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奇药房老板
    几人低头一看,果然看见地面上不知何时已经爬满了各种各样的昆虫,虽然只是一滴血融合了牡丹花的花粉,可是造成的场面还是让人有些瞠目结舌。

    秦落烟眉头皱了皱,目光落在那些昆虫上,迟迟一步开去,她的思绪已经飘远,心脏更是漏跳了一拍,这段日子,她总能听见“特殊血脉”几个字,这世上真的有那么多的特殊血脉吗?上一次,那个凤族老人临死之前便说过,凤族血脉特殊,如今剩下的已经只剩四脉,还有什么遗落在外的凤族圣女。

    难道,翼生的祖母,也是凤族的人?如果不是的话,那又怎么去解释这些特殊的血脉,既然特殊,又哪里是总能遇到的,这也太过巧合了些。

    而且……她还想到了自己,当初在山洞里的时候,她的血就能打开机关,她也是特殊血脉,难不成也和凤族有关系?

    一连串的疑问在秦落烟的脑海中得不到答案,让她的太阳穴有些隐隐作痛,看来等这些事情结束之后,她也要去验证一下自己身上的疑问了。

    如果这些人将奇药房的老板抓来是为了替翼生寻治疗的奇药的话,那秦落烟反倒是松了一口气,至少这样一来,翼生便有救了。

    再看院子里,两名年轻的妇人将那血滴用水擦洗干净之后,没了异香,昆虫又渐渐散开了去。

    蒙面人这才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两名妇人对翼生血脉的认可。他对身边的随从吩咐了两句之后,又对那侍卫道:“带我们去见那个奇药房的老板。”

    那侍卫似乎很惧怕蒙面人,赶紧屁颠屁颠的就走在前面带路去了。

    蒙面黑衣人带着几人也跟了过去,只有一名随从留了下来,那随从来到两名妇人的身旁,对两人招了招手,“你们过来,我告诉你们营救你们的计划。”

    两名妇人一听,立刻露出了欣喜的表情,急切的就上前去,只是,她们的笑容还未完全绽放,那随从一剑划出便切开了两人的咽喉。

    鲜血飞溅而出,两名年轻妇人到死的时候都还弄明白,明明说好的救她们出去,怎么变成了杀了她们?

    “对不住,小皇子的行踪不能让人知道,只有死人才能保住秘密。”那随从对这两名妇人的尸体叹了一口气,将长剑收回剑鞘,这才转身跟了出去。

    等他们离开之后,车夫才带着殷齐和秦落烟从房顶上跳了下来,他们也准备跟着几人往东厢房去,只是秦落烟趁着殷齐和车夫转身的时候,悄悄的从地上捡起了那瓶落在地上的牡丹花花粉。

    “你做什么?”殷齐不经意间回头,恰好看见秦落烟弯腰起身的瞬间。

    秦落烟脸不红气不喘,淡淡的道:“只是见二人有些可怜,将她们的眼睛合上了而已。”说话之间,她果真伸手合上了两人的双眼。

    殷齐应了一声,等到秦落烟走过来的之后,三人便往东厢房走去。

    东厢房里,三明侍卫丝毫不敢打盹,当看见蒙面人等进了厢房,三人都像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起来,争先恐后的来到蒙面人跟前行礼,“小的们见过……”

    “行了,礼就免了。人呢?”蒙面人冷声问道。

    “人就在屋子里关着呢,我们马上就把人带出来。”其中一名侍卫赶紧冲周围的几人使眼色,几人手脚麻利的就从厢房里拖出一个五花大绑的中年男人来。

    将中年男人仍在地上,那侍卫又邀功般的道:“这就是您要小的们代为看管的人了,都好着呢,连一根头发都没少。”

    蒙面男人冲身旁的随从使了个眼色,那随从会意的上前取下了塞在奇药房老板口中的废布。

    “那能治疗走火入魔的奇药在哪里?我们只想要那奇药,交出来就可以放你安全离开。”蒙面男人道。

    奇药房老板看了看周围这几人,目光落在了后面被络腮胡子背着的孩子身上,皱眉道:“就是为了救这孩子?”

    “这不是你该过问的事。”蒙面男子冷哼一声,语气越发冰冷了些,“赶紧把你那奇药交出来吧,免得受皮肉之苦。”

    奇药房老板被五花大绑着,原本就没有谈判的余地,若是换了平时,不要说一种奇药,就是一百种奇药,他眼睛都不眨一下,毕竟奇药房里别的没有,就是药材多,在他的性命面前,药材算得了什么。

    可是,他只有一个女儿,从小到大因为娘子死得早,他膝下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所以是一直宠到大的,如今既然他女儿那么着急的想要这奇药,他倒是迟疑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她那么紧张过,那就是说现在那奇药对她来说也很重要。

    而且,离欢也是练武功的,因为那个人的关系,她想要自己变得强大,总是去尝试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东西,就为了能尽快提高自己的武功,好配得上那个人。他一个当爹的虽然心疼,可是却也拗不过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在这段不可能有结果的感情里越陷越深。

    这次离欢这么着急,最坏的情况就是她自己走火入魔了,所以奇药房的老板很害怕,如果真的如预料中的一般,是离欢走火入魔的话,他将这奇药交出去,那离欢不就没救了吗?

    每一个做父母的,最担心的就是子女的身体健康,哪怕自己的孩子只是那万分之一受伤的人,他却也不敢拿她的性命去冒险。

    “怎么?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蒙面男人见奇药房老板没有反应,一双眼睛里立刻腾起了一股子杀意。

    奇药房老板看了看他们,带着些祈求的语气道:“能不能让我交出这奇药之前先见一见我的女儿,我保证,只要不是我女儿需要那药材救她自己的性命,我就把这药材交给你,可好?”

    蒙面人轻蔑的笑了一声,“你觉得你有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格?怎么,如果是你女儿需要这药材救命,这药材你就誓死不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