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章 成年人的妥协
    不知何时起了风,院子里枯黄的树上,最后几片黄叶也随风飘落。

    秦落烟缓缓的蹲下身,伸出手,想要去抚摸离欢的脸,可是她的手还未碰触到那冰凉的皮肤,就被奇药房老板一把推开了。

    “滚开!”奇药房老板愤怒的瞪着她,“你们这些强盗!强盗!就为了一颗草药,你们就害死了我女儿的性命,你们……你们这些强盗……”

    奇药房老板吼着吼着,最后便只剩下阵阵哽咽而已。

    那一瞬间,秦落烟突然觉得心中抽痛,眼泪不自觉的就顺着脸庞滑落下来。她可不就是强盗吗,离欢和这奇药房的老板没有做错什么事,可是却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她曾经憎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可是没有想到,有一天,她竟然也被逼着成了曾经她最痛恨的人。

    她也泣不成声,面对奇药房老板的指责,她只能低着头,无力反驳。

    看着她微微颤动的肩膀,殷齐眼中的疼惜之情更甚了,他温柔的抬起手,想将她拥入怀中,可是当他的手碰到秦落烟的时候,却被触手而及的冰凉吓得又将手瑟缩了回来。

    那一边,翼生不经意间睁开眼睛,就看见了这一幕。他也跟着鼻头一酸,忍不住用嘶哑的声音叫着:“姐姐……姐姐……”

    秦落烟听见他的叫声,立刻起身回头来到了翼生的身边。

    “姐姐……”翼生说话非常费力气,每一个字都吐得异常艰辛,“姐姐,就让我死吧,就算我死,也不想让姐姐带着内疚过一辈子……”

    秦落烟想说几句话安慰他,可是嘴唇动了动,却终究什么也说不出口,在这种时候,她竟然不知道除了哭泣和祈祷奇迹发生,还能做些什么。

    在所有人几乎都以为事情陷入僵局的时候,殷齐又重新握紧了匕首,他将匕首放在了奇药房老板的脖子上,“你的女儿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要么你交出那药材,我饶你性命,让你将来有机会报仇,要么,你就和你女儿一起死,这样你们父女俩的仇也没有人能替你们报了,而且,我保证,如果那个孩子因为没有药材而死去,你奇药房上上下下所有人的性命,我殷齐,都要了。”

    当他说出“殷齐”连个字的时候,那蒙面的黑衣人和奇药房老板的表情同时怔了怔,似乎谁都没有想到,这个拿着匕首,做出这种很绝的事情的人,竟然是南越国传说中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丞相,殷齐!

    蒙面黑衣人不是普通人,那奇药房老板也长年在外游历,所以几个大国里有名的人物,他们都是有所耳闻的。

    如果眼前这人真的是殷齐的话,那他说的话,便没有人会怀疑他的真实性。

    “朝堂之上的人,都是踩着鲜血爬上来的,你不会以为我会像她那样妇人之仁吧?”殷齐冷笑,将匕首凑近了一分,匕首立刻划破了奇药房老板脖子上的皮肤,只要再用一份力,就能切断他的咽喉。

    空气已然凝滞,好一会儿,谁也没有开口。

    奇药房老板的眼中很挣扎,他想不顾一切跟着女儿一起下黄泉,可是,他到底已经是接近半百的人了,人生阅历不是离欢那种小丫头可比,阅历的另一个意思就是现实,他能认清现实,他现在哪怕拼死不从,也不过是拉着奇药房几百人替那孩子陪葬而已,那么多人的性命呢,他怎么能凭一己之私就替他们做了决定?

    “好!我给你们!”奇药房老板最终做了决定。

    这就是成年人之间的对话,都知道自己应该根据现实做怎样的选择,只可惜,从年轻到成年需要太多的磨砺,而有些人还未经历住磨砺便已经没了成长的机会。

    殷齐收回了匕首,奇药房老板说出了他藏药材的地方,因为先前他也怕离欢有急用,所以那地方距离蛮国都城并不远,快马过去只需要一个时辰的时间。

    那蒙面人立刻让属下按照奇药房老板说的地址去取药了,又让这庄子的侍卫将奇药房老板和离欢的尸体都带了下去,却并没有立刻要将人放走的意思。

    等到那侍卫将人待下去之后,那黑衣人才来到殷齐的面前,拱手对殷齐行了一礼,“这是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见到南越国殷丞相,久仰大名,幸会,幸会。”

    殷齐也拱手还了一礼,“阁下知道我是谁,可我还不知道阁下是谁呢。”

    “哈哈……”蒙面黑衣人仰头笑了一阵,当即取下了自己蒙面的黑布,“在下蛮国佐铖。”

    “蛮国最有名的大将,曾经辅佐先帝开拓疆土的佐铖大将军?”殷齐显然也吃了一惊,不过只一瞬,他又恢复了平淡不惊的表情,“我也没想到能有幸见到佐铖将军,佐铖将军气度非凡,果然是传说中的龙虎之将。”

    “殷丞相过奖了,对了,那奇药房老板怎么处理,依丞相的意思是……”作为长年在朝堂上的人来说,都知道一个道理,斩草除根,尤其是做伤天害理之事,更不能留了后患,佐铖心中虽然已经有了计较,可是还是狡猾的去问殷齐的意思。

    殷齐眉头不禁皱了皱,忍不住转头看向了秦落烟的方向,虽然药材已经有了下落,可是秦落烟的表情依旧哀伤得让人害怕,她就那么抱着翼生一动不动。

    “要不……就按照先前说的,放了吧。”殷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他的话,让佐铖狠狠的吃了一惊,佐铖顺着他的视线看了一眼,摇摇头,道:“殷丞相,这可不是妇人之仁的时候啊,女人们没见识,我们做大事的人,可不能跟着犯糊涂啊!要是你下不去这个手,那就由佐某代劳吧。”

    殷齐没有说话,正想点头,却见那边的秦落烟突然动了。

    “不行!”秦落烟回过头,没有去看佐铖,而是看向殷齐,一字一句的道:“你若伤了他,我这辈子必不会放过你!”她已经害死了他的女儿,如今还要去害他的性命,她是真的做不到那般禽兽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