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凤后传:佳人眉间雪 秦落烟武宣王 > 第四百零四章 结婚就是凑个伴过日子
    “翼生醒了啊。”殷齐眉头舒展开来,换上了温和的笑脸。

    相拥哭泣的两人听见殷齐的声音,这才放开彼此。秦落烟下了床,整理好衣服之又去院子里打热水,由始至终没有要和殷齐说话的意思。

    等秦落烟一走,殷齐脸上的笑容便渐渐消失了,他来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翼生,“她是你姐姐。”

    翼生茫然的看着他,似乎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只是一瞬,他突然醒悟过来,随即看殷齐的目光就变得陌生冰冷,“关你何事?”

    殷齐冷冷一笑,“她的事,就是我的事。”

    “我姐姐好像根本就不待见你,你在她身边算什么?朋友?亲人?……男人?”翼生虽然只是一个少年,也不善言辞,可是并不代表他就愚笨,相反,他其实是一个很聪明的人,他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的弱点在哪里。

    果然,翼生的话一出口,殷齐的脸色就变了,他垂在两旁的手渐渐握成全,拳头上青筋暴露,显示出了他此刻的愤怒。

    翼生难得的露出一丝笑容,只是笑容里满是嘲讽,“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竟然可笑的留在我姐的身边,我真替你感到悲哀。”

    “你……比我想象中的要机灵。”殷齐的声音淡淡的,好像没有情绪,不过目光却直直的和翼生对峙着。

    房门嘎吱一声被推开,对峙的男人和少年瞬间收起了身上的菱角,瞬间变得温顺起来。

    秦落烟端了一盆热水进来,将热水放在床边就拿起白布替翼生擦脸,她动作温柔,神情温婉,嘴角更是不知觉的流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

    “姐姐,你真好看。”翼生裂开嘴一笑,却在不经意间往殷齐的方向看了一眼,那眼神里,是一种男人才能看懂的挑衅。

    秦落烟被他的话逗得一笑,手指戳了戳他的鼻头,“你呀,出去两年怎么变得油嘴滑舌了,以前那个十天半月都不说一句话的小翼生哪里去了?”

    “姐姐,我这不是想你了吗?”翼生继续呵呵的笑,其实在他开来,他依旧还是那个骨子里冷漠的翼生,只是因为眼前的人是秦落烟,所以他才愿意说话,愿意笑而已。他绝对不会告诉她,这两年来,他现在还是第一次笑。

    “嘴是越来越贫了。”秦落烟一阵失笑,替他擦完脸又去擦手,“不过这样也好,再过几年,等你长大了,嘴贫一点儿,才能找到好姑娘。”

    翼生怔了怔,眨了眨眼睛,还没反应过来,就见站在秦落烟身后的殷齐淡淡的笑了,殷齐的笑,同样带着只有男人才懂的优越感。

    他似乎在说,看吧,在她的眼中,你只是一个孩子而已。

    翼生不悦,脸上的笑容立刻收敛了下来。其实,他从未想过要成为秦落烟的谁,在他心底,她就是姐姐,只是姐姐而已,一个比亲姐姐还要亲的人,他脑子里从未有过其他的想法,只不过,这殷齐不信而已。

    不过即便如此,他还是不高兴,他都说过要保护她和小御景了,她却将他当做小孩子。

    只是,他的不悦落在殷齐的眼中反倒更有些说不清了。

    “我可不找什么好姑娘,我这被子就守着你和小御景就够了。”翼生道。

    秦落烟又是笑着摇了摇头,“你呀,还说孩子话,那有人不结婚生孩子的?人生可不能只有亲人,还要有爱人才完整的。”在现代,虽然有些人很大年纪才结婚,可是一生都不结婚的人毕竟是极其稀少的,人,到了一定的年纪才会懂的,夫妻,最后不过就是一个陪伴而已。

    为了不孤单,为了不寂寞,所以结婚,找一个和自己能和平相处的人,凑个伴过日子,然后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生活着。

    只可惜,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能一次就找对那个和自己的生活能相互融合的人。

    秦落烟的思绪有些飞远,整个人都显得空灵了几分。

    快到晌午的时候,佐铖带着他的随从又来了,看见翼生醒了过来,他倒是开怀的很,说是这里毕竟是先皇的废妃们居住的庄子,在这里养伤也不合适。他说他已经在都城内准备好了宅子,专门用来给翼生养病用,而且宅子里的人都是他的人,绝不会有人走漏风声。

    秦落烟虽然不懂政治,可是却也知道,佐铖贵为蛮国大将军,这个时候找到翼生,还费尽心机抱住翼生的命,这里面绝对不可能只是好心的忠于那个落败的皇子,怕是更多的,还是他的野心。

    所以,她其实并不想带着翼生去他安排的宅子的,可是,她也知道,如今,她们并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所以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来。

    她去,殷齐便只能跟着去。

    一行人收拾妥当之后,便坐上了佐铖安排的马车,佐铖果然早有准备,来的时候竟然带来了三辆马车,所以几人各自上马车,倒并不显得拥挤。

    马车的车轮滚动起来,秦落烟掀开车帘往后看了一眼,忍不住问殷齐,“难道就没有办法救一救这些被关在这里的女人吗?”

    殷齐还有翼生都和她在一辆马车上,殷齐原本以为秦落烟不会和他讲话,所以她突然问自己倒是将他吓了一跳,他清了清嗓子,才道:“怎么救?除非她们能逃得出蛮国,可是这里是蛮国都城,要想逃出蛮国没有半个多月是不可能的,你觉得她们这些人能熬过半个多月蛮国官兵的追捕吗?”

    当然不能,都是一些柔弱的女人而已,怎么敌得过那些蛮国官兵,而蛮国朝堂内,又有谁会因为这些毫无用处的女人而冒险得罪坐在最高位置的那个人?

    “那……你能带她们离开吗?”秦落烟一双眼睛饱含希翼的看向殷齐,她眨巴着眼睛,将自己的祈求表现得很明显,她不觉得自己对殷齐厚颜无耻的开口有什么不对,如果她的不要脸能换这十来个女人绝望的命运,那她就不要脸了。