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九十七章 都出来吧
    奇药房老板突然就笑了,一个中年男人,笑得畅快有洒脱,“对,如果这药是用来救我女人的性命,那我就绝不可能交给你,哪怕……是要我的命。”

    躲在暗处的离欢,因为听见奇药房老板的这句话,眼眶瞬间变得湿润,她知道她爹从小就疼爱她,可是,她没有想到她爹可以为了她做到这个地步。

    殷齐和秦落烟三人也来到了院子外,在车夫的帮助下,三人又跃上了一旁楼房的房顶,居高临下的看着远处院子里发生的一切。

    听到这里,秦落烟也拧紧了眉头,脸上的担忧显而易见,她有些紧张,如果那奇药房的老板真的宁愿死也不交出那药材的话,那翼生可不就没救了?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那蒙面人的身上,似乎他的态度就决定了事情发展的走向。

    只见蒙面人听完奇药房老板的话,越发轻蔑的笑了一声,他一步上前,从怀中掏出一把匕首,在奇药房老板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匕首就已经插入了奇药房老板的大腿,“我这辈子,最恨别人威胁我!你能救那个孩子当然最好,如果救不了,大不了让你奇药房上上下下几百号人跟着陪葬。”

    “你、你!”奇药房老板没想到这个蒙面人竟然如此的强势,而且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更让他没有想到的事,这蒙面人虽然尽力在救那个少年,可是却也不是非那个少年不可,蒙面人和那少年的关系让他越发的疑惑,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在奇药房老板还在犹豫的时候,蒙面人手起刀落,匕首又扎在了他的另一只腿上,“你可以慢慢思考,你思考一瞬,我就扎你一刀,我倒要看看,你这身体能挨得住几刀。我可没工夫和你在这里磨叽。”

    “我、我……要见我的女儿!”奇药房老板身中两刀,可是却依旧咬着牙不松口,他双腿流出的险些染红了地面的泥土,让空气中漂浮着浓郁的血腥味道。

    蒙面人冷哼一声,又是一刀果断的扎在了奇药房老板的右臂上,奇药房老板禁不住痛呼出声,却依旧没有妥协的意思。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蒙面人没有丝毫的手软,而奇药房老板也是个硬汉,竟然也完全没有要妥协的意思。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奇药房老板身上就中了十几刀,若非那蒙面人有意避开了他身上的要害,他怕是已经去见了阎王,不过即便如此,全身都在流血的他,如果伤口再不处理,那就真的会有性命危险了。

    眼看奇药房老板已经气息奄奄,远处的秦落烟,暗处的离欢,还有背着翼生的络腮胡子都不自觉的紧张了起来。

    秦落烟好几次想冲出去,却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停止了动作,哪怕她能阻止蒙面人对奇药房老板的逼迫,可是她又能让奇药房老板心甘情愿的将那药材交出来吗?她做不到,所以,她得人。

    她能人,可那络腮胡子忍不住了,只见那络腮胡子将脸色苍白的翼生小心翼翼的放在了一旁,这才往那奇药房老板的方向走了过去。

    在那蒙面人又举着匕首要扎奇药房老板的时候,络腮胡子扯住了蒙面人的手腕,“行了,再这样下去他就真死了。”

    “他把东西交出来,我能怎么办,你也看见了,我已经做过努力了,如果结果不如人意也不是我能控制得了。”蒙面人似乎在冷笑,不过蒙着面的他,冷笑也让人看不真切。

    络腮胡子倒是丝毫不惧怕这蒙面人,“他不就是要见她的女儿吗?就让她见好了。”

    “你什么意思?我们时间紧迫,哪有时间去找他的女儿?”蒙面人一把甩开了络腮胡子的手。

    “何必我们去找,也许她就在这里。”络腮胡子目光冰冷的扫过院子里的暗处,又抬头看了看远处的房顶,积聚内力,朗声吼道:“都出来吧,还要我来请你们吗?”

    果然,以络腮胡子的武功,早就知道了离欢和殷齐等人的存在。

    其实,对于络腮胡子的身份,秦落烟已经猜到了几分,武功这么好,脾气又这么古怪,又和翼生一起出现,他其实就是金木的那个师兄吧。她没有想到,这个络腮胡子对翼生的好,也到了这个地步,心中不禁为翼生感到了一丝温暖。

    离欢早就泣不成声,既然被人拆穿了隐藏,她便跌跌撞撞的冲了出来,她手脚并应的爬到了自己父亲的身旁,颤抖着从怀中掏出金疮药替他止血,嘶哑的哭诉着:“对不起,对不起,爹,我,我该早些出来的,对不起,爹,我犹豫了,我犹豫了……”

    是的,她犹豫了,她既想站出来救她爹,可是又害怕她爹将那药材交出去。都说女生外向,为了那个人,她竟然在自己亲爹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犹豫了,她就是一个无耻的人,她这样一个无耻的人,怎么能让她爹这么宠着呢?

    自责又痛苦的离欢抱着自己的父亲痛哭着,险些忘了身处的危险环境。

    倒是车夫带着殷齐和秦落烟落在院子里的时候,一直靠在一旁的墙上,因为实在太虚弱而没有说话的翼生竟然双目含泪,哽咽着叫了一声,“姐姐……”

    一声姐姐,将秦落烟的思绪拉回了第一次见到翼生的时候,那时候的他,也是如此的狼狈,也是如此的惜字如金。

    她应了一声,喉咙一阵哽咽,三步并作两步的冲到了翼生的面前,一把就将他温柔的抱入了怀中,“没事,没事,翼生不要害怕,姐姐在呢,一定会救你的,一定会。”

    “嗯。”翼生牵强的扯出一抹笑,似乎用了很大的力气,他喘了几口气,才能再次开口,“姐姐,我好像你。”

    说完这句话,翼生已然是满头大汗,身体的极度虚弱和面容的灰暗,让他看上去像一个将死之时,这样的他,让人害怕随时都会永远的闭上眼睛,然后便再也没有睁开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