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零一章 英雄难过美人关
    殷齐痴痴地看着她,他没有因为她的威胁而动怒,反倒更多的是心疼,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变成了这样,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在意她的看法多过理智。

    佐铖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游移,他清了清嗓子,道:“既然尊夫人如此坚决的话,那人就先留着吧,总不能因为一个外人而伤了夫妻感情。”

    佐铖的话,倒是让殷齐吃了一惊,“我们不是……夫妻。”

    “啊?”佐铖吃惊的张大了嘴,堂堂一国丞相,为了一个女人而做出这种不理智的事,他理所应当的就以为那女人是他的妻子,而且他先前心中还暗喜了一番,如果翼生那孩子认下的姐姐是南越国丞相的妻子,那无疑就是给了那孩子又一个强大的后盾。

    可是,没想到,那女人竟然还不是殷齐的妻子?为了一个和自己还没有关系的女人,就做出这种事?佐铖现在都开始怀疑眼前这人到底是不是那个南越国的殷齐了,就这软弱的心肠,也能坐上丞相之位?

    殷齐当然知道佐铖作何感想,所以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让您见笑了。”

    “……”佐铖虽是武将,却也是人精,随即连连摆手,道:“没事,没事,现在还不是丞相夫人,就冲你这态度,将来肯定也是啊。”

    听他这么一说,殷齐只能露出尴尬的笑,心中却已然又是一番纠结的疼痛。从那次事情之后,这辈子,她不但不会嫁给他,甚至,能看见她一个笑容,都是奢侈的吧。

    见他如此神色,佐铖的心中更加震惊了,这样看来,这还是殷丞相一头挑子自个儿头脑发热啊,敢情那女人竟然还摆足姿态没有要跟她的意思?

    佐铖不禁多看了秦落烟一眼,倒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儿,身材也是极致的好,只可惜,那眉眼之间都太过凌厉,女人家,还是愚笨一些的好,像他府上那几个,都是些空有其妙的无知妇人,哪敢对他甩个脸色,哪一个不是巴巴的来讨好他?

    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这殷齐被这美人迷惑,怕是离倾覆也就不远了。佐铖暗暗摇了摇头,原本想结交殷齐的心思就此打住,他可不想和一个感情用事的人共图大业,那不是找助力,而是找了拖后腿的了。

    那时候,殷齐还不知道,不过是因为这一件事,便错失了一个强有力的盟友,进而在他最后一站的时候,输得彻底。

    “佐将军,还请您将那奇药房老板交给我,至少,他的性命,我得留下。”既然秦落烟都开了口,殷齐便不会违背她的意愿。

    佐铖想了想,随即就应了下来,左右那奇药房老板也不知道他的身份,要找仇家,也找不到他这里来。

    秦落烟见殷齐应承下来,又回身和那络腮胡子一起将翼生扶了起来,问侍卫要了一个干净的空房间,两人便将翼生扶了进去。

    佐铖让属下摆了茶水在另一个房间,邀请殷齐小聚,哪怕不能成为盟友,但是两个政治人物之间,还是免不了一番打探虚实。

    “你就是翼生一直念叨着的姐姐?”络腮胡子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先前有佐铖和殷齐在,有些话,他不方便问,如今两人不在房间里,他才问出口,其实,他这么问,无非是想确认一件事,这秦落烟,就是金木想自己提起过的,那个武宣王在意的女人。

    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不只是武宣王在意的女人,武宣王的侧王妃,竟然也是殷齐这个丞相所在意的女人。一个女人,竟然能让南越国朝堂上两个最有实力的男人同时看重,这本就不是寻常之事。

    因为眼前这个人是翼生的师傅,虽然对他处理事情的手段有些不认同,但是一个对翼生有恩的人,便是对她有恩,所以她点了点头,柔声道:“对,就是我。还未请教该怎么称呼您?”

    “相比你也知道,我就是金木的师兄,我姓许名厚。”许厚是个爽朗的性子,也藏不住话,忍不住问:“听金木说,您已经是武宣王的侧王妃了,为何会和殷丞相一起出现在这蛮国都城?”

    这些日子,他一直带着翼生在外游历,唯一和南越国的联系还是一年前和金木的一封书信,所以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的。

    秦落烟的目光暗淡了一瞬,一边替床上的翼生掖被角,一边低着头,淡淡的道:“我已经不是武宣王侧妃了,来这里,就是来找翼生了。这个世界……”她哽咽了一瞬,接着道:“我剩下的亲人不多了,翼生,便是其中一个。”

    屋子里突然安静下来,许厚不知该如何继续这个话题,所以选择了沉默,心中则是对秦落烟更多了几分佩服,武宣王侧妃的位置,可不是一般的女人能舍弃得了的,就这份气度,也难怪能让那样两个男人为之倾倒了。

    “对了,翼生怎么会和蛮国大将军佐铖扯上关系的?”秦落烟见翼生虚弱的沉沉睡去,这才开始详细询问这件事来。

    “这事儿啊,说来话长。”许厚拉了一张椅子坐下,道:“你和翼生虽不是亲姐弟,可是我还真佩服你们之间的感情。翼生说,当初你成为武宣王的人并非自愿,他说他要保护你,所以要以最快的速度学会高深的武功,可是你也知道,学武功哪里是一朝一夕就能成的事?他拼命的学,什么法子都用上了,我不让他蛮干,他就背着我练,等我发现的时候,他已经静脉逆流,走火入魔了。”

    许厚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眼神中是慢慢的惋惜,看得出,他是真心喜欢翼生这个孩子的,“我听说蛮国奇药房天才地宝很多,所以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来寻找,谁知道那药材竟然那般金贵,这世上就那么一株,而且奇药房老板还长年在外踪迹南寻,那店里的老头子说他在蛮国皇宫里,我就一路找到这蛮国都城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