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又是特殊血脉
    “人我们自然不能放,可是……你不想知道为什么官家的人要将奇药房的老板抓到这里来吗?”殷齐的眼中流露出一种让人看不透的神秘。

    秦落烟一怔,仔细琢磨了一下,得出一个让自己都有些吃惊的结论,“奇药房老板的身上带着那种特别的药材,他们将人带到这里,莫非也是和那药材有关?甚至,需要那药材救命的人没准儿也会来这里?”

    “你果然很聪明,不像个女人。”殷齐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她的猜测。

    一个呼之欲出的答案已经在秦落烟的心底,可是那太过让人难以置信了,所以她有些不敢去猜,不敢去想,不敢去说。

    “也许,真的就和你想的一样,所以我们只需要提前到主院去等着就好,我相信,很快就会有人来给我们答案。”殷齐缓缓松开了秦落烟,越过她往前走去。

    秦落烟回过神也跟了上去,只是心中的忐忑已经被震惊所取代。有些事情,是不是冥冥之中已经注定了的,可如果真的像她想的那样,命运似乎也太过戏剧化了。

    庄子里的主院和厢房隔得并不远,穿过一个花园和两个长廊便到了,夜里很黑,院子里的灯笼却很少,所以三人行走在路上也并未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反倒越发显得这院子的冷清来。

    只是出乎他们的预料,这庄子的主院比厢房的条件似乎还要差,刚走到门口就能闻见一股子的恶臭从院子里传来。

    车夫手脚很麻利,左右手一边一个带着秦落烟和殷齐就上了院墙,再一个起落就到了院子里。院子里显得很衰败,除了一口水井还有使用的痕迹,其他的东西都好像是被废弃了很久一般,就连院子里的花花草草都已经干枯得没了颜色。

    车夫拉着两人再一个纵身就上了其中一间厢房的房顶,对于这种事情,车夫显得轻车熟路,他小心的稳住两人的身形之后才弯腰揭开了一块瓦片,透过瓦片的空洞,从上往下可以看见房间内的情况。

    十来个妇人挤在一张通铺上,通铺的被褥都上了年岁,修修补补下比起乞丐用的并没有好多少,那些妇人年纪大的已经是半百老妇,年纪小的也已经接近三十,不过到底是曾经皇帝用过的女人,每一个妇人的脸上都还能看出年轻时候的风采,尤其是那几个稍微年轻些的,虽然经过了岁月的磨砺,但是眉眼却都还带着七分美丽。

    这样的人,稍加修饰,的确也是能吸引男人们的目光的,难怪那些侍卫们打起了她们的主意。

    房间里的妇人们没有什么交谈,像是行尸走肉一般各自做着自己的事,只有其中两个年纪轻的聚在了一起,二人虽没有说话,可是目光却时不时的看向门口的方向。

    过了半个时辰左右,院子里来人了。

    先前将殷齐三人放进来的侍卫又领着几人走了进来,前几个人都蒙着面,让人看不出面貌,不过为首的一个身形彪悍,一双眼睛炯炯有神,行走之间颇有豪气万丈的感觉,让人一眼便知道肯定是武将出身。

    他的身后跟着的似乎是他的随从,两名随从后还有一个气质和这几人都不一样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没有蒙面,五官生得端正,行走之间脚步很轻,应该是个武学高手,他背着一个气息奄奄的孩子,走进来的时候往房顶的方向看了一眼,不过却什么也没说,只是跟着前几任走了进来。

    只一眼,秦落烟就认出了中年男子背着的孩子,不是别人,正是她苦心寻找的翼生,那个被她当做亲弟弟的孩子。

    一年多不见,翼生的个头又长高了一些,眉眼也张开了,有了少年郎的面貌,只是他的脸色很苍白,眼睛也闭着,整个人看上去没有什么生气。

    秦落烟紧张的捏紧了自己的衣袖,咬着下唇让自己尽力冷静下来。

    几人进了院子之后并没有进卧室,而是那侍卫上前来到卧室门口,打开锁门的铁链,然后将屋子里那两个年级较轻的妇人叫出来。

    两名年轻妇人很快出来了,当看见为首的那个蒙面男人的时候,两人都露出了惧怕的神色。

    “你们就是先皇后的陪嫁侍女?”为首的蒙面男人冷声问。

    两名年轻妇人互看了一眼,其中一个胆大的福了福身子,回答道:“对,我们就是跟着先皇后进宫的侍女,后来幸得先皇重新被封了嫔位。”

    “先皇后血脉特殊,诞下的皇子也继承了血脉,可是,这皇子和普通民女生下来的孩子,可还有血脉遗留?你们能认得出来吗?”蒙面黑衣人又问。

    “先皇后一族也出身于神秘世家,血脉的力量是在骨子里的,哪怕已经隔了两代人,可依旧还是有方法能验得出来的,只是……”那年轻妇人咬了咬牙道:“如果我们验出来了,您真能救我们出去?”

    “就你们两个妇人而已,放你们离开不是难事。”蒙面人的口气很大,不过以他的气势来看,却又没人会怀疑他说话的可信度。

    两名年轻妇人像是下定了决心,立刻转身回到屋子,拿了一个小盒子之后才出来。她们已经提前得到了知会,所以早就将一切都准备好了。

    她们来到翼生的面前,然后打开锦盒,从锦盒里取出一小瓶的粉末来,再拔下头上的木钗,在翼生的手腕上刺了一下,当鲜血流出来的时候,她将那粉末和鲜血混合在了一起,然后放在鼻端闻了闻。

    这一闻之下,她们便面色大变,眼中欣喜异常,“没错,他的身上的确有先皇后的血脉!”

    “哦?怎么说?”蒙面人似乎并没有立刻认可她们的验证,而是狐疑的问道。

    那年轻妇人也知道必须要说明白原理才能让人信服,所以缓缓地道:“这瓶子里装着的是牡丹花的花粉,先皇后一族人丁稀少,但是血脉特殊,她们的血脉一旦和牡丹花的花粉混合,就会产生一种奇异的香味,这香味能吸引十丈之内的昆虫,你看看周围的地上,就能证明我所言非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