舌之快的时候,本王忍着,本王越忍,你的气焰便越高涨,你看,这不,就忍不住要对本王下手了么?可是,容家不想本王死,所以……”

    “你是那个贱人生下的弃子,我凭什么要给你好脸色看,我就是要教训你,辱骂你,让那小贱人九泉之下也不得安生!”白长老到了这个时候,依旧不肯松开,眼中的仇恨更加遮掩不住。

    傅子墨的脸色终究缓缓地沉了下去,“原来如此,看来你当初和本王的娘亲是有些渊源的。看你这丑八怪的样子,也难怪会嫉妒本王的娘亲了,毕竟,本王的年轻当初是何等的倾国之色。”

    “闭嘴!什么倾国之色,不就是生了一张狐狸精的脸么?要不是她使了狐媚手段,能让我师兄背叛容家落得五马分尸的下场……”

    “闭嘴!”容炬听到白长老说到这里,突然显得有些惊慌,目光突然锐利,抬起长剑就往白长老胸膛刺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