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九十二章 突生意外
    白长老没有料到容炬会突然发难,虽然极力躲闪,避开了重要部位,可是到底没有躲开这一剑。

    长剑从她的胸膛刺入,再从后背穿出,血肉模糊之下,白长老的表情看上去异常狰狞,她指着容炬,手指颤抖,“你、你敢……我、我是容家三长老……”

    “一个连秘密都守不住的三长老,看来家主这次要动你,是对的,否则没准儿哪一天,容家就会葬送在你的手上。”容炬说话的时候,抽回了自己的长剑。

    对视着的两人,没有看见当白长老提到那件秘闻的时候,傅子墨的眼中一闪而逝的阴狠。

    没了支撑的白长老仰面倒在地上,鲜血从她胸膛的窟窿不断的往外冒,她却还想说些什么,只是一开口,就有鲜血从她口中冒出来,竟是让她吐不出一个完整的字来。

    容炬面色冷酷,又走到白长老的面前,举起长剑在她的胸膛上补了一刀,“果然,这么多年了,你心中还惦记这那件事,现在,你就去黄泉下见你的师兄吧。”

    这一剑下去,白长老便彻底没了声息,先前还飞扬跋扈的一个人,不过片刻功夫就成了一个死人,而且还是死在自己家族的人手中。容家的无情,可见一斑。

    那两名被霓婉等人围剿的白衣男子看见白长老死了之后,更是无心恋战,只可惜,霓婉却并不会给两人逃脱的机会,两人想逃,就注定了会死得更快,在两人转身的时候,黑衣人们的长剑已经追击而来。

    两名白衣男子也倒在了血泊中,到死的时候还看着容炬的方向,似乎没有想到他们的悲惨结局最终是来自本家人的手段之下。

    “武宣王受惊了。”容炬长剑入鞘,又对傅子墨道,他的语气虽然不像白长老那样无礼,可也并没有多少的尊重。

    傅子墨扯了扯嘴角,淡淡的道:“无妨,多些二长老出手相救了。”

    “不必谢我,你知道我也是任务在身而已。等你身上的伤治得差不多了,我会亲自带你回本家。”容炬说完之后,对着天空发了一个信号类的东西,不一会儿就有人来处理白长老和那两名男子的身影。

    傅子墨目光沉了沉,状似漫不经心的问:“对了,刚才白长老提到的,那个为了我娘背叛容家的人,到底做了什么事?是和我娘的死有关系吗?”

    容炬听他这么一问,脸色立刻就变了,厉声道:“武宣王,人活在世上,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得好,那段秘闻在容家来说都是禁忌,虽然这次你用你手上的势力和资源换了一线生机,不过……我劝你还是不要去打听这些禁忌为好,你能活着,已经不容易了。”

    说完这句话,容炬就转身离开了。

    容炬走后,霓婉也让龙隐卫的人离开了,她又重新来到傅子墨的身后,替他拍了拍身上的落叶。

    “主子,您的伤需要离欢小姐的奇药和容家本家里的传世金丹才能治疗,而侧王妃又跟着离欢小姐,会不会她的目的也是那奇药……”霓婉犹豫了很久,还是说出了心中的担忧。

    傅子墨笑了笑,微微转头看了她一眼,“怎么,你是怕她会抢本王的东西吗?”

    “抢?”霓婉摇了摇头,她不会担心秦落烟会抢东西,她是担心自家主子不忍心从她手中夺东西。不过这句话,聪明的霓婉是不会选择说出口的。

    傅子墨叹了一口气,视线却变得飘摇。

    空气里,浓郁的血腥味久久没有散开去,一坐一站的两人却像是没有感觉到一般,就那么这院子里站着。

    酒楼里,店小二已经给殷齐和秦落烟的桌子上添了四次茶水,到了第五次的时候,店小二脸上的笑就有些挂不住了,这里是酒楼,哪有吃完饭坐着不走的?

    而离欢,也一直往门口的方向焦急的看着,忧心忡忡的她根本静不下心来,好几次都会店小二发了脾气。

    眼看天色渐暗,夜晚即将来临,离欢显得更加的焦躁,好几次都忍不住来到酒楼门口翘首以望。

    就在离欢似乎要忍耐不住的时候,一名小厮打扮的小青年出现在了离欢的面前,离欢似乎认得那小厮,一把就扯住了小厮的胳膊,吼道:“我爹呢,怎么来的只有你,我爹哪儿去了?”

    那小厮来得很急,站在门口不住的喘气,又被离欢问得急,只得硬着头皮道:“老爷现在是来不了了,老爷出事了。”

    “出什么事,你别耽搁,赶紧说啊!”离欢记得不行了,偏偏这小厮又累得不断喘气。

    小厮缓了两口气,又接着道:“老爷原本在一个峡谷中采药来着,这不,收到你的飞鸽传书就往都城里赶吗,只是昨个儿我们到了清关城的时候,刚进清关城,就被拿着画像的管家人给抓走了。要不是当时我因为去小解和老爷有一段距离,他们不知道我和老爷是同行的,没准儿我也会被抓走。我们奇药房是出了什么事吗,为什么官府的人会拿着老爷的画像抓老爷呢?”

    “我哪里知道!我走的时候奇药房还好好的啊!”离欢一听自己爹被抓,也被吓了一跳,怎么早不出事,晚不出事,偏偏这个时候出事呢?

    “而且小姐,以小的见,这事儿好像不简单。老爷被抓走之后,我立刻就悄悄的跟上去了,本以为那些官差会把老爷抓进衙门里去,可谁知道那些人根本就没有去衙门,而是去了距离都城十来里路程的太妃庙。我想着老爷和您约定的时间也到了,就从太妃庙赶过来通知你了。”小厮终于将事情的始末说完,这才得意好好的喘口气。

    离欢的眼中则是越来越疑惑了,别人她不了解,可是自己的亲爹她是知道的,他们做药材这一行的,接触的人三教九流,可是她爹是个性子极好的,从来没有和别人结仇,也没有得罪过达官贵人,而且因为奇药房出产的药材关系,很多朝中权贵和他爹的关系其实是很好的,这一次,到底是谁抓了她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