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零二章 紫云草
    “奇药房店里那掌柜是骗你们的。”秦落烟听到这里,顿时联想起了那掌柜说的话来。

    “我当时哪里知道,也是后来误打误撞混入皇宫之后才知道的。不过也因为那次皇宫里的乌龙,倒是让佐铖大将军遇见了翼生。那佐铖大将军是辅佐过先帝的,先帝的几个皇子他都是认识的,据说和那宫变失败的皇子还很熟,他觉得翼生力大无穷而且和那皇子生了七分相似,就有了怀疑。只是没想到,翼生还真是那失败皇子留下的血脉。”

    许厚说起这件事来,也还心有戚戚,有种不真实的感觉,这个蛮国的孩子,怎么突然就成了皇室的血脉了呢,这也太巧合了吧。

    “皇室……”秦落烟低低的呢喃着这两个字,心底竟是沉重非常。经过这几年在这古代生活的经历,她对那些权利和利益之争已经太过疲倦,在她看来,生在皇室,就注定了一辈子享受不到骨肉亲情,翼生如果真的是蛮国皇室的血脉,那即便他不主动去找上那些人,那些人也会找上他,这未必是件好事。

    见秦落烟眉眼之间满是担忧,完全没有因为听见翼生是皇室而有任何的信息,许厚越发欣赏起这个女人来,“看得出,你是把翼生当做了亲弟弟,有你这样的姐姐,翼生也不算无亲无故。”

    “嗯。”秦落烟应了一声,便呆呆的坐在床边发愣,脑海里,都是离欢临死之前的场景,奇药房老板和离欢的结局,像是一把尖刀,刺在秦落烟的胸口,让她始终无法释然。

    尤其是离欢临死之前说的那句话,“不能是你,是谁都不能是你。”为什么,就不能是她呢?

    这个问题,宛若一个魔咒,萦绕在秦落烟的心间,她总觉得有什么细节被她忽略掉了,一颗心竟然突突的剧烈跳动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门外响起了脚步声,随即殷齐推门进来,他的旁边还有佐铖和他们两人的随从。

    走在最后的是一名大夫,当众人进入屋中之后让开到两旁,那大夫才提着药箱上前来替床上沉睡的翼生把脉。

    “嗯,的确是走火入魔的征象,而且已经在生死边缘徘徊,幸好现在还来得及,如果今晚不及时医治,怕是熬不过明天早晨。”老大夫捋着胡子说出了自己诊治的结论。

    佐铖点了点头,又向众人介绍道:“这是以前宫里的老太医,虽然已经离开皇宫很久,可是医术还在,这都城内,刘大夫的医术绝对是首屈一指的。”

    “佐将军过誉了,不敢担,不敢担。”刘大夫谦虚的拱了拱手,眉眼却渐渐笑开了,“对了,佐将军,您如果拿到了那药材,现在可以给老夫看看了,能否救得这少年的性命,就看那药材了。”

    佐铖点点头,对旁边的随从使了一个眼色,那人立刻捧着一个锦盒上前,打开锦盒,盒子里是一株干瘪的草药,那草药只是一根类似树枝的木材,没有枝叶,也没有根茎,就那么一截,若不是奇药房老板在生死关头说出的话,谁看见这药材都不敢相信,这就是那棵世上仅存的一截能治疗走火入魔的奇药。

    刘大夫拿起锦盒里的那截草药,凑近了仔细瞧了一番,又用手指捏下一点碎末让进口中,他尝了尝,突然眼神一亮,眉飞色舞道:“真没想到这紫云草的传说竟然是真的!”

    “紫云草?”佐铖一怔,又问道:“这草药有还有什么说法?还望刘大夫指点一二。”

    “其实以前老夫也没见过这紫云草,只是在典籍上看见过,这也是第一次见。不过,从这截草药的外形和味道,还有这草药中心处红白交替的轮影来看,这应该就是紫云草没错。据说紫云草以前就生在在春城边上,但是已经消失了几十年,没想到这里竟然还有一棵保存如此完好的。”

    对于一个医者来说,遇到这种奇药就是一件值得让人兴奋的事情,所以刘大夫说起这段传说的时候,眉眼之间全是笑意。

    “那就有劳刘大夫赶紧替他用药吧。”佐铖又道。

    刘大夫点了点头,“那是自然。”立刻拿了紫云草提着药箱就去了厨房煎药。

    秦落烟听到这里,一颗忐忑不安的心,终于算是安定了下来,许厚也是松了一口长期,这么多天来的奔波劳累,终于换来了回报。

    天色已经不早,佐铖便和几人道了别,留下一名贴身随从负责在这里和庄子里的侍卫们交涉后就带着人离开了。

    庄子里的侍卫对佐铖是极其的尊敬和畏惧,在佐铖的示意下,几名侍卫替殷齐等人收拾了嘴干净的房间。

    有秦落烟在,许厚似乎很放心,心情放松之后就越感觉到疲累,他不再强撑,想秦落烟和殷齐道了谢之后就到旁边的一个干净屋子休息去了。

    “夜深了,要不你也去旁边的房间睡会儿,我替你守着,要是你实在不放心,一会儿那刘大夫的药熬好了之后,我再叫醒你?”殷齐见秦落烟脸上满是疲倦,不忍心的劝说道。

    “不了,我就这样守着他就好,不看着他平安无事,我总觉得不安定。”秦落烟握着翼生的手,手心里是他渐渐冰凉的体温。

    殷齐知道秦落烟惯来是个有主见的,所以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拉了一把椅子在她旁边坐了下来。

    殷齐的车夫也是个懂事的,立刻就退了出去也自己寻了房间休息去了。

    当众人离去之后,房间里的安静就让人开始觉得难以忍受,可是,秦落烟和殷齐却似乎很满足这样的安静,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各自陷入自己的思绪之中。

    一个时辰以后,刘大夫熬了汤药亲自端了进来,见两人之间诡异的气氛,愣了一瞬,不过从宫里出来的都是人精,所以他什么也没问,只是径直走到床边,对秦落烟道:“姑娘,药好了,是您喂,还是老夫来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