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太妃庙
    “太妃庙?”离欢呢喃着这两个,拉着那小厮就往酒楼往走。

    她们一离开,殷齐和秦落烟也站了起来,两人互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见了疑惑。离欢依旧带着那小厮骑马,殷齐和秦落烟则是坐马车。

    马车上,秦落烟的脸色很沉重,忍不住问殷齐,“那蛮国的太妃庙是庙还是住人的别院?”

    殷齐有些诧异她能问出这样的问题来,不过仔细一想便又释然,也是,如果真的只是庙宇的话,也不会有官差将人带到那里去了。

    “蛮国的太妃庙其实严格说来并不是庙宇,而是囚禁太妃的一个牢笼而已。是当初蛮国皇帝登基之后铲除异己的时候修建的,太妃庙里住着的,都是先皇的妃子们,蛮国皇帝没有杀了他们,只是将他们圈禁起来,已经是最大的让步,也无非是怕杀孽太重引来朝中大臣们的不满而已。”殷齐解释着。

    秦落烟微点了点头,“按照你的意思来说的话,那太妃庙里住着的都是些被女人而已,按理说是没有多大的实权的,那官差将人带到太妃庙里又是几个意思?”

    殷齐沉默了一阵,似乎是在思索什么,过了一会儿,他才缓缓地道:“那些女人们虽然没有实权,可是到底是先皇的女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些女人中肯定有得先皇恩宠,而且对先皇的子嗣非常了解的人。”

    秦落烟有些咋舌,可是她知道殷齐的实力,如果经他的口说出来的话,多半是不会错的,她不禁想起了那个关于蛮国皇室的秘闻,据说蛮国皇帝追踪那个兵变失败的皇子一直到了南越国边境,如果现在又牵扯到太妃庙的话,那兴许和那件秘闻有关?

    不知为何,虽然殷齐很直接的回答了秦落烟的问题,可是秦落烟却总觉得有哪些地方怪怪的,女人的直觉很奇怪,来得突然,却又出奇的准,所以接下来她便不再开口说话了,直到马车行驶了一个时辰之后在都城的城郊停了下来。

    经过一番折腾,天已经彻底黑透了。这荒郊野外人烟罕至,除了眼前一个略微显得有些破败的庄子外便再也没有其他的建筑。

    离欢虽然是个急性子,却也并不傻,还知道不能莽莽撞撞的冲进去,所以绕到了庄子的后门。她带着那小厮蹑手蹑脚的从庄子后的院墙爬了进去。

    这毕竟只是关押一些女人的别院而已,这么多年来一直只有四五个侍卫在负责值守,从来也没有出过什么状况,所以庄子里的守卫并不森严,所以两人看似溜进去很容易。

    秦落烟跟着殷齐下了马车,正在想要用什么方法进入别院,就见殷齐已经上前敲响了院门。

    “你这是……”秦落烟的话还没问清楚,就见院子的门被人拉开了,一个打着哈欠的侍卫伸出一个脑袋来。

    “你们是干什么的?”侍卫白了两人一眼。

    殷齐上前拱手行了一礼,拿出了林清风那块令牌,道:“我们是从春城来的,奉城主的命令来都城办些事,可是这天黑了,行路不方便,我这妹纸又得了风寒,你也知道都城的地理环境,这到了晚上能把人冻出病来。现在都城的城门也已经关了,我们也进不去城,所以就想在这里叨扰一晚,还望这位大哥行个方便。”

    秦落烟一阵无语,虽然殷齐的解释看似天衣无缝,可是就这样就能进去,这是不是有些太儿戏了?这里的侍卫应该没有这么大意吧?

    可是,出乎秦落烟的预料,那侍卫眼神亮了亮,往二人身后看了一眼,只看见二人身后跟了一名车夫,似乎并没有其他人,脸上竟然出现了松动的表情。

    殷齐似乎早有准备,又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来递了过去,“这位大哥放心,我们绝对不住,再说了,您就是不信我,也得信这林城主的令牌不是,都是为管家办事的人,都有不方便的时候,与人方便就是与己方便。”

    原本就有了犹豫的侍卫,听殷齐这么一劝说,终于是没忍不住银票的诱惑,接了那银票打开了院门将人放了进去。

    进了院门,那侍卫便将三人带着往偏院走,一路上似乎都避开了敏感的后院,等到将三人带到了厢房之后,那侍卫便道:“屋子可以给你住,可是记住了,别出这个院门,至于吃食的话,一会儿我会给你们送过来。大晚上的别乱走,这庄子里可有好几个疯婆子,你这妹纸细皮嫩肉的,万一给伤着了,可别怪我没提醒你们。”

    “这位大哥放心,出门在外,这些规矩我们还是懂得的。”殷齐拱了拱手,让车夫将那侍卫送了出去。

    等那侍卫一走,秦落烟就忍不住问出了心中憋着的疑问,“你怎么知道那侍卫会让我们借宿?”

    殷齐笑了笑,目光隐隐发亮,“这个庄子已经存在十多年了,你看看有过修葺的痕迹吗?”

    秦落烟摇了摇头。

    殷齐又道:“没有任何的修葺,就说明这个地方不被重视,一个不被重视的地方,能有多少油水?那这几个守在这里的侍卫便是得了个最不好的差事。这一路上都没有其他的建筑,这个庄子别的优势没有,就是房子够多,所以我想,那几个侍卫肯定没少在这上面打主意。一旦有人借宿,只要银子给得够,租几间屋子出去肯定是常有的事,靠侍卫那点儿响应要想养活一家子人肯定不容易。”

    经他这么一说,秦落烟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难怪先前那侍卫轻车熟路的将他们往这个偏院带,想来这种事情已经做得很熟悉了。

    “而且,先前那侍卫开门的时候,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他面黄肌瘦,双眼无神,身上还有股子浓重的烟草味儿,应该是长期抽大烟的后果,抽大烟没有银子可是不行的,所以只要银子给得够,他必定会动心的。”殷齐又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