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九十四章 肮脏的现实
    有些人能在年纪轻轻就坐上高位,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和殷齐、傅子墨这样的人比起来,秦落烟觉得自己有种看最强大脑的感觉,在别人已经在辛苦答题的时候,自己这个猪脑子却连题目都没有看懂。她记得曾经在宿舍里,她们几个武器制造界的精英在看这个综艺节目的时候,还有一种被吊打的感觉。

    而这种感觉,没想到在她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竟然再一次体会到了。

    “怎么了,在想什么?”殷齐见她有些走神,温柔的问。

    秦落烟嘴角一扯,摇了摇头,道了一声,“没事。”她是怎么了,明明已经和那个人没了任何牵扯了,为何还会总是想起他来?难道就这么轻易的忘记了他的无情了么?还有萧凡的死……

    这道坎儿,她也许一辈子也迈步过去了吧。

    殷齐拍了拍她的肩膀,率先走进屋子里。

    果然和他预料的一般,那些侍卫每少干出租房间这种事,所以厢房里的被褥都是齐全的,就连桌子都是擦干净了的。

    殷齐掏出火折子点燃了屋子里的蜡烛,细心的将房间查看了一番之后,脱下的长袍垫在了床铺上,才道:“被褥似乎没有清洗,应该是以前的客人用过的,你先将就歇息着,我让人去打探那奇药房的老板被带到哪里去了。”

    秦落烟的目光落在床铺上的长袍上,眉头不自觉的又拧紧了,她什么也没说,却也没有往床上坐,而是径直坐在了桌边的木凳上对他点了点头。

    殷齐的手有些僵硬的从长袍上收了回来,眼中的光芒有一瞬间的暗淡,他对那车夫吩咐了几句,那车夫便转身出去了。

    两人就安静的在房间里坐着,谁也没有说话,只是殷齐时不时的会不自觉的往秦落烟的方向看上一眼。

    秦落烟不是没有感觉到他的视线,只是,心中已然有了芥蒂,又且是这些小小的细节就能抹去的?

    车夫回来得很快,他进了屋,率先看向殷齐的方向,等殷齐点头之后,他才当着秦落烟的面道:“这庄子里有四名侍卫和十来名妇人,那奇药房的老板被关在东厢的一个房间内,有三名侍卫守在那里,比我们先进来的奇药房大小姐已经摸索到了东厢房的位置,不过三名侍卫守得紧,她们还没有找到下手的机会。”

    那车夫又看了一眼秦落烟,似乎还有些话说,又顾忌秦落烟在场,所以有些犹豫。

    “无妨,说吧。”殷齐又肯定的说了一句,那车夫才咬牙开口。

    “那十来名妇人的情况不太好……”车夫说话的时候,脸颊有些微微泛红,清了清嗓子才低着头道:“那几名侍卫不只是出租房间这么简单,似乎还……还拿那些妇人做了生意。”

    看得出那车夫是个老实人,说到这种问题的时候,尽是满脸的别扭。

    秦落烟却反应过来了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有些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你是说皮肉生意?”

    那车夫没料到这句话是从秦落烟这个看似柔弱又端庄的女人口中说出来的,所以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真是太可恶了!那群畜生!”秦落烟气得胸膛起伏,如果只是出租屋子贴补收入的话,她秦落烟也算可以理解,可是他们竟然将那些女人用作了生财的工具,她甚至不敢去想,那些女人曾经心中的绝望。

    一入宫门深似海,那些女人也许曾经都是官宦人家被人宠爱的小姐,那么多的女人守着一个男人本身就是一件非常悲惨的事了,而当属于她们的天坍塌之后,她们又被关进了这个偏僻的牢笼,也许,倒死的时候她们都未必能见上自己的亲人一眼。而最悲催的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几名侍卫为了能得到些银钱,竟然把她们当成了青楼里的女人一般贱卖出去。

    这就是这个社会女人的地位,终其一生,又有几个能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的?

    秦落烟的义愤填膺落在那车夫的眼中,让他的眼中闪过瞬间的诧异。

    “那些侍卫也是官家的人,难道上面就没有人管吗?”秦落烟咬牙切齿的低吼。

    殷齐冷笑一声,似乎有些嘲讽她的天真,“谁来管?连坐在蛮国最高的位置上的那个人都不管,甚至听之任之,下面的人,谁会那么不识好歹的去管?而且,蛮国皇帝出于名声不好对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妇人下手,可是难保不会有人为了讨好皇帝而做一些肮脏的事,就比如说,让这些妇人生不如死……”

    “这……太残忍了!”秦落烟不知道要怎么来表达心目中的愤怒,这个社会的现实总是一次次的刷新着她的感官。

    “落烟……”殷齐轻轻地唤了她一声,“你被动怒,如果你实在看不下去的话,等我们从奇药房老板那里拿了药,我们也许可以一把火烧了这里。”

    “烧了?”秦落烟狐疑的看向他,他这样的人,真的会为了非亲非故的人去烧掉这里,得罪蛮国宫中那位?替自己惹上麻烦?如果真的能这么简单的话,这里就不会存在这么多年了。

    “为了你,没有什么不能做的。”

    殷齐刚说出这句话,秦落烟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的脸上明显的写着不信。

    秦落烟摇摇头,冷哼一声,“好了,既然找到了那奇药房老板的位置,我们就赶紧过去找人吧。”

    她明显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殷齐也只能无奈的叹一口气之后跟了上去,他加快脚步追上秦落烟,拉住了她的胳膊,“等等。”

    “干什么?”因为那些女人受到的非人折磨,秦落烟心中有气,不自觉的就将这份愤怒发泄到了殷齐的身上,脸上更难看了几分。

    殷齐也不在意,只是悻悻的道:“如今那些侍卫守在东厢房,不如我们先去主院吧。”

    “你是说我们现在去偷偷放了那些妇人?这可不像你殷丞相会做的莽撞之事。”连她都不会蠢到以为直接将那些妇人放出去就能一了百了。蛮国上面那位可以放任这些人生不如死,可是却也绝对不会允许这些人从这里逃出去,说不定还是名正言顺给了那位斩杀这些妇人的借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