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零三章 翼生苏醒
    “我来吧。”秦落烟接过药碗,用勺子舀着汤药放在嘴边轻轻地吹着,动作温柔又仔细。认真的她,没有看见刘大夫眼中一闪而逝的惊慌和紧张。

    刘大夫送了汤药之后就出去了,殷齐守在屋子里,看着秦落烟的每一个神情,恍惚之间,他竟然有一种妄想,如果,她是他的妻子,能在这样一个屋檐之下,她洗手作羹汤,他替人写字挣银子,哪怕不是腰缠万贯手掌万千权利,又何妨?

    秦落烟喂完汤药,又拿起丝帕替翼生擦拭了嘴角,一回头看见殷齐呆滞的表情,她一怔,皱眉道:“殷丞相怎么还在这里,这么晚了,怎么不去休息?”

    殷齐回过神,脸上略微有些尴尬,“你一个人在这里我有些不放心,不如你去休息吧,我在这里守着他,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他有事的。”

    “不用了,他是我的弟弟,我自己会负责。”秦落烟毫不犹豫的拒绝,然后起身来到门边拉开房门,“殷丞相,很晚了,你去休息吧。”

    她的态度坚决,说话的时候根本不去看殷齐一眼。

    殷齐怔怔的盯着她的侧脸,终究只是叹了一口气,然后迈出脚步离开。

    等他一走,秦落烟立刻关上了房门,当殷齐回头的时候,就只能看见那紧闭着的门板。夜色中,灯笼的光线很暗,门板上的剪纸显得有些斑驳,殷齐看着那剪纸,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就那么看了许久,直到扑簌的落叶随风而落在他的脚边,他才收回视线终于离开。

    秦落烟就靠在门板后,听见脚步声渐渐远去之后才重新走到床边,她脱了鞋袜,掀开被子睡了进去。在她看来,翼生就是她的弟弟,她丝毫没有其他异常的想法,心中无愧便觉得没什么。

    天边,微微泛起光亮,有银白色的光线从窗棂之间的缝隙里溜了进来,落在床上沉睡的少年脸上,将他的苍白勾勒得更深邃了几分。

    翼生缓缓的睁开眼睛,起初有些适应不了光线又重新闭上,可是身侧传来的温暖感觉让她心中一惊,他猛地睁开眼,一转头就看见秦落烟睡得安静祥和。

    他微微有些诧异,不过随即,鼻头又是一酸,眼眶中生出了水汽,他就那么安静的看着秦落烟的脸,从她微微卷翘的睫毛一路往下,到小巧挺直的鼻子,再到红润肥厚的红唇,他看着看着,竟是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那时候的少年,心中只有一个想法,眼前的女人,就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女人,哪怕连她的一根头发丝都是美好得能让人无限感叹的。

    秦落烟浑浑噩噩的又睡了一阵,睡梦中,总感觉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让她怎么也睡不安稳,终于,她清醒过来,刚睁开眼,就对上翼生直直的目光。

    “翼生,你好些了吗?”秦落烟没有注意到少年眼中的异样,而是因为他的苏醒而由衷的高兴。

    翼生扯开嘴角笑了起来,“好多了,现在身体没有那么难受了。”

    “那就好,那就好……”秦落烟喜极而泣,忍不住就一把抱住了翼生,像是一个母亲在哄孩子一般,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昨天看见你快不行了的时候,我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我已经失去了太多在乎的人,要是再失去你,我的人生就真的彻底变成黑色了。”

    翼生憨厚的笑了笑,任由她的手指在自己的头发中穿梭,“放心吧,我一定不会比你先死的,我一定会活得好好的,我说过,要学会武功,然后让你从那个人的身边解脱出来。”

    解脱……

    秦落烟的动作突然一僵,视线也变得暗淡下来,她苦涩的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如今已经不是他的人了,他已经给了我休书。”

    “休书?”翼生诧异的惊呼出声,似乎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现在的情况。

    “不就是休书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在现代社会,不要说离婚,就是离婚四五次的都大有人在,一个女人难不成就在一个男人身上耗一辈子?她庆幸自己是个现代灵魂,若真换了这里土生土长的女人,一旦被丈夫休妻,那一辈子算是彻底抬不起头来了。

    她不在乎,可是翼生的眼光却比先前更红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秦落烟又宠溺的摸了摸他的脑袋,这才将翼生离开之后的一切都慢慢的告诉翼生,她的语气很平淡,像是在讲诉一个和自己根本不相关的故事,只是当她提到小御景的时候,那眉宇间的哀愁却浓郁得化不开去。

    小御景,是她十月怀胎好不容易才迎来的新生命,却因为她和傅子墨的关系,这么小就没了娘亲的照顾,她这一辈子,都会是亏欠小御景的!一想到小御景,她的心,就抽痛得厉害,甚至有种来自灵魂的窒息感。

    “姐姐……”翼生被眼前哀伤的秦落烟吓到了,忍不住伸出手反手抱住了秦落烟,“姐姐,将来我一定会把小御景给你要回来的,孩子不能没有娘亲……”

    孩子不能没有娘亲……

    原本压抑着情绪的秦落烟,在听见这句话的时候,终于崩溃的大哭了起来,她自己怎么样都好,可是小御景呢,小御景怎么办,怎么办……

    这么多天来,她都没有好好地发泄过,一直都是咬牙强撑着,总觉得她不能就这么倒下,不能这么轻易飞服输。可是现在,有了自己至亲的人在身边,她像是突然找到了一个宣泄的通道,在自己的亲人面前,她终于不用佯装坚强,彻底的放声痛哭了起来。

    她这么一哭,翼生也禁不住落下了眼泪了,而他眼中的某些东西则是越发的坚定了。

    当殷齐听见动静推开房门的时候,就看见床上想用而哭的姐弟两人,他是知道翼生的,更是知道翼生和秦落烟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在秦落烟看来翼生不过是个孩子,可是在殷齐的眼中,翼生却已经是个少年。

    在大户人家,十一二岁的少年身边就有通房丫头的也不是少数,所以他不自觉的皱了皱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