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三百九十八章 善良的本心
    秦落烟温柔的抱了抱翼生之后才,又才起身来到了离欢和奇药房老板的身前,她对奇药房的老板道:“你也看见了,你的女儿没有事,就像你先前说的,只要不是用来救你女儿的命,你就会将那药材交出来的,对吗?”

    奇药房老板目光有些迷离,看了看离欢,又看了看那蒙面人,有气无力的道:“我可以交出药材,只要你们不再为难我们父女就……”

    “不行!”离欢本能的开口,惊慌的摇头,“不行,那药材不能给他们,不能给!”

    奇药房老板诧异的看向离欢,从她的眼神中看见了害怕和担忧,作为她的父亲,似乎立刻明白了很多事,“不是你,那就是那个人要用这药材了,是吗?”

    他虽然没有说出那个人的名字,可是离欢却直到他说的是谁,她含着泪点了点头,“爹,你知道的,在我看来,他的命比我自己的命还重要,所以,如果要死的话,就让我死吧,他……得活着。”

    “你……”奇药房老板被她这句话气得不轻,这天下,哪有父亲能忍受得了自己的女儿为了一个男人连命都不要了?因为心急,奇药房老板一连咳出几口鲜血来,“不孝女,不孝女啊!你是要气死我吗?那个男人给了你什么好,连个好脸色都没有给过你,你就这么贴心贴肺的为他,是为了什么?”

    “没有为什么,我爱他,我想他活着!”离欢泣不成声,可是眼神却很坚决。

    这对父女僵持着,倒是让周围的人都皱起了眉头。

    尤其是秦落烟,扫过已经快要不行了的翼生,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她扯住离欢的肩膀将她往后一拉,在离欢仰头的一瞬间,她一个巴掌就狠狠的打了过去。

    “你可以不要自己的命,可是你爹的命呢?”秦落烟对这离欢的做法很是不耻,说出口的话就毫不留情,“你看看你爹现在的样子,为了保护你,他被插了那么多刀,却一声未吭,流这么多的血也没有叫一句苦,只是为了给你留下一线生机。他生你养你这么多年,到头来,你却因为一个男人而连他的性命都不顾!你这样的女儿,要是是我的,我就立刻掐死你,你倒还不要脸的拦着他!简直是禽兽不如!”

    秦落烟的父母死得早,但是仅有的记忆里,却都是温暖的,而离欢,有着父亲极致的疼爱,却是这样没心没肺的回报自己的父母,实在让她有些看不下去。

    许是秦落烟的话太过犀利,那一瞬间,离欢宛若当头棒喝,有好一会儿竟然痴痴傻傻的哭着忘记了反应。

    而奇药房的老板,看着自己疼爱的女儿这模样,脸上的不忍之情更甚,他不住的摇头,一个中年汉子,到底还是忍不住流出了眼泪来,“罢了,罢了,算是我上辈子欠她的吧……”

    上辈子……人这一辈子都没有了,哪里还管得了上辈子的事?

    秦落烟有些恨铁不成钢,眼看这对父女都有了必死的决心,心中更是焦急。

    旁边的殷齐、蒙面人、络腮胡子几人一见事情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几人面面相觑,也有些手足无措,尤其是络腮胡子,竟是烦闷的在翼生的面前不住的徘徊。

    翼生又轻轻地咳嗽了几声,虽然他已经极力想让自己的状态看上去不那么糟糕,可是到底还是忍不住咳嗽和虚弱。

    秦落烟看得眼中一阵酸涩,眼泪便落了下来,她咬紧下唇,擦了擦眼泪,突然,她像是下定了决心,走到那蒙面人的面前伸出手,道:“既然现在我们都是站在一条战线上的,那能否借您的匕首一用?”

    那蒙面人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似乎没有想到一个女人在这种时候竟然还能做出一番动作,而不是只知道哭而已,他点了点头,将匕首给了她,“既然那孩子认你做姐姐,那我就姑且给你匕首,不过我提醒你,杀了他们,没准儿药材就真的得不到了。”

    秦落烟点点头,拿着匕首往奇药房老板走去,不过,她却并没有对奇药房的老板下手,而是举起匕首一把插在了离欢的肩胛骨上。

    离欢眼中的痴傻瞬间消失不见,她痛呼出声,鲜血溅到她的脸上,显出七分狰狞。

    秦落烟对奇药房老板道:“你可以不顾自己的性命来成全你的女儿,不过,我却可以当着你的面杀了她……”

    当秦落烟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中的矛盾和自责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她不是没有杀过人,可是却没有杀过无辜的人。这奇药房的老板和她无冤无仇,甚至没有丝毫的过节,仅仅是因为他的手中有她要的东西而已,她便对他的女儿下了手。这让她觉得自己的心,已经变得冷漠了,也变得残忍了。

    她不禁想问,是不是,当人与人之间有了利益冲突,为了利益,就会渐渐的失去自己的本心,哪怕平时标榜着自己的善意,可是真的到了利益当头的时候,是不是也会向这个社会妥协?

    她在来这里之前,还在想,如果真到了万不得已,也不能直接用枪的,可是,这啪啪打脸的速度,还是让她觉得内心受到了煎熬。

    可是,翼生只剩下一口气,她要因为自己的善良和本心,而让他就这么死去吗?

    她做不到,所以,她哪怕成为一个恶人,她也要将翼生的性命抢回来。恶人……就恶人吧……如果将来她死了,就让她下十八层地狱吧,下油锅还是永世不得超生,她都认了。

    当她做出这一番举动的时候,殷齐的眼中也露出了不可思议,也许,他永远没有想到秦落烟也有伤害无辜之人的这一天,当她面对自己这个“仇人”的时候,她尚且还能保持这善良的本心,而对这个陌生人,她却选择了下手……她的心,现在肯定无比挣扎吧。殷齐这样想着,脸上不自觉的闪过一抹心疼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